lannel_珊

脑洞•草稿•大纲•囤积||刀剑乱舞沉迷ing||舞乐传奇同人文堆积处

【三日石】我的神!(现代paro)【三】石切丸要喝可乐

【设定沿用《有所待》,普通人三日月和神明石切丸的故事。想写日常傻白甜,不过目前似乎只有日常……】

【序篇】突然出现的房客 【一】石切丸要祈祷 【二】三日月要去写生


【三】石切丸要喝可乐

三日月清晨醒来的时候,恍惚记起昨晚石切丸来到自己房间,说是要为自己的健康做个祈祷。
——不过是在秋天进了一趟山,至于就此生病吗?
三日月刚这么想了一下,头就开始隐隐作痛。
“唔,石切丸……石切丸?”
三日月这才发觉石切丸并不在他的房间里。他抬头看了看时间,应该早就过了石切丸祈祷的时候了,他去哪里了?
“哦呀,你起来了?”石切丸推门进来,“要吃饭吗?”
三日月看到石切丸端着餐盘进来,心里舒了一口气。
今天的早餐是白米粥和蒸蛋,配的小菜是腌白菜。三日月不得不承认石切丸做的早餐很不错,虽然也许口味偏淡了一点。
三日月刚吃过饭,歌仙就发了一个邮件过来,说是下午有一个客人会来画廊看画,他一个小时后过来先商议一下。
“今天有工作呢。”三日月笑着跟石切丸说了这个消息后,简单准备了一下,就去楼下画画了。
午前,歌仙兼定来拜访三日月老师的时候,看到他正在创作一幅新的作品。歌仙略有些惊讶地发现,在惯常使用的蓝绿色系之外,三日月罕有的用到了红黄的暖色系。
“这是打算改变风格了吗?”歌仙忍不住问。
三日月正在涂抹落日的余晖,嘴角勾起一丝微笑,并没有转头,说:“昨天出了趟门,发现秋天山里的景色也不错。”
画完这一笔,三日月搁下手中的工作,一边擦着画笔一边问歌仙:“下午是个什么样的客人啊,还劳您特地提前过来?”
歌仙解释道:“是个实业家,船运行业的,说是要给他的新邮轮采购装饰画。据说还是您的粉丝,所以会亲自过来。”
“听起来会是笔大买卖呢,”三日月漫不经心地收拾着东西,冲着在房间深处的石切丸招呼道,“决定好中午吃什么了吗,石切丸?”
歌仙这才发现屋里还有个人。他看到石切丸从楼梯后面出来,一边走一边看着手里的一本书,嘴里嘟哝着:“这个,还有这个看起来都挺好吃,但是这上面写的好多东西我都不认识,该怎么做呢……诶,歌仙先生您来啦,太好了!您能帮我看看吗?”
歌仙眉头一挑,问三日月:“您的朋友……在帮您做饭吗?”
三日月笑着说:“您不在,我只会买便当,他受不了开始抗议了呢。”
歌仙点点头,心里表示非常理解,走过去和石切丸一起研究起那本烹饪杂志了。
这天中午,三日月难得没有外出买便当或叫外卖,而是在家吃到了一顿富有秋日风味的午餐。歌仙对于石切丸赞不绝口,表示虽然他下厨房的次数不多,但态度认真也颇有美食天赋,以后三日月老师家的厨房不会再只有自己过来的时候才能有用武之地了。
“有石切丸先生照顾您,我就不再担心您的饮食健康了。”歌仙说,
“啊哈哈哈,看来我还是比较习惯被人照顾呢。”三日月自嘲道。
石切丸在一旁忧心忡忡地说:“你不好好照顾自己了不行啊!像昨天那样,你只穿两层衣服就进山,还想在山里过夜,这种事情我可不希望再看到第二次了。没有受凉真是太好了。”
三日月的笑容僵了一瞬,然后就打着哈哈略过了这个话题。
午餐后,歌仙和三日月一起商量着可以向客人推荐的作品,石切丸则坐在一边继续研究烹饪杂志,然而很快他就静静地打起了瞌睡。三日月扭头看到石切丸趴在桌子上睡觉,朝歌仙示意不要出声,自己摸出速写本画了起来。
歌仙还是第一次看以风景画著称的三日月画人物,很是惊奇;不过想到三日月毕竟是学院出身,接受过系统训练,也就释然了。
画廊门口的风铃突然叮叮当当响了起来。一个豪迈的声音问:“请问三日月老师是在这里吗?”
三日月连忙收起速写本。歌仙已经迎了上去。石切丸也醒了,揉揉眼睛,抬眼看到站在自己身边的三日月,便自觉地站起来走到他身后。
来人自我介绍说叫陆奥守吉行,久闻三日月的大名,听说他回国内开了画廊,非常高兴,正好有这么个机会,希望能请三日月老师赐画。
和歌仙的一脸严肃不同,三日月笑得让人如沐春风,随和可亲地同陆奥守先生交谈着,询问他对画作的要求。
大厅的巨幅装饰画?尺寸没问题。但是赠送几幅小型的摆台画,这个可不成。
“再小的画也是要花费心思的。我这里也是按尺寸明码标价。既然我已经要靠这个吃饭了,您也是生意人,相信您肯定知道出多少钱、拿多少货的道理。”三日月笑眯眯地说。
歌仙看准时机在一旁帮腔。
陆奥守挠挠头,笑道:“让老师见笑了。我也是习惯了,一不小心就说顺嘴了,您可别介意啊。”
三日月大度地笑了笑。
“我还有个不情之请,不知老师是否愿意满足一下我的心愿呢?”
陆奥守说着,拿出了之前三日月在海外举办个人画展时出的纪念笔记本,希望能请三日月签个名。
“乐意之至。”三日月笑容可鞠,摸出了之前画速写的笔。但是他在落笔前犹豫了一下,还皱了一下眉头。
“有什么问题吗?”
陆奥守和一直默默围观的石切丸同时问。
三日月忙笑着摆摆手,说:“突然有点头疼,不妨的。”
石切丸也皱起了眉头:“果然还是着凉了吗?”
陆奥守则拍拍三日月的肩膀,说:“只是有点头疼的话,喝点可乐就会好的!”
“这有点……”歌仙也皱起了眉头。
石切丸却突然好奇地问:“可乐是什么?”
“唔,是一种饮料,有气的……”三日月试图解释。
陆奥守似乎没有介意石切丸突兀的问题,接着说:“可乐最早不就是在药店卖的嘛,我这么用了十几年,还是有些效果的!”
石切丸思索道:“药店……那应该是有用的了?宗近,要不你试试?”
“谢谢,”三日月苦笑着说,“不过我现在真的不用。”
歌仙连忙岔开话题。
在敲定好预定画作的风格和题材后,歌仙带着陆奥守离开画廊,去他那边进一步决定定金、交付期限等等细节问题。
送走歌仙和陆奥守,三日月对石切丸说要出去吃顿饭庆祝一下。
“好呀。——但是,你不需要先喝点可乐吗?”
三日月愕然:石切丸怎么还记得这件事?
他只好再次解释,说可乐现在只是一种普通饮料,一般人不会再把它当药物使用了。
“但它不是在药店出售的吗?”
“不,它现在在任何卖饮料的店铺里都能买到。”
“可我不记得在便利店里见到过。”
三日月没有办法,只好带石切丸出门去便利店,向他证实“可乐”现在就摆在饮料的货架上,和乌龙茶饮料并排放在一起。
石切丸这才点点头:“和茶一样,是一种常见的饮料啊!”
他转头又问三日月:“我可以喝吗?”
“当然可以!”三日月连忙应道,“不过这种饮料和茶可不一样,很甜哦?”
“甜的吗?我喜欢!”石切丸说着,伸出手来,“这里有好几种不同颜色的瓶子,它们不一样吗?”
“唔,大概在口味上会有细微的差别?”三日月思考着说。
“那我都尝尝!”石切丸从货架上拿了四瓶不同品牌的可乐,乐滋滋地去交钱了。三日月心底叹了口气,跟了上去。
石切丸抱着四瓶可乐刚一出门,手中一个不稳把饮料瓶掉在了地上。他不慌不忙地一个一个捡起来,把其中三瓶夹住,拿着另一瓶就要拧开。
“等等——!”
三日月还是没有拦住。
瓶子里的可乐非常壮观地喷了出来,劈头盖脸地浇在石切丸身上;过来试图阻拦的三日月也受到了池鱼之殃,衣袖湿了一大片。
“这个……好厉害!是瓶装喷泉吗!”石切丸一脸震惊中竟然还带着些许兴奋,“都是这样吗?我再开一瓶试试……”
“并不是的……似乎也可以这样说……总之我们先回去换衣服吧!”三日月说着,夺过另外三瓶可乐,把石切丸拖回了画廊。
“为什么可乐会喷出来?”石切丸在回家途中还不停地问,“是用什么法术把喷泉装进瓶子里的吗?”
“不是……只是因为可乐里灌了气,瓶子晃动之后气体都跑了出来,你再打开的时候那些气和可乐就会喷出来。”三日月有些无力地解释道,并不清楚石切丸能否听懂。
“气?晃动?”石切丸握着刚才那瓶可乐,又晃了晃——瓶子里剩余的液体表面,气泡又开始聚集,“真的有气!真厉害,我打开之前可没有看到有这么多气。这又是怎么放进去的?”
“因为……压力的变化……”
“压力是什么?”石切丸兴致勃勃地问。
三日月意识到石切丸毕竟不是现代社会里的人,虽然他很快就熟悉了现代化厨房的使用,但对于许多现代人习以为常的事物,他还是不了解的,并且抱有极大的好奇心。
——不管怎么说,石切丸的好奇心总归不是什么坏事。
回到充当画廊的公寓二楼后,三日月把石切丸塞进了浴室,自己先换下淋了可乐的上衣,然后就开始用笔记本电脑上网搜索碳酸饮料的相关资料。等石切丸从浴室出来,三日月把他找到的视频放出来让石切丸自己看,他也去洗澡了。
等三日月从浴室里出来后,他看到石切丸正在厨房里翻找着什么。
“找什么?”他忍不住问。
“我记得家里似乎有薄荷糖,你还记得搁在哪里吗?”石切丸如此回答。
——等等你看了什么?
三日月冲到电脑前面,毫不意外地看到了画面定格在某个“可乐+薄荷糖”的视频上。
“不,我们家里没有那种薄荷糖。”三日月说。
“好可惜。”石切丸听三日月这么说,放弃了翻找,走回来又拿起一瓶可乐,小心翼翼地晃动了一下,看着瓶子里涌出来的气泡,突然想到,“那边便利店里卖薄荷糖吗?”
三日月突然觉得头好疼。他默默地拿起另一瓶已经静置许久的可乐,拧开瓶盖仰头喝了下去。他把喝空的可乐瓶放回桌子上时,说:“这才是可乐的正确打开方式。”
石切丸看看三日月,又看看手里的可乐,紫色的眼睛眨了眨,小声说:“……我还是更喜欢瓶装喷泉。”
三日月盯着石切丸。那个分明是成年人的面庞上,露出受了委屈的表情,面颊鼓了起来,嘴唇也微微撅着,就像七岁的孩子一般,一脸天然无邪。
三日月只觉得自己心里砰砰跳着。
他猛然抱住石切丸:“啊啊,你怎么这么可爱!”
石切丸吃了一惊,但还是任由三日月抱着他,用没有拿可乐的那只手拍了拍三日月的后背——虽然这动作僵硬得好似提线木偶。
石切丸刚洗过的头发虽然努力擦干,但此时还是有点潮湿,耳边的鬓发蹭在三日月的脸上,感觉还是凉凉的,发丝上还残留着一点可乐的香甜气息。
三日月嗅着石切丸的头发,忍不住含住他的发梢,借势啄了一下石切丸的耳垂。果不其然,石切丸的耳垂立刻红了起来。
三日月看着石切丸,轻声笑了,抬起一只手捻着他耳前的发丝,说:“你要是喜欢瓶装喷泉,我们就去买可乐。你要是想学那个试验,我们就去买薄荷糖。——你还要什么,我都给你。”
石切丸觉得热度从耳根开始蔓延到全身。他呆在三日月的怀里,顿了一会儿,低声说:“我只要你不要再离开我。”
三日月愣了一下,然后笑着把石切丸抱得更紧了。
石切丸手里的可乐瓶掉到了地上,滚了几步远。瓶中的气泡一点点聚集起来,又慢慢消失了。

评论(2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