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el_珊

脑洞•草稿•大纲•囤积||刀剑乱舞沉迷ing||舞乐传奇同人文堆积处

【三日石】我的神!(现代paro)【序章】突然出现的房客

【说明:设定沿用《有所待》,普通人三日月和神明石切丸的故事;当年石切丸作为有着“斩除顽疾”名声的神明,曾帮助幼年三日月的治愈了大病。总之就是各种日常傻白甜!】

【警告:有原创路人NPC出没。】

 

【序篇】突然出现的房客


在24小时便利店打工的津子特别期待每天上午十点左右的来店的那位客人。那位深色头发的年轻人看起来有着不输给任何明星偶像的容貌,待人亲切和蔼,笑起来尤其迷人。津子悄悄打听过,这个名叫“三日月宗近”的年轻人,还是一位海外归来的名声颇盛的风景画家。

这个年轻画家住在津子打工的便利店所在的街道上,搬过来才不过三个月。那是一栋二层小楼,二楼是居住的地方,一楼则是画室兼画廊。津子下班后会跑去那画廊门口,看着画家扎着头巾坐在那里画画。津子自认为并不懂什么绘画,但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感慨:明明可以靠脸吃饭的人,为何偏偏要拼才能!

津子对于这个人还是有一些困惑,那就是他每次来店里总是买双份的便当,或是远远超过一人份的食物。津子私下里揣测过,看那个人的体型不像是食量很大的样子,那么他可能有个同住的朋友;但津子却从来没有见过有第二人和他一起来店里。

今天上午十点零七分(是的,津子对这个时间总是特别敏感),那位漂亮的年轻画家推开了便利店的门。津子立刻笑容可掬地鞠了一躬,说“欢迎光临”;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她愣了一下——画家身后跟着一个人!那个人看起来比画家还要高一点,褐色短发、齐刘海,穿着和画家几乎一模一样的衣服。

津子觉得自己的心脏又开始扑通扑通跳起来:这个人一定是画家的朋友吧!天哪不愧是搞艺术的,这个朋友也长得这么好看!

津子目不转睛地盯着二人在店里的活动:画家走在前面,他的朋友一直跟在后面;画家不时回过头来招呼他的朋友挑选食物,他的朋友也总是兴致勃勃地凑过去看,哪怕只是最普通的铜锣烧;画家在冷柜前挑选“今日便当”时,他的朋友被旁边的一排布丁吸引了注意力,看了一会儿后,小心翼翼地拉了拉画家的衣袖,指着牛奶布丁问:“我可以尝尝这个吗?”

——声音怎么这么好听!津子感到一阵眩晕。

画家转过头来,冲他的朋友笑了笑,伸手拿了两个布丁。

画家抱着两个便当、两个布丁和其他一堆食物,走到收款处。津子按下激动的心情开始工作,扫码、收钱。画家照例给了津子一个足以让她晕倒的微笑后,准备离开。

“请问……”津子鼓足勇气开口。

“嗯?”画家转过头来;他的朋友也随他做了同样的动作。

“不好意思!”津子先深深鞠了一躬,“请问……您的朋友也是画家吗?”

……

“似乎被看到了呢。刚才在便利店。”

画家三日月在他公寓楼上和朋友一起吃便当时,他的朋友说。

“怎么可能。”画家毫不犹豫地说,“不是一直只有我才能看到你吗?”

“但是,以前的老神官也能看到我啊。”他的朋友语气温柔地反驳道。

“石切丸,你认为便利店的店员会像老神官一样有灵力吗?”三日月语气笃定地反问。

“这倒是……”

三日月伸手拈掉石切丸嘴角的一粒米饭:“安心吧,只有我才能看到你,我的神明大人。”


下午,三日月的经纪人歌仙兼定推开画室的门时,三日月仍专注于他面前的画作,头也不转地应了一声“下午好!”然后听到歌仙说:“咦?三日月你今天有客人?”

三日月嘴里叨的那只画笔差点掉出来:“你开什么玩笑呢,我这里那会有人……”

三日月还没说完,就看到歌仙朝石切丸站的方向挥了挥手,说“欢迎光临!”而石切丸一脸茫然地指着他自己,说:“您在跟我说话吗?”

三日月立刻跳起来冲到门口把画室的门关上,然后折回去抓住歌仙:“我们到楼上说。”

歌仙显然也受到了惊吓,不过似乎没有三日月那么严重。在楼上的客厅里站定后,歌仙提出了让三日月难以回答的问题:“那个人是谁?你怎么紧张成这个样子?”

三日月打着哈哈躲进开放式厨房里,假装要去烧水。他把水壶放到电磁炉上按下开关后,歌仙跟了上来:“你没插电源。”

三日月神色变换了一下,斜眼瞥见石切丸不紧不慢地上楼了。

歌仙帮三日月把电磁炉的电源接好,回过头来看着刚刚上来的石切丸,走上前去伸出手:“初次见面,我是歌仙兼定,三日月宗近老师的经纪人。”

三日月现在意识到歌仙确确实实“看到了”石切丸。他正快速地思考合理解释时,那边石切丸已经同歌仙握手了——

“你好。我是三日月的朋友。叫我石切丸就可以了。”

第一句话,听起来没有问题。

“很高兴你能看到我。”

三日月听到这里,连忙上前解释道:“他的意思是他很高兴看到你。”

歌仙点点头,应该没有怀疑;不过他接着问:“您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三个月了?”石切丸没有看到三日月使的眼色,老老实实地回答。

“我以前没见过您呢。”

“也许恰好没看到?”

“那……您是……住在这里?”歌仙环顾了一下房间,不确定地问。

“是啊。”石切丸笑着说,“我还要多谢三日月带我过来呢。这里很好。”

三日月觉得听不下去了,出面准备解释:“是这样的,石切丸他……”

“我住的地方被烧毁了。”石切丸那边先开口,“三日月把我接到这里来住。”

——嗯?三日月觉得这个借口大概没有问题。

——不,这不算借口,这就是事实好吗!三日月在心里给石切丸竖了一个大拇指。

“我对您的遭遇表示非常遗憾。”

歌仙向石切丸微微鞠了一躬,转头小声对三日月说:“你怎么不告诉我有这件事?”

三日月也低声笑嘻嘻地说:“我觉得是我朋友的事情,不必劳烦您啦。”

歌仙瞪了三日月一眼,没再跟他多说什么,而是自然而然地走到厨房里系上围裙,说:“我来做点什么慰问一下吧。——您、唔,石切君,您想吃什么?”

“寿喜锅,可以吗?”石切丸笑着说。

“寿喜锅吗?”歌仙熟练地打开冰箱看了看,“那我要先去准备些材料。——我出去一下,三日月老师。”

“好好好,”三日月目送着歌仙离开;他突然意识到什么,凑到石切丸耳边问“你什么时候知道‘寿喜锅’的?!”

石切丸指了指房间一角,说:“那里面说的——你管它叫‘电视’,是吧?”

三日月扶额:神明的学习能力还是很强的。

是的,石切丸是某个神社里供奉的神明,有着斩除顽疾的名声,接受过数百年的供奉,当初还曾帮小三日月治愈了疾病;只是在原来的神社被烧毁之后,石切丸无法去新建的神社那里;按照约定回去探视石切丸的三日月,就这么把石切丸待到了现代化的大都市里。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内,石切丸很快就适应的三日月身边的一切现代化事物:电视、手机、冰箱、热水器、电磁炉、微波炉,出门用纸币买东西,便利店和自动售货机,冷柜中的甜品,还有电热锅里咕嘟咕嘟煮着的关东煮。

不过一直以来,似乎只有三日月才能看到石切丸。三日月出门的时候,石切丸会跟在他身后,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与他过去几百年来的认识完全不同的世界。

现在,三日月感受到了近五年里人生最大的危机。

——连歌仙都能看到石切丸,这么说现在随便什么普通人都能看到石切丸了吗?

——我的石切丸,怎么可以让别人看到!


评论(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