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el_珊

脑洞•草稿•大纲•囤积||刀剑乱舞沉迷ing||舞乐传奇同人文堆积处

【舞乐传奇】【海东来】【双帝】忆王孙·八

八、满庭芳(因“满庭芳草易黄昏”得名)
正是四年一度的官员大考。吏部将在京诸官员考课评定为下等,拟罚俸、停职或降职的名单呈报给皇上。皇上照例审阅时,竟然看到了海东来的名字。考功司的官员给的理由是,海东来虽勉强胜任内卫右司统领的职务、并无大错,但平日里举措失当、喜怒无常,风评不佳,按律仅能评为下上,应当减禄。
皇上看到这里,难免苦笑起来。海东来从进入长安第一天起就招惹了各种是非,从京兆府到御史台,弹劾他的奏章几乎每个月都有,从一般的批评如“擅越职权”、“处置失当”,甚至到“嗜杀无度”、“逆臣贼子”这种几乎想把他置于死地罪名。皇上完全能够想像得到某些大臣对海东来已经恨到咬牙切齿,这班大臣能给海东来评个下上减禄警示而不是下下直接免职治罪,想必自以为已经给足了皇上面子。
皇上认为自己直接把海东来调进长安的目的之一已经达到了,海东来的恣意行动,使得某些看似安分守己的老家伙已经被触动,开始有所动作了。不过他有些歉意地想,这让海东来直接承受了太多非议。那些弹劾海东来的折子他都仔细看过,但几乎都留中不发,某些人也难免因此会积攒下怨气。虽说减禄算是个提醒,但皇上并不想给海东来的履职记录里留下这么不光彩的一笔。他想了一下,在海东来的名字旁边批复说,“海卿尽忠职守,未曾有失,虽小节有亏,但不致因此受罚”,建议将起考课等级改为中下,免于处罚。
虽然折子上这么批复了,皇上觉得有些话最好再当面说一下,于是着王公公宣旨让海东来午后进宫面圣。
海东来进殿时没有穿官服,而是一身平日里的红色长袍,这是皇上给他的特权。
皇上见海东来进来,吩咐王公公在园中里备上酒肴,然后让海东来陪他去殿外走走。
初秋时节,园子里虽然仍郁郁葱葱一片,但大多数花的花期已经过去了,只有一圃红月季仍开得鲜艳,仿佛没有感觉到季节的变换。皇上在园中走着,海东来撑着他的红伞亦步亦趋地跟着,并不作声。
皇上突然叹了一口气,道:“海卿,你可知朕今日为何叫你过来?”
海东来垂首答道:“臣愚钝。臣并不知道。”
皇上回头看了他一眼,觉得他并无隐瞒,于是说:“今天吏部考课评定结果的奏章递上来了。你觉得你怎么样?”
海东来明显顿了一下,才慢慢说:“臣自知对臣的评价应该不佳。”
“你倒也知道,”皇上轻笑了一下,很快就又板起面孔,“你既然知道,为何不稍微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少给谏官们一些口实。”
海东来默不作声。
皇上长叹了一口气,才继续说:“京中本来就是是非之地。你本是自由之人,陡然生出如此多的禁锢,你自是不习惯。当初叫你进京,朕便知道有些强人所难。只是你竟毫不迟疑地来了。”
海东来接口道:“陛下对臣有再生之恩。但凡陛下所指之处,臣甘为先锋,绝不避让。”
“你总是这样说。”皇上似乎并不满意。
“臣所言不虚。臣不曾忘记,当日臣旧疾爆发,命悬一线,是陛下倾力相助,求医寻药,方才拾回这性命。”
皇上看着海东来,苦笑道:“海卿何必再言此事。你拼得性命救朕,朕当然会竭力保你不死。——只是这长安城里,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你,也在盯着朕,你若出了什么大的差池,被那些人抓到把柄,朕也没有信心能保你周全。”
海东来依旧垂首回答:“臣知道了。臣以后行事会更加小心,绝不会让他们找臣的麻烦。请陛下放心。”
皇上摇摇头,一副并不太相信的样子,但却没有再说什么。
皇上走进花圃旁的亭子里,王公公早已预备好酒肴。皇上在桌边坐定,示意海东来也坐下。海东来推辞了两下方才落座。
皇上斟了两杯酒,推了一杯给海东来,说:“朕知道你这病,不宜多饮酒。朕自饮着,你且随意便是。”
“谢陛下。”海东来说着,双手接过酒杯,却并没有喝,只是放在桌上,看着皇上,等他再说着什么。
皇上却并没有再看海东来,目光落在亭外花圃里的红月季上。
“看这满目芳华,却不知能再欣赏多少时日了。”皇上突然感慨道。
海东来听皇上这么说,一时也愣住了,不知该说些什么。
皇上这才回过头来,对海东来说:“在这园子里,虽然倍受呵护,也开得鲜艳,却总归不是它本真的样子。朕虽有心欣赏,也知道能让它回归山野才是最好。——还需委屈你一段时日,待朕这边的事情都了了,定会解了你身上这枷锁。”
海东来连忙起身俯身再拜:“臣这一生都会追随陛下!”
皇上笑着摇摇头,扶海东来起身,说:“朕自己清楚,有些事情不能强求。”
海东来重新坐下,微微张了口却不知该说些什么,便端起桌上那杯酒,一饮而尽。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