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el_珊

脑洞•草稿•大纲•囤积||刀剑乱舞沉迷ing||舞乐传奇同人文堆积处

【三日石||ABO】三月花开 · 壹

【说明:不是特别懂ABO的设定,为了满足自己的脑洞而写的。目前是想到哪里写到哪里,没有大纲、没有大纲、没有大纲!欢迎讨论脑洞和梗!】

【ps,不保证更新速度和数量。】

1

毕业典礼已经结束了。石切丸最后一次回到住了4年的大学宿舍。空荡荡的房间早已被打扫干净,不过他今天早晨带过来的那束风信子还搁在窗台上。石切丸看了一眼,还是决定把花留下来。

准备离开宿舍前,石切丸觉得有点不舒服,转身进了卫生间,洗了把脸。

大概是昨晚着凉了,石切丸想。

因为突然那升温,石切丸昨晚睡前没把窗户关严;今天早晨起来发现凌晨下了一场雨,灌了满满一屋的料峭春寒。不过今天上午毕业典礼前,天气又转晴了,暖洋洋的春光洒在身上,让人整个儿都热乎乎的,仿佛夏天都已经到了。

手机响了起来。石切丸看到署名“三日月”的信息:“老地方等你。”

“很快就到。”石切丸熟悉地回复道。

三日月和石切丸的父亲是隔了一层的堂兄弟,所以他们两个人算起来也是堂兄弟、虽然距离有点远。石切丸来到这所城市读书的时候,家里很自然就拜托三日月的父亲关照他。而且三日月也是这所学校毕业的,算是石切丸的学长,虽然两个人一个学的应用化学准备继承家里的制药厂,一个读的日本文学还没想好要不要继承家里的神社。

为了祝贺石切丸毕业,三日月的父亲、三条老先生今晚在他家的别墅里设宴,特别吩咐三日月过来接石切丸。三日月喜欢这个差事,一口应承了下来。三日月在外地读书的弟弟小狐丸,今天也坐飞机赶回来参加。

三日月总是把车停在学校停车场靠近那个小花坛的地方。他远远看到石切丸,就挥手打招呼,惹得路过的一众学生纷纷侧目。有人眼尖,认出来这是前几年毕业的“校草”学长,窃窃私语的声音立刻就变成了手机拍照的快门声。不过自从入校就占据“校草”头衔整整四年的三日月,从来不在乎这种事。

等石切丸过来,三日月一把拉住他,在他背上重重拍了一下:“祝贺啊!——礼物等晚餐的时候再给你。我们先去接小狐丸,再一起过去。”

石切丸笑着拍拍三日月的肩:“先谢谢伯父大人的招待。也辛苦你开车了。”

在一片被压低的尖叫声中,两届校草帅哥们坐着豪车离开了学校。

石切丸照例坐在副驾驶。车门关上不久,石切丸突然问三日月:“你车里喷香水了?”

“没有,”三日月不假思索地回答,“有异味?啊,后车座上有一束花。”

“还挺好闻的,”石切丸没有多想,“能开一下窗吗?我好像感冒了,有点闷。”

石切丸那一边的车窗应声落了三分之一。

三日月从后视镜里发现石切丸的嘴唇有点苍白,于是说:“绕路接小狐丸的话,路上还要花不少时间。要不你先把座椅放下休息一会儿?”

石切丸点点头,闭上了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好像在泡温泉,周身一片热腾腾的蒸汽;一丝丝凉气伴着茶香渗进来,令人感觉特别舒畅。头顶是一片深蓝的夜空,没有星光,一弯细细的新月漂浮在那里,又渐渐地沉下来,落向自己的眼前……

“……石切丸!石切丸!!”

听到有人大叫自己的名字,石切丸才恍惚地睁开眼睛。眼里不知为何满是泪水,看到的三日月和小狐丸的脸都模糊一片。那弯新月的影子叠了上来,眼前的画面又慢慢暗了下去。

石切丸想起来了,那弯新月的影子,正像是三日月瞳仁里那道金线。

“……先去医院!”

最后听到的是三日月的声音。


护士小姐姐们把石切丸推进了抢救室。没过几分钟医生就从里面出来了,问迎上来的三日月和小狐丸:“你们和患者什么关系?”

“堂兄弟,”小狐丸抢着回答。

“石切丸他怎么样了?是什么情况?”三日月抢着问。

医生露出不解的神情:“发情期到了。打了抑制剂,现在应该睡着了,不会有事的。——他是个omega,你们不知道吗?”


2

“不,我们不知道,”三日月和小狐丸都满脸震惊,“他一直都没有分化……”

“不可能啊,看起来应该不是第一次。虽然有人头几年可能不太规律,信息素的气息也比较淡薄,“医生说,”你们再仔细想想他有没有什么特别地……嗯,周期性的不适感,还有alpha能感受到的特殊气息。”

小狐丸转头盯着三日月。三日月是个alpha,而小狐丸只是个beta;如果石切丸之前有什么异常的话,按理说三日月会更容易觉察到。

小狐丸先想起来了什么:“石切丸兄长说来这里后好像比在家更容易‘感冒’了,他以为是水土不服。他之前感冒的时间……应该就是过年的时候?”

医生做了记录:“3、4个月,跟一般的发情周期对得上。那时候他还有什么跟平时不一样的地方吗?”

三日月结结巴巴地说:“气味吗?难道他那一身桧木味儿,不是在工艺品店打工时沾上的?”

”那个气味持续了多久?“医生问

”大概……1、2天的时间?“

“超过1天了,是吗?那应该就是这个了,”医生肯定地说,“他的信息素的味道。”

“待会儿护士会把患者转到观察室。等他醒了你们就可以把他接回家了。这次发情比较厉害,让他好好休息一下。”

医生说完这句话就走了,留下三日月和小狐丸面面相觑。他们还没来得及消化“石切丸已经分化出性别好几年”这件事。而他们一时更难以接受的是,在三兄弟里个子最高、又是高中棒球队主力的石切丸,竟然是个omega?

小狐丸先反应过来:“先给父亲大人和叔叔大人联系一下吧!”


三日月问护士自己能不能照顾石切丸。得知用过抑制剂后的omega无须同alpha隔离,三日月才坐到石切丸床边。

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桧木的香气。石切丸安静地睡着。之前因为高热而泛红的皮肤颜色已经基本恢复正常了,面颊处还残留一层淡淡的粉色;不过嘴唇依然苍白。身上的汗水已经被护士小姐细心地拭干,只是被打湿的额发还纠结在一起、一绺一绺地黏在额头上。

三日月轻轻伸出手,想要整理一下石切丸的头发。只是他的指尖碰到石切丸的皮肤时,相接处的地方突然一阵灼热。他连忙又把手缩了回来。三日月四下打量了一下,掏出一方手帕,隔着那层薄薄的布料,把石切丸的刘海一点点捋顺。

隔帘外面,小狐丸给他们的父亲、三条老先生打电话说明了这边的情况。老先生也为自己的疏忽大意感到抱歉,让自己两个孩子好好照料石切丸,他亲自去通知石切丸的父亲。

挂了电话,小狐丸掀开帘子进来,正看到三日月正小心翼翼地用指尖触碰石切丸,不禁哑然,放下帘子又出去了。

家里的晚饭是吃不成了,先去买点什么随便垫垫肚子吧。


【两人信息素的味道参考了各自保湿乳的味道】

评论(5)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