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el_珊

脑洞•草稿•大纲•囤积||刀剑乱舞沉迷ing||舞乐传奇同人文堆积处

【三日石】最熟悉的陌生人

时隔好久的更文。

元旦前后的换粮活动作品,关键词有“容器、茧、冰”←不过你们就当没看到好了Orz

截稿时间是1.15,但因为这段时间三次元出了些状况混乱到飞起,元旦就打好大纲然而今晚才交答卷,抱歉【鞠躬】


设定沿用《对月》系列,相关短篇:《对月》《投喂》《甜食》《纪念日》;前情长篇的坑:《当时的月亮》00-01



【三日石】最熟悉的陌生人


X月X日,周四,午前

石切丸教授觉得今天上课的氛围不太对。他一向自认为对课堂气氛的掌握和调动还是很擅长的,这堂课里学生们的反应却并不如预期中那样活跃。

休息的时候他在教室里走了一圈,发现不少学生捧着手机窃窃私语,他似乎还听到了他的老朋友、新晋XX文学奖得主三日月宗近的名字。

难道是因为即将到来的学园祭?说起来,每年学园祭上,文学院都会请一位当代作家来演讲,和学生们交流;自打石切丸接任学院院长助理后,每年选择作家并联系来校演讲的事项,都由他来承担。对于那些怀揣着文学梦想的少年少女们,大家对这一年一度的盛事,期待值一直很高,也一直争取在选择演讲作家的发言权。今年,石切丸索性顺水推舟,组织学生们网上投票来选择他们希望邀请的作家。

这项投票今天晚上就截止了。大概有些人在讨论投票的事情吧,石切丸这样告诉自己。

口干舌燥地讲完这堂课,石切丸教授整理好自己的教案后,朝教室里环视了一眼,开口道:“青岛同学,你有问题吗?”

教室前排正中,一位正盯着石切丸发呆的女生反射性地站起来,一脸茫然。石切丸叹了一口气,放下手里的东西,朝她走过去。那位女生的朋友悄悄拉着她的衣襟给她使眼色,她却完全没有注意到,眼里似乎冒出了爱心泡泡,注视着教授走近,站到自己面前,再次开口——

“青岛美纱同学,你有什么问题吗?”声音一如既往的既温柔又亲切。

女生这才如梦初醒一般,大声回答:“有!”

“请讲?”

女生愣了一下,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飞快瞥了一眼同学的笔记本,然后说:“三日月……三日月老师,他、他会来吗?我是说,学园祭上,我们学院的那个演讲,会请他吗?”

她看到石切丸教授的眼神飘忽了一下,才答复道:“网上的投票不是还没有结束吗?你们这么喜欢他,可以继续给他投票。”

说完,石切丸教授转身大步回到讲台上:“好了,今天下课。记得下次有随堂测验哦。” 


X月X日,周四,午后

办公室里,石切丸捧着刚泡好的茶,打开了工作电脑上的浏览器,在准备整理上报一些琐碎的表格之前,随手点开了某个新闻网页。他刚浏览过首页上的新闻,学院秘书铃木小姐就过来敲门:“关于今年学园祭上我们系的那个例行活动,是时候准备邀请来校演讲的作家了。”

石切丸微微皱眉,匆忙关上网页,转过头来问:“今年学生们不是要求投票选他们自己喜欢的作家吗?好像投票还没有截止吧?”

“大概没有这个必要了呢,”铃木小姐笑靥如花,“结果现在已经没有悬念了——难道说,石切丸教授您还没有看投票情况?”

石切丸这才意识到,因为惯例是由他出面邀请演讲的作家,所以他在投票开始前去确认了一下候选人的名单、发现基本上是他能联系到的人之后,便再没有打开过那个页面。今天在铃木小姐的提醒下,他第才第一次点开投票页面,明白了铃木小姐说的“已经没有必要再等一天”的事情了:第一名以超过九成的得票率遥遥领先,其他人完全没有翻盘反超的机会。

石切丸教授看着得票最多的作家,“三日月宗近”这几个字闪着金光排列在最上方;这个名字后面的简介是写的:有史以来颜值最高的XX奖得主。

石切丸继续往下看,在投票下方的游客留言里,发现有人写到:“听说三日月老师的作品要拍电影了?选的男主角完全没有三日月老师好看呢,请三日月老师自己出演男主角吧!”

这条评论下面,不少人纷纷留言——

“同意同意!”

“他本人对于他笔下的角色最了解了,他又那么好看,由他自己来演,绝对是两全其美!”

“啊好想看三日月老师穿狩衣的样子!”

“三日月老师怎么穿都好看!”

“是的!三日月老师穿睡衣都好看!”

“不过,如果三日月老师亲自出演的话,要什么样的人来演女主角才能配得上他呢?”

……

石切丸教授看着看着,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现在的孩子,怎么都这么肤浅……”

铃木小姐仿佛自己受到了冒犯,反驳道:“石切丸教授你是不是对三日月老师有偏见?喜欢三日月老师可一点也不肤浅!他今年得了XX奖,这就是他实力最好的证明。当然,他也确实很帅气、不,可以说是漂亮,这一点也确实很吸引人——对了,您看到今天的TR新闻了吗?三日月老师的成名作要改编成电影了,女主角选定由樱井琉璃小姐出演,恐怕也只有这样才貌兼备的女演员才能配得上三日月老师……”

石切丸忍不住打断了铃木的话:“我知道,就是那个哭起来很好看的女演员吧?”

“咦,看不出来教授您也关注……”铃木惊讶地说。

“帮我联络一下三日月老师的编辑,看看这位大作家哪天有空,烦请拨冗一叙、务必赏光。我有点事,先走一步了。”

石切丸说着,飞快关掉了电脑显示器,拿起公文包和外套就往外走,留下铃木小姐站在原地,不明所以地应着:“哎?好的……”


X月X日,周五,午后

石切丸教授被小林编辑领到出版社内部的咖啡厅里。

“请您先坐下稍候,石切丸老师,三日月老师应该一会儿就到,”小林编辑抱歉地笑了笑,说,“您大概也听说了,三日月老师平时没什么时间观念,晚到半个小时是经常发生的事。您要不要先喝点什么?”

石切丸道了声谢,还没有来得及回绝,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飘过来:“一杯热巧克力。”

小林编辑和石切丸一起朝着声音的主人看过去:那个人还是像石切丸熟悉的那样,随便套一件老头衫就出门了,额前的头发不知多久没有理过、已经长得遮住了眼睛,完全没有XX奖颁奖仪式上那个神采飞扬、风度翩翩、让媒体们惊呼的“千年一遇的美男子”的姿态。

“呃,您今天想要热巧克力吗,三日月老师?”小林编辑一面暗自惊讶这位老师今天竟然如此守时,一面有些不确定地问。

三日月走到两人身边,笑着说:“我的意思是说,给石切丸教授来一杯热巧克力吧。”

小林编辑奇怪地看看三日月,他正笑得满面春风,这笑容里似乎并没有恶作剧的意味;他琢磨了一会儿,终于回过一点儿味来:“请问……三日月老师、石切丸老师,二位以前认识吗?”

石切丸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事实就是,他同三日月不仅认识,还是老熟人;而两个人的关系绝对不只是“同乡”、“同学”那么简单。大概是彼此心里都存着几分顾虑,在三日月成名后,两个人有意无意地隐藏着两人的关系。别说三日月的编辑不知道他认识石切丸了,就连石切丸的同事和老师也仅仅知道他有一个名叫“三条宗近”的远房弟弟需要他照顾,却并不知道这人就是当红作家三日月。

今天突然听到三日月当着编辑的面这么说,石切丸暗自揣度他是否想要挑明两人相识的事实;他看着三日月,没有作声,等他来解释。

三日月哈哈一笑:“神交已久。”见小林编辑还在纳闷儿,他又补充道,“XX奖之后在《文艺新刊》上那篇署名评论,我可是拜读了很多次了呀,石切丸老师。”

石切丸在心底长舒了一口气:还是如往常一样行事就可以了。

“原来如此,”小林连忙应承道;身为三日月宗近的责任编辑这么多年,小林当然知道那篇评论。那篇评论虽然措辞文雅得体,但批评时并没有留情面,同三日月刚得奖时舆论里一番奉承吹捧相比,确实格外扎眼;而且从那篇评论里也能看出来,石切丸教授对于三日月老师的作品相当熟悉,分析的也都相当到位,他这个编辑看着都自愧不如。所谓“高山流水遇知音”就是这样吧?他还记得自己把那篇评论发给三日月老师看的时候,老师一反常态地很快就给了回复,虽然“哈哈哈哈、甚好甚好、所言极是”这样的发言仍一如从前那般敷衍。

自认为猜到原委的小林编辑礼貌地鞠躬:“那么,您二位先聊,我就不多打扰了。”

目送小林编辑离开后,石切丸忽地笑了起来:“您这里来一杯冰咖啡应该就足够了吧?”

“多谢了,”三日月单手支在桌面上,笑道,“不知道石切丸老师是否愿意到舍下共用晚餐?我还想向您多多讨教呢。”

石切丸毫不客气地答应了下来。


X月X日,周五,入夜

石切丸跟着三日月来到他位于市中心的高层公寓里。刚一进门后他就问:“说吧,你又买了什么自己不会做的高级食材?”

“啊我没有买什么,”三日月先一步换好拖鞋走近房间,趁石切丸还在低头换鞋的时候,俯身抱住他的额头亲了一下。在这样的私人空间里,已经没有必要在隐藏他们两人之间的恋人关系了。

“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相信你,”石切丸虽然这么说着,却并没有把三日月推开。

“我确实没有买嘛,不过剧组送给我一份上好的牛肉,我自己一个人享用未免太过可惜,就把你也叫来了,”三日月一副“我并没有扯谎”的无辜表情。

“你也不早说,我好准备搭配料理的食材,”果然,石切丸的抱怨立刻变了方向。

“今晚不吃牛肉也不要紧,你看这家里的东西,随便弄一点就好。反正你怎么做我都爱吃。”

石切丸似乎并不领情:“大概没有你吃不下的东西吧?亏得你现在不用墨汁写字,不然我绝对相信你能沾着墨汁把年糕吃下去。”

虽然这么说着,石切丸还是把三日月厨房里的食物搜罗了一遍,按照“能在最短时间做出晚饭”的标准准备了起来。

石切丸在厨房里忙碌的时候,三日月也没有闲着,一会儿打开冰箱看看牛奶什么时候过期,一会儿打开碗柜点点餐具是否齐全。他在厨房里这么来回转悠了一阵子后,石切丸终于失去了耐心,开口说:“你要是……”

“我今天刚交了稿,没什么特别的事要做。”三日月话接的倒是很快。

“不,我是说,那个……TR新闻上说的那个……,”石切丸手上切着豆腐,小心地寻找合适的措辞,“那个女演员……”

“嗯?”三日月走到石切丸身后站定,“谁说了什么?”

石切丸不小心把手里的豆腐捏掉了一个角,只好切下来搁在一边。三日月见状,探出手来,拈起来就送进自己的嘴里。

“你应该喜欢那个类型的女性吧?温柔的,知性的,一举一动都不失礼数的,哪怕哭起来也很有分寸……”大家都觉得那样的人与你很般配,这句话石切丸没敢说出来。

“你是说樱井琉璃小姐吗?”三日月说,“是呀。”

吧嗒。

石切丸手上切了一半的豆腐全都掉到了台面上。

“哎呀这可不能浪费,”三日月说着,把已经切好的那几片捡了起来,捧在手里。

“樱井小姐很漂亮呢,”石切丸说完这句话,才伸手去捞另一块豆腐。

“我觉得她作为女主角很合适,她是个非常难得的好演员,”三日月拈起一块豆腐,递到石切丸嘴边,石切丸却偏了偏头,没有张口。

三日月这边接着说道:“而且之前导演找我商议的时候,给我看了她写的读后感和角色分析,能看出来她很用心。”

石切丸惊讶地说:“什么……”三日月趁机把那块豆腐塞进石切丸嘴里。

石切丸不得已把那块豆腐咽下去,才有机会把话说完:“是角色分析吗?不是情书?”

“咦?你什么时候看文章也只看标题了?”三日月也佯装惊讶地反问。

石切丸有点受窘,不知该怎么解释:他昨天下课后看到那则新闻的时候,确实只瞥到副标题上写的“樱井琉璃小姐给作者写‘情书’”,便没有再看下去;现在回想起来,也不知道自己在较什么劲。

“哎呀,我也不知道樱井小姐在发布会上会那样说,情书什么的,很容易引起误会不是吗?大概是为了博热度故意讲这种话吧!现在的年轻人,小心思可真多呀,”三日月笑着揩掉了石切丸嘴角一粒豆腐碎屑。

原本在暗暗自责的石切丸听到这句话,哑然失笑:“你才多大,别说的自己好像老头子似的。”

三日月摸摸自己光洁的下巴,点点头说:“嗯,靠这张脸确实还可以再骗几年。”

石切丸看着那张漂亮到让当红小生都感到惭愧的脸,觉得实在没办法跟他继续说下去了,只好强行转移话题:“好了好了,说正经的。你考虑过结婚对象的事吗?你总不能一直这样单身着吧!”话一出口,石切丸就后悔了;既然已经澄清了误会,自己为什么还要对这个问题念念不忘呢?

“谁说我单身?我不是有你吗?”三日月不假思索地反驳道。

石切丸一时语塞,连忙低下头捞起泡在碗里的香菇,一边切着,一边小声嘟哝:“但是也不能就这么过一辈子吧?”

三日月突然从后面抱住石切丸,双手环扣在石切丸胸前,头靠在他的颈后,说:“我就打算这么过一辈子。”

石切丸全身一下子僵住。三日月谈吐间的气息,全扑在石切丸的耳边,烧得那里红红的。

耳边传来三日月的声音:“昨天编辑打电话过来,说有人请我回学校演讲,我就在想那个人应该是你吧?结果真的是你呢,我当时心里很是欢喜,比得知得奖的时候还要高兴。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石切丸有点茫然地摇摇头。

三日月轻笑了一声:“以后在别人眼里,我们彼此就不再是没有关系的陌生人了。”

石切丸这才明白今天下午在出版社时,三日月为何会突然说出那样的话。虽说两个人的关系很早就确定了,然而在当下,这还并不是能公开的事情;两个人私下交往时,虽然没有挑明,但一直都小心翼翼。在三日月获奖前,石切丸给他每一部作品都写过评论,不过全部都是匿名发表的;从他得奖以后,石切丸也可以公开署名发表与三日月有关的文章了,在这一点上,他完全能够理解三日月的喜悦。

三日月长长的刘海在石切丸后颈拂过,蹭得石切丸痒痒的;他兀自说了下去:“我知道,你在学校里、还有我和你家里的情况,有些事情并不方便讲。我以后在外人面前说话会更注意,不会给你添麻烦的。我觉得现在这个样子也挺好的,我就打算这么过一辈子了;如果你愿意陪我,下辈子也这么过。就算我是作茧自缚吧!”

石切丸屏住呼吸,慢慢把手里的刀放到案板上,伸出自己沾过水的冰凉的手,握住三日月放在他胸前的手,说:“我跟你一样。”

困在这份不足为外人道的恋情里,心甘情愿。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