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el_珊

脑洞•草稿•大纲•囤积||刀剑乱舞沉迷ing||舞乐传奇同人文堆积处

【三日石】【黑道paro】不同行08(下)

【最终章的下半部分】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上】


08(下)


市海洋馆,石切丸听到这个约会地点时,心里纳闷了许久。当他准时来到海洋馆门口,看到站在那里的三日月身后还跟着一串小不点时,觉得自己被算计了。更何况,他那个剑道社灰色短发的小家伙一见到他就扑上来喊:“Papa——!”

石切丸把萤丸抱起来,举到同自己视线平行的高度,严肃地说:“不许这样叫我,会引起误会的。”

今剑在一旁开口:“可是,学校里我们也管光忠老师叫‘妈咪’,他没说过会误会呀。”

萤丸连忙点头附和。

石切丸叹口气,把萤丸放下来,自己蹲下身子试图跟这两个孩子讲道理:“光忠老师是男人,你们叫他‘妈咪’,别人一听就知道是绰号,但是‘Papa’就……”

“好啦好啦,”三日月走过来,“石切丸就不要跟小孩子这么计较啦。”

石切丸扶额:那是没这么称呼你呀!换做是你,看你头痛不头痛。

萤丸转身去抱三日月的大腿:“三日月爷爷最好了!”

“走,我们去买爆米花,”三日月仿佛没有听到自己名字后面缀着什么称呼,笑眯眯地把萤丸、今剑他们带走。

石切丸一脸震惊地目送他们走向了餐饮区。

三日月抱着一大桶爆米花,石切丸举着两杯可乐、夹着两瓶乌龙茶,两个大男人就这样陪着两个中学生一起去看海洋馆的海豚海狮表演。今剑把票递过去的时候,检票的女工作人员小声嘀咕了一句“是家庭套票诶”,然后偷瞄了三日月和石切丸一眼,嘴角抑制不住微笑地说:“请进吧!”

石切丸听得不真切,跟在三日月后面进场时追问:“什么票?”

三日月回头笑着说:“我也不清楚,孩子们拿来的票。”

今剑一边踮着脚从三日月手边捞爆米花分给萤丸吃,一边说:“鹤丸哥哥给我的!他说这样买比较省钱!”

——你家需要省这个钱吗?石切丸心里默默地说。

看完表演,萤丸拖着大家去极地动物馆玩。石切丸给孩子们拿着他们买的北极熊抱枕、企鹅背包等等纪念品,还前后招呼着两个孩子不要跑远,时不时揪着他们的领子拎回自己身边。三日月全程笑呵呵地任凭孩子们摆布,顶着一个黄黑相间的海星帽子,拿着海豚气球。

从极地馆出来,两个精力旺盛的小家伙终于肯坐下来歇一会儿了。石切丸和三日月坐在同一边、看着对面的今剑和萤丸一人抱着一大碗彩虹刨冰吃的时候,终于有空闲琢磨,这应该是三日月搞的什么花招吧:跟孩子们在一起,根本找不到时间单独跟三日月说话!

石切丸自己胡思乱想的时候,猛然听到三日月低声说:“对不起。”

“嗯?”石切丸被这句话搞得有些糊涂。

“今天原本没打算这样的。今剑和萤丸一起,突然拿着票过来,我不愿意拒绝他的请求,”三日月解释说,“今剑是我最小的弟弟,他出生不久我父亲就过世了,我继承了……他的工作。起初那段时间一直很忙,没有什么机会陪他。所以他请我带他出来玩的时候,我都不忍心拒绝。”

石切丸点点头,没有做声。如果三日月说的是真的——看到今天他和孩子们相处的样子,石切丸现在非常愿意相信三日月说的是真的——当然是可以理解和体谅的事。但是为什么拉上自己……

“叫上你,一半原因是今剑和萤丸的请求;萤丸是你的学生吧,他很喜欢你,而他跟今剑是好朋友,所以今剑对你的印象也很好。”

这个理由说得通,石切丸心想;他接着问:“那另一半原因呢?”

三日月笑了笑:“另一半原因是大家的要求——因为我不擅长照顾小孩子,有时候还容易迷路,只有我带两个孩子出门,他们不放心。你毕竟是学校里的老师呀,可以忙帮照看一下。”

石切丸听到这里,盯着三日月看了足足半分钟。会不会照顾小孩子,这一点石切丸可说不准,毕竟今天看起来他还是挺受小朋友欢迎的;不过迷路这件事,这一年来石切丸也算是有些体会。所以这个理由勉强也可以接受吧!

那边孩子们吃完了刨冰,轮到今剑提要求了:他想去标本馆,他要去看一人多高的大螃蟹标本,和比公交车还要大的抹香鲸标本。从标本馆出来,石切丸手里又多了一个会发光和摇头的双髻鲨的模型。

今剑和萤丸兴趣缺缺地从热带生物馆出来后,时间也快到傍晚了。三日月没有叫人来接他们,而是自己叫了出租车。石切丸和两个孩子坐在后排。上车没有多久,两个小家伙就一左一右靠着石切丸睡着了。三日月从副驾驶座位上回过头来,看到这一幕,笑着说:“看来今天玩得很尽兴啊。”

回到DR大酒店,石切丸把还在熟睡的今剑递给过来接车的岩融,自己一手拎着那一串纪念品,一手抱着萤丸。他刚下车走了两步,看到两手空空的三日月,便也不客气地把那一大串东西塞给了他。萤丸的哥哥明石国行和弟弟国俊就在大厅候着;看到他们回来,明石上来到了个谢,把萤丸接走了。三日月抱着那一堆纪念品不知所措了一阵,最后是岩融过来把东西拿走,算是帮他解了围。

送走孩子们后,三日月转头看着石切丸,小心翼翼地开口提议:“呐,今晚留在这里,一起吃饭吧。”

石切丸这次倒是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这次三日月没有带石切丸去花园餐厅的月之庭,而是来到了自助餐厅,要了一个角落里的隔间,把服务生叫来单独点了菜品。等着上菜的时候,石切丸突然把一个看起来像是杯垫的东西推到三日月面前。

“这是……?”三日月好奇地拿起来,看着上面描绘的水生生物的图案。

“送给你的,”石切丸讷讷地说,“听说这上面印的是海月水母,我想着名字挺好听的,跟你的名字也有点联系,就……啊,要是不喜欢的话请直说,不要勉强。”

石切丸说到后面,已经不敢直视三日月了;天知道他怎么心血来潮买了这么一个玩意儿,而且竟然还想送给三日月,这种东西对他来说大概是又寒碜又不实用吧。

“你送的,我就收下了,”三日月笑了笑,把杯垫放在手边,“多少是个纪念。”

石切丸愣住了。

“说起来,水母这种生物,通常是看起来很美丽,然而多半是有毒的吧?”三日月笑着说。

石切丸一下子觉得气氛更尴尬了。他发誓自己绝没有想到“美丽却会害人”这层含义,听让三日月这么一说,突然觉得仿佛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他连忙伸手想把那个东西拿回来。

三日月却拦住了石切丸伸出的手:“我如果说海月水母是没有毒的,你愿意相信吗?”

石切丸一愣,还没想好要说些什么,已经点了头。

晚饭在安静得叫人有些不安的氛围里结束了。

饭后,三日月用平静温和的语气征求石切丸的意见,是愿意留在这里休息,还是安排车送他回家。石切丸表示自己回去就好。得到这个预料中的答案后,三日月没有做任何言语上的挽留,起身领着石切丸走出了餐厅。

石切丸有点失落。他原本觉得,虽然自己提出了分手,但看三日月那样不舍的态度,他觉得自己和三日月之间还是有一些超出普通伴侣的感情,或许还有一些回转的余地。然而见三日月今晚这个样子,石切丸觉得自己有点动摇的心,这回可以彻底死心了。

这么想着的时候,石切丸跟着三日月停住脚步,发现来到了一处陌生的电梯厅。

三日月看到石切丸疑惑的目光,解释说:“这是贵宾专用电梯,用的人比较少,清静一些。”

说话间,电梯上方的灯亮了,电梯门打开——

“石切丸pa……老师?”灰色短发的萤丸和他红色短发的弟弟国俊从电梯里跑出来,“好巧啊,又碰到了呢!”

“啊,很高兴再次见面,石切丸老师。”他们的大哥明石国行也跟在后面。

三日月似乎有点意外,但很快就露出微笑来,朝三人打招呼:“是啊,这么巧。这是从哪里过来的啊?”

“四楼的烧烤吧!”国俊回答。

“哦,那吃得还好吧?”

“牛排很好吃!”萤丸也抢着说话,“不过生蚝感觉不太新鲜呢。”

“是这样吗?”三日月故意做出严肃的表情,“看来我要跟厨师长好好谈谈。”

“石切丸老师!”萤丸过来拉石切丸的手,“萤丸今天吃了好多牛肉,会长高吗?”

“当然,萤丸以后会长得比老师还高的,”石切丸蹲下来,双手扶着萤丸的肩膀,笑着说,“不过也要记得好好喝牛奶哦。”

“太好了!”萤丸踮起脚,说。

国行在后面擦完眼镜,腾出手来一手牵着一个小家伙,小声提醒道:“萤丸,国俊,早点回去睡觉,”他朝三日月微微欠身,“我们先告辞了。今天多谢款待啊,三日月老爷子。”

石切丸拍拍萤丸的背,站起身目送他们兄弟离开。

石切丸笑着看萤丸他们转过那个墙角,一回头看到三日月笑得有些不太自然。

“好羡慕孩子们啊,”三日月淡淡地笑着,开口说,“要是我也是萤丸、今剑他们这个年纪的孩子,是不是也可以被你抱了?”

石切丸怔了怔:那个看起来过分完美的笑容,此刻似乎蒙上了一层阴影。石切丸忍不住想,也许三日月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冷静,也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冷漠。

石切丸朝前迈了一步,张开双臂,深吸了一口气,抱住了三日月。一瞬间他只觉得那颗心脏在胸腔里砰砰乱跳,似乎要从那个地方冲出来。他仰起头,闭上眼睛。现在他所能听到的、能感觉到的,全是自己的心跳声。他的手心里冒着汗,全身都止不住微微颤抖。

三日月愣了那么几秒钟,很快就反应过来。他伸出双臂,环住石切丸,双手抚摸着他的后背。他贴着石切丸的胸口,感受着对方的体温和心律,露出笑容。

在三日月的安抚下,石切丸渐渐平复了心绪,终于试着睁开眼睛。他的视线下移,刚好迎上了那一双夜空般深邃的、仿佛含着月光的眼睛。他不由得回想起他们第一次亲吻的那个夜晚。那样美丽的月色,怎么会不叫人着迷呢;而自己,也早已心甘情愿地在在这样的月色里沉沦。

三日月看到石切丸发呆的样子,维持着笑容,偏了偏头,在石切丸耳畔说:“你和我不是一条道上的人。我有我要走的路,你选择了你要走的路;既然以后走不到一起了,至少、至少能好好道个别吧!”

石切丸听三日月话里的意思,他确实是舍不得,自己应该没有理解错吧?他突然感到一阵宽慰,原来并不是自己一厢情愿地自作多情,原来他和那个人的缘分并没有走到尽头。

石切丸一鼓作气地说:“很抱歉我反悔了。我,不想离开你。”

石切丸很快说完这句话后,又别开了视线;他并没有十足的信心,他不敢再一次承受失望。

三日月的声音传了过来,似乎透着几分喜悦:“是吗?石切丸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石切丸回想起自己的身世;虽然他还是不想走回父母的路,不过这不再是他犹豫的理由。

石切丸稍稍拉开了一点距离,重新看着三日月的脸:三日月眯起了眼睛,笑得有些开心。

石切丸认真地说:“真的。即使走不到一起,也可以在一起生活。”

“我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三日月的表情一成不变,语调却有点颤抖,“我一直都不希望你离开。然而我也一直有顾虑,原因想必你已经知道了;所以在亲耳听到你这么说出来之前,我不敢要求你什么。”

石切丸听得明明白白。

“是我想多了。只要是你就可以了,其他的都不重要,”石切丸说得郑重,脸颊隐隐有点发烫。

三日月看着石切丸,低声重复道:“是的,只要是你就可以了……”

后面的字石切丸没有听清楚,因为三日月已经吻了上来。


【终】


【后记:我终于又写完一篇了!这次中间各种缘故,从开坑到现在拖了快一年才完成。而且原本为了好好吃肉而搞出来的设定,越写越清水,搞得我自己看到那些肉渣都觉得有些不协调,就不强行炖肉了。

【PS,最后一个场景BGM推荐《都是月亮惹的祸》】

评论(9)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