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el_珊

脑洞•草稿•大纲•囤积||刀剑乱舞沉迷ing||舞乐传奇同人文堆积处

【三日石】【黑道paro】不同行07

【本以为这章可以完结的,按照大纲写着写着,发现字数超了,只好再拆一章出来Orz 如果有什么情节上的bug,不用多想,就是我脑细胞死光光了……】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石切丸陷在云朵一般洁白的、软绵绵的被褥里,仰头看着那个人的眼睛,那么近,他几乎能那人眼中金色的月牙儿,和被圈在那月牙儿中的自己。

都是月亮的错。石切丸这么想着,凑上去吻住了那个人的唇。

弥漫在口中的是梅酒的味道,有点酸,有点甜,不知不觉间就让人沉醉。

自己和眼前这个人发展到这种关系,石切丸感觉多少有些意外。可能是这个人太美丽的缘故;这样的容貌,任谁看到了也无法拒绝吧?如果这个人仅仅只是长得美,自己兴许还不至于沉沦到这个地步;几次交流下来,慢慢发现他也是个温和有礼、谈吐风趣的人,在很多方面和自己的口味都颇一致,不知不觉间有些依恋了起来。

所以到了如今这个境地,石切丸觉得其实大概也算不得是意外。

【试试这里】 【大家都懂的】

石切丸已经没有力气再发出什么声音了。他索性闭上眼睛,摊开双手,任由三日月在自己身上耕耘着,体会着如同在云端漂浮和颠簸的感觉,和被那弯月亮圈在心头的感觉……


三日月站在仓库的门口,一身宽松的深色T恤和休闲长裤,在石切丸看来就是他们一起去街巷里寻找拉面馆时的装扮。他摊开两只手,示意自己并没有“拿”什么具有威胁性的武器。只是他每向前走一步,室内的温度似乎就要降一分。

开门的那个人跟着三日月的脚步,攥着拳头。三日月停下来,用余光瞥了那个人一眼,就把视线落在坐在房间正中的石切丸,和拿着手枪对准他的二阶堂和他的另外两个手下了。

他们只有两把手枪,看起来并没有其他武器了。三日月心里想。不过……

他微微仰起头,对二阶堂说:“你是叫二阶堂吧?两个多月前我们见过面,这次又见面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二阶堂显然有些吃惊:“您……你记得我的名字?”

三日月笑了起来:“唉,老人家的记性有时候是不太好,不过有些东西还是记得清的。”

一瞬间,二阶堂觉得自己死定了。他还记得那次跟这位先生见面的场景。自己几个人偷偷同检非组检非组交易毒品的事情,因为触犯了组里大忌,在被抓到后,他本人被带到了组里干部会上,当众截掉一节小指以儆效尤。那一次他才知道,这个平时站在少当家小狐丸身边笑得如同春风拂面的人物,就是传说中的组长“三日月”;他也亲身体会到了,这样的笑容下可以有多么可怕的后果。他本能觉得,被这位先生记住名字,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石切丸觉察到,二阶堂拿着手枪的手有点颤抖。另一个持枪的人也受到了影响,枪口微微向三日月的方向偏转。而石切丸身旁没有手枪的第三个人,已经后退了半步。

三日月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些变化。他在距离石切丸和二阶堂大约两米远的地方停住了脚步,抱起双臂。

在二阶堂迟迟没有做声的时候,三日月把视线放低,同坐着的石切丸对视了一眼,说:“我来啦。”

石切丸在这一瞬间觉得心跳有点加速;他深吸了一口气,回复道:“都说了你可以不用过来的。”

二阶堂终于反应过来,把手枪枪口贴近石切丸的额角,打起精神说:“谢谢您赏脸过来。有两件事想跟您商量一下。”

“哦?”三日月把注意力再次放到二阶堂身上,“先说来听听?”

二阶堂一手端着手枪,一手插在口袋里,摸索着手机,准备了几秒钟后,才继续讲:“一件是为我自己,我希望和组织脱离关系。”

三日月轻轻一挑眉:“这个可以商量。按组里规定,交够违约金,签好保密协议就可以出门。”

二阶堂顿了一下,又说:“另一件是替别人说的……”

三日月打断了二阶堂的话:“让他自己来跟我说。”

二阶堂显然没有料到三日月会这样回应,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着往下讲。他琢磨了一会儿,慢慢开口:“到时候那人自然会亲自跟你说。我先传个话……”他说到这里,看了看三日月,见对方没什么特别的反应,才继续说,“是……是检非组,他们希望以后你们不要再打扰他们的生意。”

三日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一笑让在场的所有人、包括石切丸都有些诧异。

“你们这么大费周章,就是为了这个?”三日月笑得眉眼弯弯,“我还真是太高估你们了呢,”说着,他抬手理了理耳边的刘海,顺手轻轻按了按藏在耳中的接收器;那里暂时还没有信息传来,他还需要再拖延一些时间。

“二阶堂君,”三日月稍稍收敛了笑容,说,“你再跟那边的人联系一下吧,搞清楚未来新东家的意思,再来代表他们跟我谈。”

二阶堂放在口袋里的手已经湿漉漉的快要拿不住手机了。他犹豫了将近一分钟,也没敢把手机掏出来,直到那个手机振动了一下。

二阶堂攥紧手机,掏出来看到一封邮件。他的手哆嗦着,划了几次屏幕,才把锁屏打开,读到了邮件的完整内容,然后把邮件里的一部分内容念了出来。

“……三日月老板是个痛快人,我们也痛快说话。我们检非组和你们做的生意不一样,不想起冲突,所以提几条意见,如果能遵守,以后一定会愉快相处的。

“第一,我们自己地盘上的生意,希望贵组不要打扰;第二,希望贵组同意我方在你们地盘上做生意,收益会三七分成;第三,贵组风俗街上有几家商铺希望接受我们的保护,还希望贵组能高抬贵手;第四,鉴于贵组在T市的声望,如果我们和其他同道发生什么误会,还希望到时候能帮我们调解一下。”

念到这里,二阶堂抬起头,观察着三日月的表情。

三日月微笑着,轻轻拍了一下手:“甚好甚好,这才符合贵组的身份。——还有吗?”

二阶堂低头确认着邮件内容:“没……暂时没有了。”他话音刚落,手机又震了一下,发来了新的邮件,“对的,目前就是这些。请问……”

“我有几个问题,还想请二阶堂君转达一下,”三日月再次打断对方的话,“第一,请问是谁告诉他们,在三条组的地盘上做生意,用三七分的收益分成就能打发?第二,请问他们预计会和什么人、发生什么误会,希望我们怎么调解?”

二阶堂听到这里,紧张地点点头,等着那边的回信。

三分钟过后,二阶堂的手机终于再次收到了邮件,他连忙拿出来,匆匆浏览一遍便照着念了起来:“……三日月老板提醒的是,三七分确实对不住贵组,我们愿意四六分,希望日后能合作愉快。请贵组帮忙调节的事情,主要是我们初来乍到,其他人对我们误解颇多,到时候希望贵组帮我们多美言几句。”

三日月懒洋洋地扫了二阶堂一眼,说:“看来贵组确实是初来乍到,四六分,我们拿六成,这才是合适的分配。另外,美言一句什么报酬,现在也有必要说清楚,我们一向是拿多少钱、办多少事;二阶堂,你可以告诉你的新东家,目前是什么行情。”

二阶堂一面咂舌今天三日月说话这么直白,一边回复邮件补充三条组“调节纠纷”的提成;虽然他心里想着对方未必能接受这么高的价码。

三日月好整以暇地等待着对方的回复,看向石切丸,微微一笑。

石切丸坐在那里,两只手被手铐拷在一起,其中一只手被第二副手铐铐在身边的桌子腿上。他能听出来,三日月所领导的三条组,在T市的地下世界里,差不多是第一把交椅的位置;难怪有人会不责手段地想要威胁三日月。对方提出的要求,连石切丸也意识到已经触及到他们组里的重大利益。而三日月,他似乎真的在跟对方讨价还价,大有要跟对方合作的意思。石切丸听着三日月跟二阶堂那边的人的谈话,只觉得眼前这个人虽然笑容熟悉,整个人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无比陌生。

心里琢磨着这些事情,让石切丸没有办法回报给三日月一个好好的笑容。他只能表情僵硬地点点头。

三日月虽然不知道石切丸在想什么,但是目前事情的发展还在他的掌控之中。在等待对方回信的这几个回合中,他争取了将近十分钟,这个时间里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通过耳中的接收器,他知道有的事情其他人已经搞定了,他已经不需要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三分钟过去了,五分钟也过去了,二阶堂的手机一直没有动静,他本人难免有些慌张。

三日月看到他紧张的样子,终于忍不住再次笑了出声:“你的新东家坚持不肯露脸也不肯发声,可这样邮件信息来回答复,未免太消磨时间了。你猜猜,这段时间足够杀到第几层?”

二阶堂还没有对这句话反应过来,三日月已经从宽大的T恤下面拔出手枪,对准正前方天窗下面闪烁的摄像头,一枪打了过去。子弹从二阶堂和石切丸的头顶飞过,二阶堂呆立在原处,花了几秒钟搞清楚当前的状况后,立刻拉住石切丸的胳膊,试图用手枪抵住石切丸的头。然而他的动作还是慢了一拍,石切丸已经站起身,同时抡起了桌子,狠狠地砸向他的后背。原木桌面和金属骨架的桌子分量不小,二阶堂根本受不住这样的冲击,直接晕了过去。而石切丸顺着这一砸带来的惯性,转了个圈,把身边另外两个二阶堂的手下也一并扫倒,那两个人也是哼也没哼一声,就失去了意识。

跟在三日月身后的那个人,在三日月开枪后试图冲过来抱住他,被三日月一个肘击撞开。正当三日月转身试图多教训那个人几下时,他看到石切丸抡着桌子冲过来,下意识的侧身躲过去,看到石切丸用桌子把那个人拍倒在地。这一霎时带起的风,把三日月遮挡耳朵的刘海儿都吹了起来。

石切丸放下桌子时,拷在桌子腿上那个手铐环已经顺着桌子腿退了出来,只有两只手还被手铐拷在一起。他双手按着桌沿,大口喘着气。三日月看在眼里,也忍不住抖了一下,心想:果然很能打……

三日月面对石切丸背影,抬起拿枪的手,说:“把手举起来。”

石切丸听到身后传来这句话,心里咯噔一下,没有转身,慢慢把手举过头顶。他心里想,这大概就是最后的结局了吧?一开始就是被那张过分漂亮的脸和看起来温和好说话的性格骗了,落到这种境地;亏自己还担心过对方的安危;不过……算了,一切都是命定的,善缘也好,孽缘也罢,总归是自己走的路,自己承受结果。

石切丸闭上了眼睛,屏住了呼吸。

他听到一声枪响,却并没有感觉到疼痛。

他惊讶地回过身,发现是自己手上的手铐被打断了。

石切丸看了看自己已经被解放了的双手,又看看面前的三日月,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一把抱住。紧贴在自己胸口的那个人的胸膛剧烈起伏着。他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伸手搭上了那个人的后背,像安慰自己的学生那样,轻轻抚摸着,说:“好了,好了。”

三日月几次试图开口,才调整好气息,尽力平静地说:“你没有事,真是太好了。”

三日月耳中的接收器里响起了小狐丸的声音:“咳咳,大哥你好歹打声招呼,我好把监视器关掉……好了,你们继续吧。”

三日月被逗笑了。

他放开石切丸,重新仔仔细细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用空着的那只手锤了一下他的胸口,笑着说:“你这么能打,难怪二阶堂那么害怕你。”

石切丸却推开了三日月的手,低声开口道:“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三日月的笑容一下子僵在脸上。他慢慢把手收回来。

石切丸看着三日月,说:“我们本来也不是什么……对吧?你跟我生活的并不是一个世界,再继续联系,对谁都不好。”

三日月把手枪收起来。这个过程中,石切丸一直盯着他的手,神色紧张。三日月看在眼里,口中没说什么,心里却长叹了一口气。最终,他说:“是,我们之间也没什么。不过,能不能缓几天,等过完这个暑假?”

石切丸听到三日月用带着哀求的口吻说出这样的话,想着他已经同意两个人分开了,便也不忍心拒绝这个要求,点了点头,说:“好。”

石切丸突然想起来,转身去查看躺在地上的那几个人,用三日月递过来的(不知从哪里摸出来的)绳子把那几个人捆好。这期间,三日月一直小心翼翼,不再触碰石切丸。

处理好这件事不久,一个银色长发的孩子就喊着“宗近哥哥!”扑进屋里来。三日月连忙侧身接住今剑,抱着他看向仓库门口,看着身形高大的岩融一步踏了进来。

“谢谢啦,”三日月朝岩融点点头。

“老大客气啥,”岩融咧开嘴笑了,露出尖尖的牙齿,“检非他们不给力啊,地下室那几个炸弹还不够今剑玩五分钟的。”说着,他走过去,踢了踢还没有恢复意识的二阶堂,“这个小子知不知道自己捡了一条命回来?检非放的药量倒是很足,估计炸翻这个小楼是没问题。”

三日月点点头:“他们原本就没想让我们任何一个人活着走出去。——粟田口和左文字那边也还顺利?”

“都顺利!”岩融显然很高兴,“江雪老爷他们已经把检非的老窝灭了,就剩下几个小杂鱼等着打扫了。一期一振少爷不愧是在警方面前说得上话的人,自家人没费多少力气,就把莺丸老爷告诉我们的那些交易窝点都端了,估计现在正在清点战果呢。”

“抓住那几个头目,其他小人物就成不了气候了。警方这次也是一件大业绩,自然乐意跟粟田口他们合作。”

石切丸在一旁听到这样的对话,觉得头皮有点发麻。

突然,一个石切丸听着有点眼熟的声音响起来:“宗近哥哥我也要抱!”

“好咧,”三日月放下今剑,弯着腰张开手臂准备迎接另一个小朋友,却看到那个孩子从自己身边跑过去,抱住了石切丸的大腿。

“papa抱我!”

石切丸定睛一看,认出来这个灰色短发的孩子是学校剑道社里的学生萤丸;他个子虽然矮小、技术却是一流,来年主将的位置非他莫属。他下意识地把萤丸抱起来,内心满是疑问: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今剑见到这样,有点不高兴地嘟起嘴,跑到岩融身边:“抱我!”岩融乐呵呵地把今剑驮在背上,今剑也兴高采烈地朝萤丸挥挥手:“现在我比你高了!”

萤丸不服气地爬上石切丸的肩膀,晃晃悠悠地站起来,吓得石切丸连忙抓紧他的双腿。

“萤丸你又丢下东西先跑了!”

石切丸听到声音,朝门口看过去,发现萤丸的弟弟、红色短发的国俊气喘吁吁地跑进来,拄着手里的东西弯下腰大口喘着气。石切丸看了一会儿,才意识国俊手里是一把步枪。

这些孩子怎么都……

石切丸觉得自己现在混沌的头脑已经跟不上眼前事情的发展了。

三日月走过来,刚想伸手拍拍石切丸的背,立刻把手收了回来,如平常一般笑着说:“太晚了,你还是先跟我们回酒店休息一下吧。”

石切丸有点茫然的点了点头,背着萤丸,跟了上去。


评论(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