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el_珊

脑洞•草稿•大纲•囤积||刀剑乱舞沉迷ing||舞乐传奇同人文堆积处

【三日石】【黑道paro】不同行05

【明明没有什么就被河蟹了……好吧,下一章轮到爷爷耍帅了,但是怎么耍帅,我还没想好……】

前文:【01】 【02】 【03】 【04】

----------

05


石切丸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室内的灯管已经发乌了。墙壁高处的几处小窗在地面上拖出长长的影子。根据现在的季节,石切丸猜测才不过是清晨4、5点钟的时间。

隔着桌子坐在他对面的二阶堂,支着头在桌上打瞌睡,头一下一下的点着,突然一偏头,撞到桌面上,惊醒过来,正和石切丸对视上。

石切丸的目光冷冷的,并没有掩饰对他的厌恶。

二阶堂无端冒出来自己“触怒了神使”的念头,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他连忙抓起桌面上石切丸的手机查看,来掩饰自己的慌张。只是那个手机不管怎么摆弄,都一直是黑屏。

在石切丸的提醒下,二阶堂才注意到一直没有收到回信的缘故是他的手机没电了。他匆忙指使一个手下出去找充电器,顺便也弄些吃的喝的回来。余下的两个人靠在石切丸身后的墙上,昏昏欲睡。

二阶堂心里有事,再也睡不着,便站起身在房间里来回地踱着步子。他偶然收住脚步,看到石切丸也在盯着他,那眼神让他有点不安。

“哟,你还这么精神,”二阶堂试图跟他调侃,好让自己放松一下,“你还觉得我找错人了吗?”

石切丸看着他,并没有说话。

“不理我?”二阶堂来了兴致,走到石切丸面前,俯视着被绑在椅子上的那个人,“我倒是想好好打听一下,你是怎么勾搭上三条大佬的?”

石切丸仍然不做声。

“不肯说?那好,我帮你想想,”二阶堂饶有兴味地靠上旁边的桌沿,“你还记得那天你是怎么走进那家酒吧的吗?”

石切丸抬了抬眼,皱了皱眉头。

二阶堂滔滔不绝地说着,也不知是说给石切丸听,还是说给自己听:“我知道你会说那只是偶然——哇,对于一个刚到这个城市里来的人,竟然能误打误撞被三条大佬英雄救美,你可真是好运气呢。从那以后,你就攀上他了,是吧?我可是听说你们没多久就搞在了一起。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身边除了你,就没有第二个相好了。你也真是够有本事,能把那个眼里什么也瞧不上的家伙迷得七荤八素的。”

二阶堂说着从怀里掏出手枪,摆弄了两下,突然把枪管抵在石切丸的下颌,强迫他抬起头来:“让我看看——”

“啧,这张脸蛋倒是长得够俊,虽然比起女人来还是差了点,”二阶堂仿佛没有注意到石切丸紧皱的眉头和厌恶的表情,俯下身,凑到他的眼前,“没想到老大的品味竟然是这个样子。想必你在床上的……”

二阶堂这句话没有说完,就被石切丸用头狠狠撞了一下。他大叫了一声,踉跄地后退两步,撞到桌沿上,枪也脱了手。墙边那两个手下也被惊醒了,连滚带爬得起来,摸出手枪指着石切丸。

二阶堂晕了十几秒钟,连忙捡起手枪,指着石切丸的眉心,说:“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崩了你!”

“不信,”石切丸终于开口了。他声音和表情都很平静。

二阶堂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

“你还要等三日月过来吧?”石切丸说,“我是你唯一的筹码。我只有活着,对你才有意义。我要是死了,你就没有什么能威胁到他的了。”

这回轮到二阶堂沉默了。

石切丸继续说:“虽然我对你们的事情并不了解,不过我觉得,你要背叛组织,又要借机向另一个组织邀功,做这种事,风险一定不小。万一失败了,你的下场大概会很难看。”

二阶堂脸色变幻了一阵,把手枪收了起来,扔下一句“这回姑且放过你”,便又坐回他的椅子里了。

在一片静默中,石切丸看着阳光从高墙上的窗子透进来,渐渐照亮了整个房间。他根据地上的影子推算着,现在的时间到了上午七八点了。

三日月在这个时候,应该起身了吧?石切丸不自觉地想。

他们每次“约会”的第二天,石切丸醒来的时候,不管是什么时间,三日月总是已经不在身边了。如果不是三日月留在手机里的信息,和压在手机下面、带着他的气息的便条纸,石切丸几乎会以为自己不过是做了一个过于真实的梦。


梦开始于他们相识的第五个月。

那时石切丸觉得他们几乎吃遍了T市有名的餐馆和甜品店。所以当三日月邀请他再次在DR大酒店的花园餐厅一起用餐时,他并没有觉得意外。只是在他再次步入“月之庭”的时候,稍微犹豫了一下,开口问:“又是这个房间吗?”

“嗯。石切君不喜欢吗?”

石切丸连忙摆手:“并不是这个意思。”

说话间,三日月已经在窗边坐下,向石切丸招呼道:“过来吧!”

石切丸慢慢踱了过去。

仍是个满月的夜晚。月亮已经爬上了半天。只是在这个季节里,天色尚早,窗外是蓝灰色的天空,几片薄云染着晚霞的粉色,衬着月色有点苍白。

眼前这相似的情景让石切丸有些不安。他忍不住想起之前在这个房间里的约会,和那个意料之外的亲吻。然而当他在三日月对面坐定,看到那张绝美的脸庞在薄暮的光辉中朝他微笑时,他竟然又期待起了什么。发现晚餐的菜品和上一次并不相同时,他心里又生出一丝莫名的失落。

与石切丸变幻不定的心思相比,三日月显得淡然自若——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

餐后的甜点端上来之后,三日月以“赏月”的名义,请石切丸和他一起坐到窗边。

夜色已经深了,那轮金色的月亮已经接近天顶,柔柔的淡金色的光芒洒下来,照亮了窗前的那一小片地面。

三日月把斟满酒的酒杯拿过来,放在自己和石切丸的面前,伸手示意:“天上的月亮可能遥不可及,不过这眼前的月色可不要错过了呀。”说着,三日月端起一只酒杯,递到了石切丸面前。

石切丸怔怔地看着三日月。那双深色的眼睛里流转了月色一样的光芒,深深地吸引了石切丸。

——眼前的场景,仿佛又在重复上一次的经历。

石切丸小心翼翼地接过酒杯,端到嘴边,看着三日月笑盈盈地把自己那杯酒一饮而尽,才将眼前这杯映着明月的酒咽了下去。

当三日月再次凑到他面前的时候,石切丸这一回没有犹豫地张口含住了那充满诱惑的嘴唇。

……漫长的亲吻不知什么时候才结束。对于石切丸而言,心中的不安和期待几乎同步滋长着。而他把这一切归咎于之前那一杯盈满月色的清酒。此刻,他正被同样闪耀着月色的双眸凝视着,感觉自己就要被吸进那方深邃的夜空中;他并不知道自己紫晶石一般的眼睛,在对方看来同样充满着诱惑。

“我们换个地方吧!”三日月说着这句话的时候,一手按在石切丸的背后,一手按在石切丸的胸口。他不需要等待眼前这人口中吐露的言语,那加速的心跳早就给出了答复。

房间是早就安排好的,和之前那次是同一间房。石切丸在跟随三日月进门前曾经犹豫过一秒钟的时间;然而在那个人回过身来笑着向他招手时,他便放弃了。

如果可以,他愿意在这样的夜色中沉沦。

【试试这里】 【其实他们没有做什么,真的】

……那天晚上似乎真的在没有发生什么。石切丸第二天从沉睡中醒来的时候,发现虽然时间还早,身边已经没有人了。枕间似乎还留着一股若有若无的白梅香,却无从分辨是自己身上的、还是那个人留下的。他摸出了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还不到早上7点;不过还有一封新来的匿名邮件,告诉他已经给他预定了的餐点和出租车,并为无法给他送行而向他道歉;落款不是文字,还是一组符号“•))”。

石切丸看着那封邮件,心里翻腾着说不清的滋味,强打起精神回到自己住处。

这一天随后的时间里,石切丸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当做了一夜情的对象——可是,有人会花五个月的时间,结果到了床上却没做什么吗?哦,也有可能是自己的表现太糟糕了,让那个人失去了兴趣。想到这里他便更沮丧了。他不是没有动过情,女性朋友他也是谈过几个的;但是他还是第一次被这样深深地吸引,尽管这一回是个同性伴侣。

在石切丸纠结着和对方的关系时,他再次收到落款为“•))”邮件,约定了时间和地点,并再次为之前的不告而别道歉。虽然心里仍有疑惑,石切丸在犹豫了几分钟后,回复了同意的邮件。


从一开始就是这个样子。石切丸叹了口气,摇摇头。两个人彼此都没有多说什么,却就这样交往了下来。这个交往的状态,怎么看都有些不正常。不过那时石切丸倒是觉得,这样不张扬反而是更好。毕竟自己在学校任职,要是传出什么相关的消息,就算校方不说什么,恐怕也会有学生家长介意。

只是现在回想起来,石切丸觉得自己早该意识到,三日月的身份恐怕并不一般。可那时的自己怎么就没有多想呢?大概真的像那些言情小说里讲的那样,“被爱情冲晕了头脑”吧?

不过,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交往,真的算是“爱情”吗?石切丸说不准。

他的手机冲上了电,重新开了机。手机屏幕刚亮起来,就弹出来一封邮件。

石切丸还没有来得及看看清邮件地址,二阶堂就把手机抓走。等他读完那封邮件后,又朝石切丸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看来我这次把赌注压在你身上,还真是没错。”

二阶堂忙不迭地给之前那个人打电话,兴奋地汇报:“三条宗近答应单独出来见我们了!您看这时间和地点怎么决定?还有您之前答应给我的支援……我当然确定!那个人跟三日月一起吃饭,又从他的房间里出来,我已经跟踪他两个多月了,绝对没错!而且这次我就是用三日月的名义把那个人叫出来的,两个人的关系很密切!……是的,他很关注那个人的安危,我想这次是抓他的软肋了。……不,他不知道三日月的身份。陷阱?不可能!……这可是个绝好的机会!你们谁都没有见过的三条组大佬,我保证把他送到你们面前。……原地不动?这样不太好吧?……这样?好,好,我明白了!知道了,是的,是的!”

石切丸听得有点愣,不过也终于明白这两天的事情了。原来这次约会并不是三日月提出来的,难怪他会说自己这次“主动约他”。而二阶堂说的什么只要自己好好配合、就不会伤害自己的话,从一开始就是假的。

当二阶堂等人再次蒙上他的眼睛并拖着他下楼时,石切丸心里想的是:三日月如果真的过来了,会有生命危险吧?

“千万不要过来啊,三日月君,”石切丸被塞进轿车后备箱的时候,心里念道。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