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el_珊

脑洞•草稿•大纲•囤积||刀剑乱舞沉迷ing||舞乐传奇同人文堆积处

【三日石】【黑道paro】不同行02

【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之前三次元比较忙,这边断更了很久。回过头来想要填起来的时候,发现试图同时填几个坑对我来说真是作大死Orz

【很高兴也很惶恐还有不少朋友记得这个坑,我就从这个开始填吧。

【仍处于复健期,而且这种题材我真的不擅长,我尽量把故事讲圆,还请多担待。】

前文:【01】

-----------


02


石切丸不到中午就离开了酒店,没有留在那里用餐,而是直接回到自己住的公寓。之前因为学校剑道社集训和比赛,他也有几个星期没有回家,今天原本就是打算整理外出的行李和打扫卫生。忙完这些,就到了晚餐时间。石切丸出门找地方随便吃了点什么,又采购了一些食物来补充空置许久的冰箱。把绿茶、混合果汁、饭团还有速冻饺子等统统都塞进冰箱里后,石切丸随手翻出来一个不知什么时候买回来的蓝莓香草冰激凌蛋卷。他拿着蛋卷冰激凌坐到沙发上,一边看着不知所谓的综艺娱乐节目,一边吃了起来。

那个人似乎很喜欢蓝莓口味。石切丸随意地想到。


和三日月在酒吧的初次相遇,实在算不上什么有趣的经历,石切丸几乎不愿意去回想。然而他的舌头和他的心都记得第二天他们一起去的那家甜品店里的抹茶冰激凌。

那天一大早,三日月就自己开着车来到石切丸的公寓楼下,接他一起去那家甜品店。说起来,两个成年人大白天去一家甜品店,怎么看都觉得有点奇怪。不过也是刚好正逢工作日,店里的人不是很多,倒是少了几分尴尬。那个人仿佛熟客一般同店员打招呼,要了店里招牌抹茶冰激凌的“盛宴”版。石切丸看到那一大盆装饰着各种当季水果的冰激凌端上桌,才知道“盛宴”是什么意思——按照普通人的食量,这大概至少要4个人才能吃完吧?

“请便,”对方笑着邀请道,成熟的面庞上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

石切丸并没有多想,道了声谢,正准备开始吃的时候,才突然想起来:“非常抱歉,那个……请问您怎么称呼?”石切丸还记得,昨晚这个人身边的那些人都叫他“大哥”,并不知道他的姓名。

“这个嘛,你叫我‘三日月’就可以了。”

这个答复,听起来不像是真名。石切丸看了看对方一脸天然的表情,没有多问,简单说了句“谢谢三日月君的款待”,拿起勺子挖了第一口冰激凌。

真是好吃得让人从头到脚都觉得幸福的味道!不同浓度的抹茶冰激凌搭配上不同酸甜口味的水果,茶香和果香萦绕在舌尖,回味无穷。

石切丸沉浸在美食里,不知不觉间一个人吃掉了大半份。他突然发觉到对方正注视着自己,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吃得太多了。

石切丸抬起头,犹豫着打算放下手里的勺子时,冷不防对面那个人朝自己伸出手来。

三日月的手伸到半途又放了下来。

“抱歉,”他依然笑着说,“差点把你当成我弟弟了。”

说着,他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嘴角。

石切丸反应过来,连忙拿起纸巾擦了擦嘴角,把挂在那里的半粒蓝莓捏下来。

三日月这才重新拿起自己的勺子,慢悠悠地挖了一大勺,连勺子一起含进嘴里;吃掉这一大口后,他又向石切丸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石切丸放心地继续吃起来。

一大盆冰激凌吃完,店员都端上来几个抹茶大福,据说里面的馅料是各不相同的。接下来是抹茶羊羹、抹茶巧克力球、抹茶马卡龙……石切丸怀疑,三日月是不是把店里所有品种都点了一遍。直到店里的客人渐渐多了起来,三日月才示意石切丸该离开了。

坐在三日月的车里,石切丸还是有点不安:“抱歉,让您破费了。”

“是我要谢谢石切丸君呢,”三日月毫不介意地一边发动汽车一边说,“平时一人份一人份地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尝遍所有的口味。多亏今天有你,才能达成这个愿望。”

三日月看了眼后视镜,突然又转头朝石切丸笑了笑,说:“中午我们去……吃饭吧?他家的牛排差强人意,不过蓝莓蛋糕非常好吃哦,我很喜欢。”

石切丸看着三日月的笑颜,没有多想就点了点头。下一秒,汽车便一个加速飞驰出去。


石切丸后来注意到,三日月以后再也没有开车带他出门,更多的时候是约好地点等他过去碰面。尽管如此,三日月偶尔还是喜欢带着石切丸去钻老城区里错综复杂的小路,有些“路”根本就是老房子之间的空隙、看起来除了猫狗不会有其他生物经过;往往在石切丸担心会不会被卖掉的时候,他们会钻过一排晾晒着的床单,出现在一条格外热闹的小巷里,然后三日月会在路边买一份小吃作为赔礼或者说是答谢。只不过当石切丸想念起某次吃到的美味,想问三日月店家的地址时,三日月只会皱着眉头思考一会儿,然后笑着说:“哎呀,我不记得了。”

吃完冰激凌蛋卷,石切丸也收起了回忆。他煮了一份速冻饺子作为晚餐,然后开始洗衣服。把衣服晾好后,外面天色已经黑透了。石切丸这才想起来明天是可燃垃圾回收日,连忙又把这段时间囤积下来的旧杂志报纸宣传册之类的打包起来,出门送到楼下。他再次上楼的时候,发现楼梯里的灯似乎刚刚坏掉了。他只好摸着黑来到自己公寓门前,低头尝试着用钥匙开门,好在运气不错,试了两次就把门打开了。

就在这个时候,石切丸凭借多年在剑道道场上磨练出来的敏锐直觉,发觉有什么东西从背后朝他袭来。他随手抄起了搁在门口的旧棒球棒,直接抡了过去。黑暗里传来了什么人的呻吟和倒地的声音。石切丸趁这个空隙把玄关处的灯打开。借着灯光,他看到还有两个人正站在外面,一脸恶相地盯着自己。

碰到抢劫犯了。石切丸在那一瞬间这样想。

他手里有棒球棒,又自恃身上有点功夫,倒也不怕。他三下五除二便把另外两个人制服了。石切丸把那些人自己身上的衣服剥下来,捆住他们的手,琢磨着怎么处置这些人的时候,想到楼下的路口右拐就有一家警局,便拎着他们送了过去。

夜班执勤的警察看到石切丸就这么送来三个鼻青脸肿的人,非常吃惊。听石切丸说明缘由后,请他在一旁休息,由他们去询问那三个人。三个人蹲在一边哼哼唧唧,对警察的问话却是一个字也不肯回答。警察无法,上前对那三个人逐一搜身。翻检了一番后,搜身的警察们似乎发现了什么,偷瞄了一眼坐在一旁的石切丸,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便收了手。

最初接待石切丸的警察小心翼翼的走过来,对石切丸说:“这位先生,既然您没有受伤,也没有真的丢失什么东西,今晚这件事,就先这样算了吧?”

石切丸惊讶地问:“就这样算了?”

那一边,其他警察给那三个人松了绑,好言安抚了一句,就要送出门去。

“等等!”石切丸大声喊道;所有都愣在了原地。

石切丸瞪着自己面前那位警察,脸色沉了下来:“他们想要袭击我——可能还想要入室盗窃,你们就这样把他们放了吗?”

那位警察一边示意同事送那三个人离开,一边附在石切丸耳畔小声说:“这件事追究下去,恐怕对你更为不利——他们可是道上的人。”

这回轮到石切丸愣在原地了:“……道上的?”

见那三个人已经出门,那位警察才继续说:“听这位先生的口音是外地人吧?您大概不知道我们这里,咳咳,总之,您再次在遇到三……组的人,还是劝您绕着走吧,千万别给自己惹麻烦。”

见对方话说到这个份儿上,石切丸虽然心里有万分的不满,也只能就此作罢。

石切丸从警局里走出来,看到那三人并没有离开,而是聚在警局门外的阴影里,毫不掩饰地盯着石切丸。石切丸不想再搭理那三人,径直回家。可走了没几步,就发现那三个人明目张胆地跟着自己。石切丸拐过路口后,再次转身,冲着尾随他的那几个人狠狠瞪了一眼,然后回过身,正要继续迈步时,发现迎面有人朝他走来,手里端着的危险物品,即使在微弱的路灯下也能辨别出来。

身后的人也聚了上来。

石切丸见势不妙,没有动手,而是压低声音问面前的来人:“您……是找我吗?”

来人戴着硕大的墨镜,看不表情,只听到他嘿嘿笑了一声,说:“当然。”

石切丸自认为平素没有什么机会和黑道上的人结怨,被这样莫名其妙的找上门来,此刻还觉得是误会的可能性大。他一边在心底默念着“平常心”,一边稳住声音说:“恐怕您找错人了。”

“这怎么会,”对方干巴巴地笑着,说,“我们可是跟了你很久了。”

石切丸心里咯噔一下,想着这次恐怕要坏事;虽然他想不到可能在哪里招惹这些家伙,不过今晚看起来应该是凶多吉少;而且对方拿着手枪,硬碰硬自然不是明智之举。想到这里,石切丸只好叹口气,说:“敢问您找我,是为了什么事?”

对方见石切丸并没有反抗的意图,也稍稍安心,清了清嗓子,说:“还烦请先生跟我们走一趟。如果你配合得好,我们也是不会伤害你的。不过现在可能还要委屈你一下。”

说着,石切丸身后那三个人上来抓住石切丸的胳膊,把他的双手捆在身后,然后半拖半拽地把他塞进不远处阴影里停着这一辆小货车上。

拿手枪的人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回过头来看着坐在后排的石切丸,挤出一个笑脸,说:“之前你对付我这几个弟兄的手段有点厉害,所以我们为防万一,你也应该能理解。”

石切丸在心底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此时此刻,他还有什么能力跟他们谈“理解”呢?虽然始终没想明白到底怎么触了这个霉头,石切丸现在还是决定老实地配合着他们,任由他们把自己的双眼蒙了起来。

汽车在一片寂静中开了不知多少时间;途中虽然有时远远能听到午夜的喧哗,却都不真切,看来这些人也是专门挑了偏僻的路径行驶。终于,汽车停了下来,车上的人把石切丸拽下来,拉着他爬过一段台阶,迈过一道门槛,又摸索着走了几部,才让他坐下。直到他们把石切丸绑在那个靠背椅上后,才放心地解下了蒙在他眼上的布条。

石切丸睁开眼睛,花了几秒钟适应了一下室内白晃晃的灯光。这里看起来是个被废弃的地方,偌大的房间里空荡荡的,除了他做的椅子,只有面前的一条简易长桌;而之前用手枪胁迫他的那个人,正坐在桌子后面的另一张椅子上。除了两椅一桌,屋子里再没有其他家具。石切丸用余光打量着室内,发现只有墙壁高处开了几个气窗,门倒是有好几个,而且都比普通的门要更高更宽。石切丸猜想这里原来大概是个仓库。

“现在,我们要请您帮个忙了,”桌子后面的墨镜男再次开口,“借您的手机用一下。”

还没等石切丸想明白为什么要借他的手机,守在他身后的两个打手已经上来在他身上摸索着,很快就从长裤口袋里翻出了他的手机,递给他们的头目。

墨镜男接过手机,查看了一通,发了一封邮件出去之后,便把手机搁在石切丸眼前的桌面上,让石切丸看到那封邮件是发给一个没有标注姓名的地址;石切丸也同时看到了那个人右手裹着纱布的小指。

“接下来,你的命运,就要由那一位来决定了。”

石切丸感到心里缩了一下:那个邮件地址,虽然他遵照约定并没有保存下来,但却是他非常熟悉的——他昨晚才刚刚和那个人见面。


三日月坐在DR大酒店顶层的办公室里,眉头紧皱。见他这幅表情,小狐丸抱起双臂靠在椅背上,岩融和今剑都板着脸,连平日里习惯开玩笑的鹤丸也安安静静地不敢做声。

“是二阶堂吗?”三日月无意识地用手中的笔杆敲着桌面,“看来上次敲打过他后,他并没有醒悟。——他最近还有跟什么人联系?”

小狐丸连忙支起身子,翻了翻眼前的文件:“几个没有绑定用户信息的邮件地址,不过定位都在检非组的地盘上。”

“那个家伙是找到下家了啊,难怪还敢这样蹦跶,”三日月的眉头反而舒展开来,“这下子倒是什么都好说了。——粟田口和左文字那边什么意思?”

鹤丸立刻回答道:“那两家都说了,T市里决不允许这么明目张胆地搞毒品生意,检非如果总是这么不老实,是时候给他们一点教训了。”

听到这里,今剑跳起来,兴致勃勃地问:“哦哦,要打架了吗?”

岩融一边把今剑按回椅子里,一边问三日月:“老大,什么时候办他们?您发个话。”

“估计用不了很久了吧,”三日月说,“我现在有点担心那边。如果二阶堂真的盯上了那个人……”

岩融毫不在意地笑笑:“那个人又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

“不过二阶堂显然是知道的,”小狐丸说,“你的身份,恐怕连你们的关系也……”

三日月匆忙打断小狐丸的话:“我和他并没有你们想的那样……”

三日月还没有说完,他的手机便响了起来:是从石切丸那里发来的邮件。邮件内容是简短的一句话:“有事,单独见。”

三日月的脸色再次沉了下来。


【我就是对“二阶堂”这个名字有仇,不要问我为什么=..=】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