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el_珊

脑洞•草稿•大纲•囤积||刀剑乱舞沉迷ing||舞乐传奇同人文堆积处

【三日石】【片段七】

【庆祝2.14!石切丸受深夜60分 活动,选取的关键词:酒,锁骨】

【沿用既往设定(现代AU,外科医生师兄弟),具体设定可见这里《片段一》


这个周末,三日月宗近和石切丸一起跟随他们的导师三条教授去临近城市参加一个学术会议。日程上的活动结束后,参会的年轻人们聚在会场所在酒店的酒吧里一起喝酒。三条教授是这次会议上的主角,身为他得意门生的三日月,被一群同龄的同行们按着,劝了不少酒。三日月看起来乐呵呵的,统统来者不拒。同行的石切丸试着想帮前辈挡一下,却反而被三日月本人拒绝了,连递到石切丸手边的酒也抢过去喝了。

石切丸不太明白三日月今晚是哪里不太对。他印象中的三日月,做事都是知分寸、有节制的。就拿喝酒这件事来说,他从没见过三日月贪杯,也没见他喝醉过。他还记得去年有一回,三日月带他出门喝酒散心,结果是自己醉倒、被前辈扶回了他们合住的公寓。

石切丸看到三日月端着酒杯,似有意若无意地朝自己看了一眼,不免微微皱了下眉头。虽然现在看来前辈的酒量好得出乎在场所有人的意料,几个人轮番劝下来,有人已经提前离席了,三日月却只是双颊泛红,反而衬得他的肤色愈加白皙,眼神也愈加明亮了。

石切丸中途被人拜托送一位同伴回客房。等到他再回酒席上时,发现酒席上的人已经散了大半。三日月还坐在桌边,一手捏着酒杯、一手支着头,似乎在跟旁边的人说话;然而坐在他身边的人却有点惊讶地看着他,并没有言语。

石切丸走到近前,才发现三日月是坐在那里睡着了。他向三日月身边那位同伴道了声谢,把三日月手里的酒杯轻轻夺出来,扶他起身。石切丸比三日月稍高一点,刚好能让他把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将他身体撑起来。三日月被扶起来后,头一歪,靠在石切丸的颈窝里,呼吸间的热气都扑在石切丸的唇边。

石切丸心里感激地想,前辈的酒品还是很好的,醉成这个样子,也不吵不闹,看起来已经意识不清了,但还会配合着自己行走,让他没有费太多力气就把三日月送回他们两人的客房。只是在房间门口准备开门的时候,三日月也依然靠在石切丸身上,石切丸花了一番功夫才把房卡从口袋里掏出来、打开房门。

进门后,石切丸小心地把三日月扶到床边,让他平躺到床上,帮他脱掉了鞋,然后又上前帮他解开了领口的领带。把领带拆开后,石切丸才注意到,三日月衬衣上面的三个扣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解开了;扯掉领带后,他颈前的一大片肌肤全都裸露了出来。石切丸目光落在那上面的一瞬间,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石切丸连忙站起身,去盥洗室拿了一块热毛巾出来。他站在三日月身边,犹豫了一下,还是蹲下来,开始给他拭擦露在外面的肌肤。被温热的毛巾拂过后,三日月平素洁净的皮肤此刻透出淡淡的粉色,还微微蒸腾着热气;他似乎无意识地吞咽着什么,连带着喉结上下起伏。石切丸稳住手腕,目光随着手的动作沿着那颀长的脖颈抚摸下去。拿开毛巾后,石切丸看到平素包裹在衬衣下面的锁骨上,印上了一抹红痕,不由得眼皮一跳。他随手拿着毛巾按了按自己的额角,转身再次去了盥洗室。

石切丸在盥洗室洗毛巾的时候,瞥见了自己彤红的面颊:一定是被刚才的热气熏的——他如是想。洗好热毛巾转身离开盥洗室的时候,石切丸脚下一个不稳,差点绊倒;他连忙扶住门框,想着自己并没有喝多少酒,怎么也醉了呢?他抬眼看着躺在床上的三日月,想:一定是扶前辈回来路上,被他身上的酒气熏的。

石切丸定了定神,再次来到三日月身边,发现前辈自己把衬衣袖口也解开了。石切丸就这样坐床边抬起三日月的右手,搭在自己膝盖上,拿着毛巾,从掌心开始向指尖慢慢拭擦着。三日月的手半蜷着,手指微微张开;石切丸的毛巾擦过去,看着他的手指轻轻展开,在毛巾离开后,又很快恢复到半蜷的样子。

石切丸觉得房间里静得有点可怕,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他握住三日月的手腕时,感觉指尖似乎触到了他的脉搏,那是在酒精的作用下、快速而有力的搏动。石切丸恍惚间有种错觉,没有喝酒的自己,心跳的和三日月的一样快。

就在石切丸犹豫的一瞬间,三日月忽然睁开眼睛,抬起搭在石切丸膝盖上的那只手,顺势捏住了石切丸那一边的耳垂。石切丸吃痛,头略一低,冷不防三日月用另一只手按住了石切丸的后背。石切丸一下子跌进三日月的怀里。

“前辈?”石切丸挣扎着抬起头,看着三日月。

三日月微微笑着,一双深色的眼睛亮晶晶的,并不像醉酒的人的样子。

“再这么叫我,我可要生气了,”三日月低声说着,双手搂住石切丸,一个翻身把他压在身下。

“宗、宗近?”石切丸盯着三日月的眼睛,有点失神地说。

“我的石切哟——”三日月说着,俯身吻了下去。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