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el_珊

脑洞•草稿•大纲•囤积||刀剑乱舞沉迷ing||舞乐传奇同人文堆积处

【三日石】纪念日

【三日石】纪念日

石切丸受深夜60分活动文,此次选用的关键词是“纪念日”。不好意思我取了个巧

【沿用《对月》设定,当红作家三日月和文学教授石切丸。同系列还有《投喂》《甜食》 


石切丸教授看着学生们提交上来的“XX奖获奖作家作品赏析”的作业,感到有点头痛。原本为了让学生多关注当代作品,所以每年例行会有关于XX奖获奖作家的随堂小论文。而今年的获奖者,恰巧是他的老熟人,三日月宗近。

说是“恰巧”也许并不合适。身为文学教授兼评论家,石切丸对于三日月的文学造诣其实再清楚不过了,他获奖可以说是早晚的事情。

不过现在,石切丸看着学生们的作业,看到那些在跃跃欲试想要在未来文坛上大显身手的孩子们,模仿老练的口吻来评述他再熟悉不过的三日月的作品时,心里难免涌出“过度解读!”“牵强附会!”“无中生有!”之类的评语。他索性把视线从电脑屏幕上挪开,向窗外眺望着,试图缓解一下疲劳的眼睛和大脑。只是没过几秒钟,他的目光就又飘回到室内的书架上。

石切丸站起身,走到书架前,手指在一排书籍上掠过,最后停在一本题为《纪念日》的小说上。

犹豫了一下,石切丸还是把这本书拿了出来。

小说的作者是三日月宗近。书的扉页上印着写着“致我最爱的人”这样的字,下面有作者的亲笔签名。落款是十年前的某一天。

这是三日月出道的处女作了。初版印量只有两千册,日后也没有加印或再版。原本知道这部作品的人就不多。争相评论XX奖新晋获奖者的年轻学生们,没有人留意到这部小说。这让石切丸莫名有点心安。

石切丸把书快速地翻了一遍,没有细读,又放回书架上。

书桌上的手机屏幕闪了一下。石切丸看到最新发来的短信写道:“今天傍晚,OO车站。宗近。”

石切丸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学生们的作业上。

当天傍晚,石切丸教授独自转车来到位于城郊的OO车站。下车后,他在几乎没有人的站台看了一眼,立刻就看到了那个深色头发穿着灰色和服披着墨蓝色羽织的人。那个人看到石切丸,笑着扬了扬手:“过来吧!”

石切丸快步走过去,三日月一起出站。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初三日的新月悬在半天上,那一抹金色在苍蓝的夜空中分外明亮。两个人沿着人迹罕至的乡村公路走着,路两边是一米多高的侧柏围成的树篱。他们很快拐进一个岔路,沿着一个坡道上行,走向位于这片小高地上的私人别墅。

三日月开门的时候说:“白天请人来打扫过了,食物也已经备好了,不过恐怕还得有人来料理一下。”

石切丸笑笑:“这不就是我来的缘故吗?”

石切丸在厨房里忙碌的时候,三日月抄着手站在一旁看着,说:“SS出版社和YY出版社都联系过我了,准备给我出文集。我想找你商量一下。”

石切丸正在试味增汤,听到这句话,停下来想了一下,才说:“我更倾向于YY出版社,他家近年来出了不少当代文学作品,编辑的品味不错,选题很有眼光。”

“我要找你商量的不是这个,”三日月说。

石切丸放下汤勺,熄了炉火,转身奇怪地看着三日月:“那你找我商量什么?”

“书单,”三日月说着,从怀里摸出一张纸,“我大致列了一下,想要结集再版的作品目录。你帮我看一下?”

“这个你自己决定就好,为什么要找我商量?”

石切丸这么说着,还是把纸接了过来。他在看到第一行字的时候,突然屏住了呼吸。

《纪念日》

三日月注意到了石切丸的反应。他开口说:“我……把内容修改了一下,扉页的献词,你觉得可以保留吗?”

石切丸沉默了。

那是他们一起来到这个城市的第四个年头。大学二年级便辍学专心文学创作的三日月,以他们两个人的故事为原型,写了一部半自传性质的小说,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投稿后,竟然被一家出版社看中,正式出版发行了。当年编辑的评语里写着“少年间的情愫在城市流动的车窗玻璃上投下的模糊影像”。自那以后,三日月再也没有在作品里涉及两个人的私事。

石切丸终究没有回答三日月的问题。他把那张纸还给三日月,转身熟练地从碗橱里摸出陶碗,把味增汤盛出来。

“你尝尝。”

三日月接过碗,浅酌了一口,笑着点点头:“味道一直没有变啊。”

“你知道就好。”石切丸淡淡地笑了笑。

简单的晚餐后,三日月把修改过的文稿拿给石切丸看。石切丸一边读着那些文字,一边和记忆中的相比较。最后,他叹了一口气,说:“还是不要改了。”

坐在石切丸身边的三日月毫不意外地点头,说:“也是。现在的我,无论如何也写不出少年时代的心性了。”

“我的意见是,”石切丸抿了抿有点干涩的嘴唇,说,“如果你想维护自己目前留给大众的文字风格的印象,这部作品就不要再拿出来了。”

三日月低下头,鬓前的长发遮住了他的面容:“你说的是。”他拿出那张纸,把第一行划掉。

放下笔的时候,三日月又说:“石切,你也觉得,我们不能像以前一样,是吗?”

石切丸有点诧异地看向三日月;他的眼睛被长发遮住,看不清他的目光。

“为什么要同以前一样呢?”石切丸说,“会变得越来越好的。”

三日月转过头来,朝石切丸笑了笑,说:“你说的是。会变得越来越好的。而且,我知道有些东西不会变,这我就满足了。”

说着,三日月抬手按住石切丸的头,将一个吻印在了他的唇上。

评论(8)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