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el_珊

脑洞•草稿•大纲•囤积||刀剑乱舞沉迷ing||舞乐传奇同人文堆积处

【三日石】【黑道paro】不同行01

【新年送个礼,坑坑更健康——是的我终于开这个坑了!然而题材苦手,所以写得不对不好的地方还请多担待。】

【和《我的神!》一起更,不过更哪个、多长时间更,要看精力和心情。】

【HE,相信我!】

【注意:第一章有肉渣;肉渣被没收了啊……重新发一遍Orz】

=======

 

01

 

石切丸身为O大学体育系的毕业生,毕业后就来到T市某高中任教。他自学生时代起一直保持着晨跑的习惯,即使是在暑假也不例外。

今天早晨,他晨跑后回到公寓洗了个澡,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发现手机屏幕一闪一闪的,提示有新来的邮件。

是个陌生的号码。

石切丸一边草草地抹干头发,一边打开邮件。

“今晚有空吗?——三日月。”

石切丸看了眼日历,应该是周末了,难怪“那个人”会发这样的邮件过来。这么想着,他随手回了一句“今晚在什么地方见面?”,就继续忙他日常的事情了。直到午餐前,他才重新查看手机,看到对方换了一个号码发过来信息说:“晚八点,DR大酒店,花园餐厅月之庭。——·))”

DR大酒店拥有着T市最高的建筑,也是T市最高级的酒店。晚上七点半,石切丸独自来到酒店前台,把行李托付给服务生,来到了位于酒店三楼露台上的花园餐厅。

餐厅被装修成和式花园,以环境雅致著称。石切丸跟随身着和服的女侍,踏过石子铺就的小路,来到月之庭时,三日月已经候在那里了。

石切丸走进房间时,三日月正背对着房门端坐着,似乎看着窗外发呆,直到石切丸在他身侧坐下,他才转过头来,微微一笑,说:“不巧,今晚没有月亮呢。”

三日月穿着一身靛蓝色的西装,深色的头发被随意别到耳后,其中一绺散开垂到了眼前,他却并没有费神去拨开。藏在刘海儿后面那双眼睛也是幽暗的颜色,不时透出一线金光,让人错以为那里面盛着月光。——说起来,“三日月”这个名号,正是源于这异于常人的瞳色。

石切丸被这双眼睛注视着,咽了一下,才说:“此刻的星光也是很美的。”

三日月笑出声来。他转过身,和石切丸相对而坐,招呼服务生开始上菜。

“看来你的暑假生活有些无聊呢。”三日月说道。

石切丸不置可否。按说作为体育老师,平时除了日常授课,还要负责社团活动,暑假里还要组织集训和参加比赛。只不过他作为入职才一年的新教师,虽然也在剑道社充当教练,但更多时间还是做着助理的工作。刚结束的比赛对他而言,除了管理各位参赛学生的饮食起居,确实没有在其他方面显露太多,反而因为操心太多而被学生们戏称为“papa”。

两个人就这么聊了起来,大多数时间是三日月安静地听石切丸讲学校和学生的故事。在听到“papa”这个外号时,三日月忍俊不禁,连筷子也差点脱手。

“说起来,我们也有快一个月没有见面了呢。”三日月放下筷子,给石切丸斟了一杯酒,说。

石切丸认真想了想,确实有整整四周没有见面了。他们两个人自认识的时候起,一直保持着平均一周见一次的频率,而且基本都是由常居T市的三日月来决定时间和地点。而像这次这样约在这个高级的餐厅里景色最好的房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石切丸为此还怀疑三日月是不是这里的高管,也向他提出过这个疑问,不过三日月笑了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

石切丸有时也会想,明明已经“交往”这么久了,却连对方的工作都没有搞清楚。

——不,应该说,这才是两个人“交往”的前提吧?

一起享用过虽然口味不错却总让人吃不饱的晚餐后,石切丸跟随三日月来到他提前预定好的房间里。两个人已然形成了默契。石切丸整理自己行李的时候,三日月快速地冲了个澡,换上浴衣出来;然后便轮到石切丸沐浴了。两个人在浴室门前错身而过时,三日月顺手拍了拍石切丸的肩膀,说:“从没见你主动约过我,今晚看来兴致不错?”

石切丸拧开花洒的时候,才仔细琢磨刚才那句话有点不对劲。他一扭头,看到浴室和房间之间透明玻璃墙的浴帘不知何时被拉了起来,那个人正坐在床头的沙发椅上,歪着头冲着他笑。

石切丸连忙背过身去。

他决定放弃思考。

【试试这里】 【……】

也许从他们第一次相遇时起,就注定了这样的发展。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石切丸刚来到T市。安顿好住处后,算算距离新单位的入职培训还有几天,石切丸自己先出去逛了逛。名胜古迹探访过后,石切丸用“一个人可以去哪里玩”搜索到了市区里某个似乎很有名的酒吧。按图索骥找到这家酒吧时,石切丸发现这里离风俗街很近。不过想到自己也早就是成年人,而且天色也已不早,他便推门进去了。

酒吧里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喧闹。角落里有个声音沙哑的男歌手哼着陌生的曲调,因为光线的缘故看不清他的样貌。吧台在大厅正中,旁边围坐着一些人,不过更多人似乎是在大厅深处和二楼的隔间里。即使光线黯淡,石切丸也能感受到从二楼飘下来的窥探的目光。

有点不舒服。

石切丸活动了一下肩膀,想。

不过既然已经进来了,直接转身出去也不太合适。石切丸这么考虑到,走到吧台前要了一杯淡啤酒。酒保盯着他看着一会儿,无声地笑了笑,转到吧台另一侧打了啤酒回来,放到石切丸面前。

石切丸的酒量应该说不错,但他家教严谨,所以还没有喝醉过,因此自信喝杯啤酒再出去应该没问题。只是今晚不知何故,一杯啤酒还没有喝完,石切丸就觉得有点头晕。

也许是这两天太累了,今晚回去可要好好休息。

石切丸迷迷糊糊地想,看到酒保又递过来一杯无色的饮料,说“苏打水,送你的”。

石切丸刚好觉得口渴,端起杯子来就要喝,不妨手被人按住了。他转头看到了一个白色长发的年轻人,笑得双眼都眯了起来,说:“我家大哥想请你过去说话。”

石切丸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那个年轻人拉着上了楼。

酒保一边拭擦酒杯一边看着石切丸离开,忽然想起什么来,抬头看了看二楼的隔间,脸色突然变得惨白。

那时三日月正露出自以为和善的笑容看向吧台这边。他和小狐丸、鹤丸等来到这里已经有些时间了。原本只是无聊的例行公事的巡查,鹤丸跑去找酒吧管事儿的“聊天”,留下三日月和小狐丸坐在二楼视线最好的隔间里,一边喝茶一边看楼下的热闹。石切丸刚一进门,三日月就注意到了他,因为他一眼看上去就不是属于这种地方的人。酒保当然也瞧得出来,所以偷偷在给石切丸的啤酒里加了点料。这下三日月可看不过去了,便打发小狐丸下去把那人带了上来。

石切丸被小狐丸架到三日月所在的隔间时,差不多是头最晕的时候,连问一句“你是谁”的力气都没有。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小狐丸放到某个人对面的沙发里,咕哝了一句“谢谢”就趴下睡着了。

不过在陷入昏睡前,石切丸似乎看到了一双明亮的仿佛映着新月的眼眸。

石切丸醒来的时候,发现隔间里多出来一个白色短发的人。

“居然捡了一个大活人回来,你可吓到我了呢,大哥。”

石切丸听到白色短发的人这样说。

被称作“大哥”的三日月并没有理会鹤丸,而是笑意盈盈地看着石切丸,说:“你醒了?要不要喝我一杯茶?”

石切丸用仍有点混沌的头脑快速回想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事,意识到自己差点着了道,应该是面前这几位给自己帮了个忙。他连忙说:“承蒙关照,非常感谢。”

但是他看到对方递过来的茶杯时,因为对啤酒事件还心有余悸,便婉言谢绝了;他为此有些不安又有点内疚地看着对面的人。

坐在正中的三日月显然并没有什么不满,把茶杯收回来自己喝了起来,随口问道:“这位先生是第一次来这里吧?”

石切丸点头。

“听起来,先生不是本地人?”

石切丸有点惊讶。

三日月看出了石切丸的不解,笑着说:“本地人的话,可不会一个人跑来这种地方喝酒。先生若是想找个‘解闷’的去处,我倒是可以推荐一二,不知您有没有兴趣?”

石切丸仍有点不安,而且对暗示的内容也并不特别感兴趣,但对方刚才帮过自己,现在又这样说了,出于礼貌不便直接回绝。

三日月见石切丸同意了,就开口介绍。

出乎石切丸的意料,三日月说的并不是什么提供特殊服务的场所,而是在本地口碑颇高的各类甜品店、居酒屋和料理店。期间,三日月还随口打听了石切丸来T市的缘故、目前的住处和近期的行程规划,石切丸被问得措手不及,毫无防备地一一如实回答了。

“石切丸先生喜欢抹茶制作的点心吗?”

石切丸再次点头:“有幸品尝的次数不多,应该算是喜欢的。”

“如此甚好,”三日月笑道,“您目前住处附近刚好有家不错的店铺,有各式抹茶制作的点心,人气相当旺盛。您明天如果没什么其他安排,不妨过去看看。”

“多谢了。敢问店铺名称和地址是……?”

三日月仰头思考了一会儿,才说:“啊哈哈哈,抱歉,我想不起来了。”

“没关系……”

“您不介意的话,我带您过去吧!”

“啊?”石切丸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

小狐丸看出来三日月这是玩心大发,但对方毕竟还是个不清楚底细的陌生人,出于安全考虑试图阻止,但三日月暗暗摆手,小狐丸只得作罢。

“就这么说定了,”三日月笑着站起身,“您现在要是觉得不再那么难受的话,我可以送您回家。”

石切丸连忙谢绝。

鹤丸一脸看好戏的样子撺掇道:“哎呀,能坐到一起就是缘分,送您回去也是顺路,不用客气!——还是说,您担心我们把你卖了?”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石切丸也是不好意思拒绝了。思忖着对方应该没有恶意,石切丸便大着胆子坐上了对方的车。

至于第二天,三日月真的过来接石切丸去那家甜品店吃抹茶冰激凌,还有那个酒保再也没有在那家酒吧出现过,就是后话了。

 

次日清晨,三日月起来的时候,石切丸还没醒。三日月没有开灯,斜躺在床上,一手支头,借着窗帘缝隙里透出来的微光,看着身边的人。石切丸的睡相很老实,规规矩矩地把雪白的被单一直拉到下巴处,整个人只有头露在外面,也大半陷在软绵绵的枕头里,额前修齐的刘海儿有几撮不安分地翘起来,耳前稍长的那绺头发则披散在了枕头上。三日月笑着伸手勾起那绺头发,在手指上绕了几下,又俯下身轻轻吻了一下。他再次起身后,看到石切丸仍在酣睡的样子,眯起了眼睛。

三日月悄悄起身,穿戴整齐后,从石切丸的行李里翻出了他的手机,摆弄了一会儿,然后和一张酒店的就餐券一起搁在石切丸床头,就独自离开了。

三日月回到这座建筑顶层里专属于他的那个房间后,用内部电话联系了小狐丸:“帮我查一个邮件地址。我想知道是什么人,竟然有胆量冒用我的名义。”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