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el_珊

脑洞•草稿•大纲•囤积||刀剑乱舞沉迷ing||舞乐传奇同人文堆积处

【三日石】冬之梦(石切丸受深夜60分)

石切丸受深夜60分活动文——关键词:床单、取暖、雪】


是个飘着细雪的冬夜。

和室内的角落里,一盆炭火静静地燃着,透出橙红的光。

不远处的被衾内,三日月宗近和石切丸相拥而卧,唇齿交错的水声在这萧索的雪夜里显得分外清晰。

三日月抬起恋人的腰,将自己埋入时,石切丸仍然闭着眼睛,只是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抿起了嘴唇。三日月安抚地吻着他的眼角和面颊。虽然身为兵刃,但是和多半生冷眼旁观人事变幻的三日月不同,常年在神社的石切丸对于情事虽然并不抗拒,却总有些拘谨;三日月是清楚这一点的,因此并不强求,也总是愿意尽力温柔地对待。

被衾内的温度随着情动逐步升高。三日月能感受到自己额头渗出的汗珠浸湿了刘海儿,沿着发丝滴下来,落到石切丸的胸口。三日月放低身子,吻在那里,啜饮着两人交汇在一起的体液。

或许是被香火熏染出来的,石切丸身上总有淡淡的白檀的清香,是能静心凝神又让人意乱情迷的气息。三日月觉得石切丸和这种香非常般配。他平素庄重沉稳的举止,在三日月眼里,总有着别样的迷人姿态。

此刻,他拥抱着石切丸,吻着他,觉得世间没有什么比这更珍贵的了。

三日月抬起头时,意外地发现石切丸睁开了眼睛。那双明澈的眼睛若是在日光下,应该会是紫藤花一般的温柔的颜色吧?

三日月看着石切丸的眼睛,不由得停了下来。

“怎么……”

三日月的话没有说完,石切丸的双臂已经搂了上来,抱住三日月的头,勉力起身,主动吻上了三日月的唇。

石切丸的这番举动,让三日月多少有些吃惊,一时间竟然没有动作,只是任由石切丸吮吸着自己的唇瓣。柔软的舌尖也探进来了,索求着更多、更深入的交缠。三日月只觉得周身的热度不断攀升,头脑被热气蒸腾得一片混沌。

他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石切丸的吻停了下来,在三日月耳边轻声说:“我想看着你的眼睛。”

三日月重新睁开眼。

他无法想象自己此刻在石切丸眼中是什么模样。借着炭火微弱的光线,他只能勉强看出近在咫尺的恋人眉目的轮廓。

他听到石切丸喃喃地说:“月亮,好美……”

三日月感到体内升起一股热流。他按着石切丸的双肩,把他压在身下,想要这番好好地疼爱他可爱的恋人。

三日月恋恋不舍地将石切丸放开,看着他转了身,背朝自己。三日月如往常一样从后面抱住石切丸,明明比自己还要高大的恋人如同婴儿一般蜷缩起来。三日月的鼻尖蹭在他的肩头,听到他发出了一声鼻音。三日月忍不住无声地笑了,将怀抱收得更紧。

夜越来越深。

寒气一丝丝的渗进来。炭火无力地驱赶着雪夜的寒意。

被衾里,三日月搂着石切丸,想,身为铁器的他们,即使拥有了人类的躯体,对于寒热的感知仍然是异常地敏感。也正因为如此,他才如此贪恋着怀抱的温暖。

石切丸忽然翻了个身,将头抵在三日月的胸前,说:“听着你的心跳时,我会感谢神明,让我可以以这样的姿态存在于这个世间。可以感受你的温度,可以感受你的心。”说着,他把耳朵贴上三日月的胸口。

三日月抱着石切丸的头,感到属于自己的那颗心脏跳得越来越快;而那从心底涌出的热情,随着血流蔓延到全身。

在石切丸绵长的呼吸中,三日月沉沉入睡。

梦中,樱花纷飞如雪。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