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el_珊

脑洞•草稿•大纲•囤积||刀剑乱舞沉迷ing||舞乐传奇同人文堆积处

【三日石】我的神!(现代paro)【四】石切丸要工作

【设定沿用《有所待》,普通人三日月和神明石切丸的故事。就是想写日常傻白甜!】

【序篇】突然出现的房客 【一】石切丸要祈祷 【二】三日月要去写生 【三】石切丸要喝可乐
 
【四】石切丸要工作


三日月捧着速写本,给预定的作品打着草稿。虽然有一个场景他画过18遍,但通常情况下他并不喜欢重复自己以前的画作。更何况,之前写生回来后,他有更多新的想法想要表达出来。
放弃第二稿后,三日月扔下笔纸,抬手覆住双眼,揉了揉额角。他从指缝中看过去,发现石切丸安静地坐在不远处的桌子前,一边看着眼前的那份烹饪杂志,一边也在拿笔涂抹着什么,满脸专注的神情。三日月嘴角勾起一个微笑,拿出另一个速写本,对着石切丸画了起来。
大概是觉察到到三日月的视线,石切丸抬起头,朝三日月笑了笑,便站起身走过来。
三日月连忙把手中的速写本换掉。
石切丸应该是没有发觉,探头看三日月的草稿。
“还在工作呢?”石切丸问;仔细端详了一会儿,也没有看出什么名堂来。
“唔唔,是的呢。”三日月像是被抓到考试作弊的学生,神色不安地应付道。
“辛苦啦!你要喝点什么吗?”石切丸又说。
“随便什么都好。”
“那这次来点蓝色的,怎么样?”石切丸高兴地提议道。
三日月点头应允后,石切丸就去楼上取饮料了。等石切丸爬上楼梯,三日月突然意识到:什么样的饮料会是蓝色的?听起来好像很危险的样子!
直到石切丸拿下来一瓶蓝莓口味的苏打水后,三日月才稍稍放下心来。不过他在接过饮料瓶后,轻轻晃了晃,问石切丸:“这个蓝色的喷泉,你不欣赏了吗?”
石切丸轻快地说:“它们作为饮料出售的话,还是好好品尝它们比较好。这也算是让它们尽到了自己的本分。”
三日月愣了一下。
昨天石切丸发现了用碳酸饮料炮制“瓶装喷泉”的乐趣后,他们去商场把各式含气的饮料都买了一瓶回来,除了可乐和苏打水,还有X碧、X达、X喜等等。石切丸把这些瓶装饮料按照颜色摆在浴缸旁边——为了减少事后清洁的劳动量,他把试验彩色喷泉的地方挪到了浴室——小心翼翼地挑了一瓶绿色的饮料,开始制作并欣赏绿色的“喷泉”了。
今天早晨起来,三日月看到浴室里饮料瓶和昨晚相比并没有太多变化,还以为石切丸对于“瓶装喷泉”的兴趣已经消退了,没想到他竟然说出这么一个道理来。
——真是让人无法反驳的可爱的理由呢。
三日月想到这里,脸上抑制不住地笑了起来。
三日月笑着喝饮料的时候,石切丸突然说:“宗近,我要去工作。”
三日月差点把口中的饮料喷出来。
他努力稳住自己后,问道:“你说什么?”
“我要去工作。”石切丸认真地看着三日月,说。
三日月盯着石切丸,想:一位在山林里居住了几百年的神明,怎么会理解“工作”的含义呢?
“你指的工作是……”
“付出劳动,让别人有所得,让自己获得报酬。”石切丸则继续说,“比如,你的工作是画画,别人拿到你的画,你得到酬金。便利店的工作是卖东西,顾客拿到东西,店员拿到钱。——我看到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除了我。我想要去工作。”
三日月眨眨眼睛,笑着说:“你现在每天在这里帮我打扫卫生、煮饭做菜,也是在工作啊!”
石切丸摇摇头:“不一样的。在这里打扫和做饭,和祈祷一样,是日常的活动,不能算作工作。”
“那你要做什么工作?”
石切丸拿出之前那本烹饪杂志,指着某页上的招聘广告说:“这里在招人!”
三日月看了一样,是蛋糕店的招聘广告的:“裱花师……但是你并不会啊!”
“不要紧的,这上面说了,也招学徒,什么都不会也没关系,他们会教授的!”
“可是……”
伴随叮叮当当一阵风铃声进来的,是三日月的经纪人歌仙兼定。他自然而然地走到两人,打过招呼,问:“刚才讨论什么呢?”
“没……”三日月试图终止这个话题。
石切丸却依然认真地说:“我想要出去工作。”
“是这样啊,”歌仙没有看到三日月丢过来地眼色,按照对待正常人的思路说下去了,“石切丸先生想做哪方面的工作?或者说,您有什么擅长的事情吗?”
石切丸一脸茫然:“擅长的……大概是,祈祷?”
歌仙笑了笑:“您真是风趣。”
三日月出面打圆场:“石切丸他以前一直在老家神社里帮忙,别的工作可能都不太会。”
石切丸配合着点了点头。
“这个可能有些麻烦……那么,您想要做什么类型的工作?”
“这个,”石切丸把招收裱花师学徒的那本杂志推到歌仙面前。
“哦呀?看起来不错嘛,”歌仙点点头,“石切丸先生对于美食制作颇有天赋,相信这个一定能做好的。到时候说不定还可以自己开个蛋糕店。”
石切丸听歌仙这么说,也高兴起来:“自己开店……听起来很好!”
“等一下歌仙……”
三日月还想说点什么,却被歌仙打断了。歌仙取出之前草拟好的合同,请三日月老师审核确认,无误的话他就拿回去准备正式的合同,让双方签字了。三日月见是正经的“工作相关”的事务,也没有办法推脱,只好跟歌仙一起看文件。
石切丸坐在不远处,等三日月审完合同、歌仙收拾好文件准备离开时,才发问:“歌仙先生,这就是您的工作,对吗?”
歌仙点点头:“是啊。我负责好几位老师的作品展出和售卖的事宜,从中赚取佣金。——如果这是您想知道的事情的话。”方才听三日月说石切丸一直在乡下神社里工作,歌仙便不奇怪石切丸为何会问出这种问题,因此颇有耐心的解答。
送走歌仙,石切丸看到三日月脸色不好,担心地问:“你不喜欢我出去工作吗?”
当然不喜欢!三日月心里想到。别人都能看到石切丸,已经是很危险的事情了,再让石切丸抛头露面出去工作什么的——这种事情坚决不能发生!
三日月没作声,但是石切丸从他的表情中看出了什么:“但是,人人都要工作,这就是这个世界的规则,不是吗?”
三日月按住石切丸的双肩,说:“石切丸,你不必理会这个世界的规则。你是神明,不是吗?”
“我认为我需要遵守这个世界的规则,”石切丸语气温柔态度坚定地说,“因为我想要在这个世界里生活下去——和你一起,在你的世界里,生活。”
三日月听到这句话,一时间无法反驳。他邀请石切丸从神社的废墟上和自己一起离开时,说的就是,想请石切丸看看他的世界。石切丸的态度是认真的,他用他的方式在“看”,在“感受”。而三日月自己的小心思,那么自私的理由,他还说不出口。
三日月叹了一口气,坐到石切丸身边,帮他仔细阅读应聘条件。
“个人简历……这是什么?”石切丸指着一行小字问。
“你可以理解成自我介绍。”三日月答。
“这个我就明白了,”石切丸点点头,端坐起来,一脸肃穆地说,“我是石切丸,来自石切神社,擅长是祛除疾……祈祷。”
石切丸沮丧起来:“听起来好像不成……”
“这样确实不行,”三日月自认为客观理智地评论道,“你稍等一会儿。”
三日月去楼上取了他的笔记本电脑下来,从网上查了一份个人简历的模板,打开给石切丸看:“把这上面要求的项目填好就可以了。”说着,三日月就动手帮他填写。
姓名,石切丸(读音);出身,某某县;年龄……
三日月为难地看了一眼石切丸。
石切丸看着天花板,皱着眉头,手指抵在下颌处,费力思索着:“五百多?不,大概是四百多……好像是六百多……”
“这个你就别照实写了,会把别人吓到的。随便编一个就好。按我的年龄写,怎么样?”三日月说。
石切丸表示赞同。
年龄,25岁;出生日期……
三日月犹豫了一下,填上了他第一次看到石切丸的那个日子。填完后他小心地看了石切丸一眼,发现石切丸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喔,你也记得这个日子!”
怎么可能忘记!三日月在心里说。他是在那个盛夏时节里第一次去石切丸所在的神社;只是那时,他还把石切丸当成和他同龄的孩子。而三日月对于绿色的迷恋、对于夏日山林景色的执着,也是缘于这次相遇。
三日月收回思绪,继续填写简历:接下来是受教育程度……
三日月这回不知道该怎么编了。
石切丸听三日月解释了这个条目的意思后,不解地问:“这个对于工作来说,是很重要的东西吗?”
“不管重不重要,外出工作的话,雇主一般都会问到这些问题的。”三日月有些苦恼地回答。他看了看简历模板后面还需要填写的内容,手机号码和电子邮箱石切丸肯定没有,不过可以填自己的。
“身份证明,这是什么?”石切丸指着面试要求的第二行,问。
三日月盯着这四个字:对啊!石切丸作为原本并不存在于现世的神明,可没有普通人的身份证明啊!没有身份证明,去哪里应聘都不会被接受的。可是,石切丸他想要出去工作……
石切丸看着三日月为难的样子,想了一会儿,慢慢说:“这么麻烦的话,我就不外出工作了?”
这句话突然点醒了三日月:石切丸为什么一定要出去工作呢?
“石切丸,想不想自己开店?”三日月问。
“自己的店吗?”石切丸想起歌仙说过的话,有点动心,“这个,不会这么麻烦吧?”
“相比之下反而简单些,用我的名义就可以。我这个地方自己用还是绰绰有余的,可以让你拿来做些什么。”三日月兴奋地说;这样一来,石切丸就不必出去,也可以满足他“工作”的心愿了。
“你想开家什么样的店?”
……
五天后,歌仙再次来到三日月的画廊时,吃惊地发现门口有一半地方被单独辟出来,搭起了花架。他的大画家三日月扎着头巾、穿着围裙,正在白漆的花架上绘图;石切丸则在一旁帮忙。
“这是在做什么?”歌仙问。
“你来啦!”三日月转头看到歌仙,笑着说;他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一侧面颊上沾着一小块蓝绿相间的颜料,“过两天石切丸的小花店就可以开张了,到时候还请过来捧场啊!”
“花店?”
“是的,”石切丸温和地笑着,“打算贩售一些常年都是绿色的可爱的植物——现在流行的叫法大概是‘多肉植物’吧?是三日月帮我张罗的。以后这就是我的工作了。请多关照。”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