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el_珊

脑洞•草稿•大纲•囤积||刀剑乱舞沉迷ing||舞乐传奇同人文堆积处

【三日石/哨兵向导】(脑洞2)

【这个设定我大概是写不成篇了,有一个脑洞就丢一个。事先说明,对设定还不是很熟悉,使用的设定也不是很严谨,主要根据我看过的哨向文的设定,我觉得合适的就拿来用了,如果有偏差太大的还请指正Orz


战地临时医院的抢救室外面,石切丸正在检视病员伤情并分类的时候,临时医院院长太郎派人把他叫了过去。

“我们有一个特殊情况,可能需要你来帮忙。”太郎单独在诊室里跟石切丸说。

“特殊情况?”石切丸有些奇怪地问;他的精神体幼年熊猫正攀着他的裤脚,试图爬上去。

“确切地说,我们需要一个尚未与人标记过的向导。”太郎一脸严肃地讲。

饶是石切丸平素迟钝,此刻也大概明白了:“需要通过临时标记……去安抚哨兵吗?”

太郎点点头。

不过是石切丸还是不太明白。此等规模的演习,汇集的都是国内的精英;虽说哨兵体质的人群比例相对向导要多一些,但是能达到这个等级的哨兵,按理说都应该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向导,而这些向导更不可能不跟随过来一起参加演练。

石切丸是因为自己体质特殊,才迟迟没有找到与之相配的哨兵。那个人又是怎么回事呢?

太郎把石切丸送到一间特殊的隔离室门前。

石切丸轻轻推开门,看到室内一片黑暗。他把门在身后关上,合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再重新睁开时,才勉强适应了室内的环境。他看到有人躺在房间正中的床上,便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拉开床边的椅子坐定。

“谁?”床上的人低声问?

“四级医疗官,石切丸。”石切丸回答,“听说你需要帮助,我就过来了。”

那个人不在出声,应该是相信了石切丸的自我介绍。

石切丸趁机仔细打量那个人,黑暗中只能辨别出他是深色的头发;即使在这样的环境里,也戴着眼罩。

石切丸觉察到伏在自己脚边的熊猫似乎在发抖,他低头伸手试图安抚自己的精神体,却一眼瞥见了趴在那人脚边的孔雀。

石切丸倒吸了一口气。

三日月宗近。

“好了,没事的,乖。”石切丸把熊猫幼崽抱起来,搂在怀里抚摸了几下,把它搁在三日月的耳边。

三日月虽然戴着眼罩,但还是抬起一只手,也抚摸起这只小小的黑白兽来。小家伙似乎也开始享受这种抚摸,在他耳边翻了个身,安定了下来。

借由精神体建立的链接,石切丸开始使用向导的能力检查三日月的精神域。

刚刚进入三日月的精神域,石切丸立刻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白光;他下意识抬手遮住自己的眼,连忙退了出来。

这是……?

石切丸放下手,又看了看三日月戴的眼罩,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

他也伸手按住自己的熊猫精神体,再次小心地进入三日月的精神域。

光,到处都是强烈的光,几乎看不清任何东西。

石切丸花了一点时间,才让自己慢慢适应了这里面过于刺目的光线。

四周是一片沙土地,砂砾反射的日光,让光线更加剧烈;空气中一片凝滞,感受不到任何风的气息。

石切丸大致检查了一下三日月的精神域,了解了基本的情况;确实如太郎所说,恐怕这种程度的损伤,至少也需要通过临时标记才能完成修复了。

石切丸退出来,重新抱起自己的精神体熊猫,向三日月讲明了情况。

仍戴着眼罩的三日月停顿了一时,仿佛没有听懂似的,反问:“需要临时标记?”

“恐怕这是必须的。”石切丸重复道,“不过对于您和您的伴侣向导的关系,应该没有……”

“那就麻烦您了。”三日月没有等石切丸说完,便这样讲道。

真是好听的声音,这么平静,完全看不出声音的主人此刻在忍受怎样的煎熬;一瞬间,石切丸有点分神。

三日月已经坐了起来;他的精神体蓝孔雀跳到他膝上。

“这样可以吗?”三日月说着,向石切丸伸出手。

“啊,应该可以了。”相对于三日月坦然淡定的态度,石切丸反而有些不太自在;虽然早就从理论上熟悉了,但是临时标记这种事,对于石切丸来讲还是第一次实际操作。他解开衣领,露出颈后那从未暴露给任何人的腺体。

“您在发抖。”三日月靠上石切丸的肩膀时,轻声笑着说。

石切丸觉得幸好此刻室内一片黑暗,不然会被人看到自己满脸通红的样子;不过他还是引导着三日月接近自己颈后的腺体。

三日月先是用嘴唇轻轻碰了碰石切丸的腺体;石切丸立刻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抖得更厉害了。

“太感谢您了。”三日月说完这句话,才轻轻咬了上去。

临时标记完成后,石切丸自己反而紧张的满手都是冷汗。他重新扶起三日月,让两人额头相抵;三日月的双手自然而然地搭上了石切丸的双肩;石切丸自己的双手在不知所措了一阵时候,慢慢覆上了三日月的后背。

石切丸再次进入三日月的精神域。此刻他已经有了更充足的准备。

三日月的眼罩底下,双眼仍是紧闭的。不过他此刻能够感受到,被炽热的日光煎熬的土地渐渐涌出了泉水;青竹破土而出,很快就生长成遮天蔽日的竹林;泉水的水量渐渐充沛起来,汇成一股清流,汩汩地流淌着;竹林轻轻晃动着,带来凉爽的风。烈日终于被驱散;天色暗了下去,一弯新月悬在半空。

一片静谧的世界。

“好了。”石切丸放开手,说。

三日月虽然抬起头,却仍恋恋不舍的把手按在石切丸肩头。

“这个可以给你抱一会儿。”石切丸拨开三日月的手,把熊猫幼崽放到三日月的怀里。

三日月犹豫了一下,抱住了……石切丸的双手。


评论(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