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el_珊

脑洞•草稿•大纲•囤积||刀剑乱舞沉迷ing||舞乐传奇同人文堆积处

【三日石】对月(短打)

【算是节日福利!打了个擦边球,而且写完没修就丢上来了。对不起R15我现在只能写这么长,还请不要嫌弃Orz】

【脑洞来源:今天為三日石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①這算是邀請嗎②情勢逆轉③頑固的你】

 

三日月宗近穿着深灰色的浴衣,披着件藏蓝色的羽织,坐在铺着榻榻米的天台上。屋顶是透明的玻璃,满月的光辉毫无遮拦的洒下来。他身侧摆着一壶茶和两碟点心,等石切丸过来。

对于两个家乡在遥远外地的人来说,这样凑在一起过这个节日,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石切丸上来的时候,三日月已经换了个姿势,双手交叠在脑后仰面躺着,眯着眼睛注视着一小片云慢慢从月亮身边流过。

“久等了。”石切丸按了按葱绿色浴衣的下摆,盘腿坐到三日月对面。

三日月这才懒散地重新坐起来,倒了一杯茶推给石切丸。

“编辑发给我的,我可是都看过了哦。”三日月看着石切丸端起茶杯,笑着说,“我最近出版的那部小说的评论。”

“嗯,你叫我过来,是对这件事感兴趣吗?”石切丸呷了一口茶,才笑着说。

“你写的评论,我可以一眼就能认出来,”三日月笑得很温和,眼里却透出一点狡黠的目光,“还真是正统学院派的评论,而且,一贯的毫不留情呢。”

“这是我的专业。”石切丸也报以微笑。

身为大学文学理论的教授,石切丸会应出版社的邀请,署名或匿名对一些新作发表意见。对于这位密友的作品,虽然并不是石切丸最喜欢的类型,但他也承认,三日月古雅、华丽的文笔和不时透出来的冷幽默,确实相当吸引人。

“我感兴趣的,可不是你写的评论——你会怎么评论,我在落笔时就知道了,”三日月拈起一块羊羹,自己咬了一口,又递了过去,“你也知道,我感兴趣的,是你。”

石切丸看着递到嘴边的犹豫了一下,还是张口接住了。

三日月收回手。石切丸几乎目不转晴地盯着三日月的手,修长白净的手指,右手中指有着长年握笔留下的茧子;此刻这只手的指尖上沾着几点羊羹的残屑。三日月毫不介意地张开口,含住自己指尖舔了一下。石切丸跟着咽了一口水。

三日月继续说:“不过你也是厉害,给我写了那么多年的评论,也没有人能看出来我们两个的关系。”

听到这句话,石切丸有点不安地扭了一下身子:“我……并不是刻意而为的。”

三日月仿佛看透了石切丸的心思一般,大笑起来:“放心吧,没有人知道这里,连我的编辑也不知道。不会有人过来打扰我们。”

那个小编辑,大概只认识住在市区公寓楼里、穿着家居服睡眼惺忪赶着稿的三日月,并没有见过现在这样的、住在郊区别墅里、衣饰整齐的三日月。谁能想到,看似依靠稿费勉强维持着尚体面生活的畅销书作家,其实是家境殷实的大少爷呢。

“说起来,最后一章你有什么感想?”三日月突然弯起眼睛,笑眯眯地盯着石切丸。

“感想嘛……”石切丸下心里默默复述着那一章的内容;其实在第一次看到书稿是他就看出来,那段文字分明是一篇告白,写给自己的。

三日月看着陷入沉思的石切丸,再次伸出手来,捏住石切丸嘴角的那粒羊羹碎屑,轻轻按进石切丸口中。

石切丸顺势含住了三日月的手指。那指尖还带着一点夜的凉意和羊羹的甘甜。他用舌尖轻轻舔了一圈,便吮吸起来。

三日月的眉眼更弯了,三日月用另一只手掩住口角的笑意。

“啊啊,这算是邀请吗?”三日月忍着笑说。

石切丸听到这句话,有些不好意思的放开三日月的手。

“过来吧。”三日月拍了拍自己身侧的位置。

石切丸顺从地起身,坐到三日月身边,然后捧起三日月那只手,再次小心翼翼地亲吻起来。

三日月含着笑,看石切丸慢慢舔舐着自己右手,似乎在品尝一件异常甜美的食物。等到石切丸吻遍了那只手,三日月突然探出两根手指,塞进石切丸口中。

“唔——!”

三日月按着石切丸的舌根,让对方几乎无法发声,然后轻轻拨弄着那柔软的舌体。石切丸被自己的唾液呛到,眼角溢出泪水来。三日月见状,探头过去吻掉石切丸眼角的眼泪,接着便把手收回来,将石切丸按倒,吻上了他的唇……

……

三日月停下来,拨开石切丸挡住自己眼睛的那只手,俯身凑到他耳边,啄了啄耳垂,又向耳朵里轻轻吹了一口气。石切丸一时受不住,含糊地呻吟了一声。

“你的声音很好听,我想听你的声音。”三日月在石切丸耳边小声说。

石切丸没有应声,只是微微睁开眼睛,便又闭上了,腮边的红晕似乎又深了一层。

“你还是这么固执呢,”三日月笑着叹了口气,抬了抬石切丸的腰。

……

窗外的月亮已经踱过了中天,月光斜洒在天台上。三日月侧卧着,支起头,看着躺在自己身侧的石切丸。这个人气息平稳,看起来已经沉睡过去。三日月伸出手来,拂开那人被汗水黏住的刘海儿,在他的额头印下一个吻。

“今晚月亮会陪着你呢。”


The End

评论(8)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