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el_珊

脑洞•草稿•大纲•囤积||刀剑乱舞沉迷ing||舞乐传奇同人文堆积处

【三日石】明明相守(现代AU)11【终】

【说明:使用之前那个旧书店的脑洞设定。平淡如水的日常系。并没有什么大纲。其他多位刀剑男子(拖家带口)友情出演。本章完结。】




11


N诗人主题展正式开展的前一天,江雪左文字按照约定带着安保人员来到书店。今天的三日月穿着藏蓝色的和服,抱着盛放有珍贵的初版诗集的木匣,和石切丸一起把诗集送到市文化展览中心三楼的展厅。


此时展厅里的陈设基本都已经布置好了,这本诗集是实物展品中最后一个就位的。江雪戴着手套、小心翼翼地把诗集从木匣中取出,端正地摆进特制玻璃的展柜里。诗集旁边摆放的是诗人身后出版的作品集,书页是展开的,露出的是诗人最有名的作品之一《往日之歌》。


三日月和石切丸并排站着,专注地看江雪安置他们书店的镇店之宝。在江雪把玻璃展柜锁上的一瞬间,三日月突然从和服袖子里伸出手,握住了身边石切丸的手。石切丸愣了一瞬。三日月轻轻捏了捏石切丸的手指,然后就用整个手掌包住了石切丸的手。暖意从三日月的掌心传来。石切丸转了转自己被握住的手,发觉三日月并非随性所为、而是真的攥紧自己的手不肯放松,便也回握住了三日月的手。


江雪安置好展品,转向二人,深深鞠躬,道:“承蒙惠赐珍藏,不胜感激。待展出结束,必将完璧归赵。”


“若如是,则再好不过了。”三日月也躬身回礼。石切丸的手被三日月握着,也一起行了个礼。


江雪起身后,继续说:“三条教授已经告知在下了,明日开幕式上的致辞,也拜托三日月阁下了。”


“我也必将全力而为,不负三条教授所托。”三日月神色肃穆地回答。


“那么,明日我还会去府上造访,将二位迎接过来。”


三日月略欠身致谢。


随后,江雪领着二人简单参观了一下布置妥当的展厅。江雪注意到,今天石切丸寸步不离地跟在三日月身边;只是这其中的缘故,他故意视而不见。


石切丸觉得有点不自在了,趁着江雪不注意,低声对三日月说:“能别用拉着我的手吗?”


三日月微微偏过头来:“嗯?把你握疼了吗?”


“不……”


石切丸见三日月没有松手的意思,江雪又转过头来同他们说话,只好继续任由三日月握着他的手,自己一步一步地跟在他身旁。


这边江雪介绍完毕,送二人离开展厅时,三日月才舍得松开手,但却不放心地嘱咐石切丸:“跟着我。”石切丸听着有点莫名奇妙,不过还是点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两个人回到书店时已经是午后了。进门不多久,宗三就送过来一个寄给三日月的包裹,正好是他们外出时送到的。三日月道了谢,转手就把包裹递给了石切丸。石切丸瞥了一眼,发展寄件人是“鹤丸”,心里有点不太痛快,抬头正准备问三日月时,不妨那人先开口说:“应该是我之前拜托鹤丸帮忙制作的书签。作为店内有偿售卖品,打算后天正式上架。你制作的免费赠送的书签,我觉得也限制一下数量吧,不然你也忙不过来啊。”


石切丸想了想,倒也没有异议。他便把包裹放到柜台后面的抽屉里。不过他还是有问题。


三日月正站在长桌前摆弄他的茶具,石切丸走到他身边,看了一会儿,才犹豫着问:“宗近啊,今天你为何一直拉着我的手?”


“你觉得不舒服了?”三日月依然没有正面回答;他笑眯眯地望着石切丸,这是石切丸再熟悉不过的表情了。


石切丸深吸了一口气,才说:“不。我只是觉得……让别人看着不太好吧?”


“江雪不会介意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石切丸不知该如何解释,“我是觉得,我们两个人似乎不应该这样做……”


“石切是讨厌我吗?”


石切丸脱口而出:“怎么会!”


“那石切是喜欢我咯?”三日月直截了当地问了出来。


石切丸犹豫了。他早就习惯了和三日月在一起生活,去满足他有时候有点任性的要求;他喜欢看着那双修长洁白的手温柔地抚摸着泛黄的书页,也不讨厌被那双手握着;他喜欢看着三日月偏着头微笑的样子,同时讲着一些自己听得懂或听不懂的话。


他喜欢三日月,这是显而易见的。又或者,这是比喜欢更进一步的、称之为“爱恋”的那种感情吗?


“石切哟,”三日月走到石切丸面前,看着他的眼睛。石切丸也看着三日月的眼睛,那双深色的眼睛即使在白昼里也似乎映射着月光一般淡金色的光芒。他无法从这样的目光中脱身。


石切丸看着三日月开口,清楚地说着:“石切哟,今天,我刚刚送出去一样心爱的东西;这个我更珍爱的,我可不能再放手了呀。”


说着,三日月再次伸出手来,握住石切丸的手,像那天一样将石切丸的手按在自己胸口。


“石切哟,对于人的喜爱,和对于书的喜爱,是不一样的。对于人的爱恋,是可以期待着回应,也能够得到回应的。”


三日月捧起石切丸的手,送到自己唇边,轻轻碰了一下;他感觉到石切丸的手颤抖了一下,然后抬头,看到了石切丸咬到泛白的嘴唇和微微透红的面颊。


三日月笑着放开了手,说了句“我去继续准备明天的致辞”,便离开了。留下石切丸站在原地,如木偶一般发着呆。


 


N诗人主题展当天,江雪把三日月和石切丸二人接到会场。需要在开幕式上致辞的三日月去了后台的准备室,石切丸一个人被安排在来宾休息室。


时间还早,休息室里几乎没有人,只有一些工作人员不时经过。石切丸挑了张位置偏僻的椅子坐下,有点紧张地又整理了一下衬衣领口。石切丸很少出来参加如此正式的场合;对于石切丸来说,从大学毕业、来到明明书店后,似乎就再没有穿过成套的西装。三日月因为不时要参加一些需要正装出席的图书交流和拍卖活动,所以还比较习惯这类穿戴;不过他每次都得拜托石切丸帮他打领带,今天也不例外。


时间一点点过去,休息室里的人也多了起来。石切丸决定去外面透透气,便离开休息室,去大厅里走走。突然有个并不陌生的声音叫住了石切丸。


“岩融?”石切丸惊讶地看着对方,“你怎么来了?”


身形高大的体育老师豪爽地笑着,说:“我听介绍说,这次展出有件罕见的展品是你那个书店提供的,就过来看看,也长长见识。”


“你怎么知道的?”


“看来前辈一直在镇子上,不怎么了解市里的消息啊,”岩融说着,掏出一张展览的宣传单,那上面印着那本诗集的影像,还备注着——“该展品由明明书店三日月宗近先生特别友情提供”。


石切丸读宣传单的时候,岩融伸手搭上石切丸的肩,笑着说:“前辈有时间也多出来走动走动嘛。对了,电视台一个朋友说他们需要一个棒球比赛的解说,最好专业一些,前辈你考虑一下?”


石切丸把宣传单还给岩融,笑了笑,说:“谢谢你。不过我已经很多年不关注棒球了,怕是无法胜任这份工作啊。”


“我觉得前辈没问题呢,”岩融突然凑到石切丸耳边,压低声音说,“我的朋友,好说话!只要前辈你同意……”


“我恐怕真的要辜负你的这番好意了,”石切丸抱歉地说。


岩融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石切丸,问:“前辈,你该不会真的已经习惯了那样的生活了吧?”


石切丸顿了顿,说:“可以说是习惯了吧。而且,我觉得我已经离不开那里了。”


“那里有什么好……”岩融皱起了眉头。


三日月突然出现在石切丸面前,笑着说:“石切呀,你怎么在这里?——哎呀,这是岩融先生?”


石切丸连忙介绍道:“这就是我工作的书店店长,三日月宗近先生。”


“久仰大名啦,请多指教!”岩融大大咧咧地伸出手去。


三日月眯起眼睛打量了岩融一会儿,才伸手碰了碰他的指尖,说:“不敢当。我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不过要打扰你们师兄弟叙旧了,我得请我的石切过去一下。请见谅。”


三日月说着,微微颔首算是致礼,便把石切丸拉走了。


石切丸有点莫名其妙地跟着三日月去了准备室,才找到机会问:“你找我什么事?”


三日月这才松开手,笑着说:“把你的领带换给我吧!”


石切丸皱着眉头说:“这完全没有必要吧?”


三日月突然把额头抵在石切丸的肩头,用只有石切丸能听到的声音说:“看不到你,我心里十分不安,所以才会出去找你。你在这里陪着我,好吗?”


石切丸知道三日月又在任性了,但又无法拒绝,只得抬手抚摸了一下他的背,答应了下来。


就这样,石切丸跟着三日月在后台一直待到开幕式开始。


轮到三日月上台致辞了。


石切丸站在后台,看着三日月的侧颜,听他讲述着诗人的经历,回味起他这几天同自己说的话。


已经不需要再去猜测什么了,饶是石切丸也已经明白了,三日月口中所“爱恋”的人是哪位。石切丸甚至有些懊恼地想,自己早该明白的,三日月的心,和自己的心。


石切丸出神了许久。直到三日月过来拍拍他的肩,他才反应过来,吃惊地问:“讲完了?”


三日月笑着点点头,一手按上石切丸的领结,问:“想什么呢?”


石切丸有点尴尬,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说:“在想你的事。”


这回轮到三日月吃惊了。


他定了定神,还是恢复了惯常的笑容,努力用轻松的语调继续问:“我的什么事?”


石切丸认真地说:“你喜欢的东西。你喜欢书。对于不喜欢的书,你说没有必要强行留下;对于喜欢的书,你说过这种喜欢就像是对待恋人一样。然而你又说,对于书的喜爱,和对于人的喜爱是不一样的。你还说,人的心是最难把握的;也许能看清自己的心,明白自己的所爱,却未必能得到同样的回应。”


石切丸一口气说了不少话,三日月听着,心底难以抑制地涌起一阵欣喜之情。


“石切,你……”


石切丸却打断了三日月的话:“宗近,我明白的太晚了,你不会怪我吧?明明你已经对我诉说了那么久,我却直到最近才明白,我不是喜欢你,我是……”


三日月突然按住了石切丸的唇,说:“不要说出来。我害怕,一旦说出来,就像樱花一样四散飘零了。”


石切丸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开幕式当天余下的时间里三日月仍是打定主意不让石切丸离开自己。在石切丸婉转但坚决地多次表示不一样希望被众人看到他们牵手,并再三保证不会离开他半步后,三日月终于放开了手。顺利完成致辞后,三日月的心情放松了许多,同石切丸说起了他向鹤丸下订单制作其他款式书签的事。


“特制书签每一枚都配着织锦的布套,所以这个定价也不算贵了,毕竟一分钱一分货啊。”三日月说。


“可是,这样的书签会不会太奢侈?会有人买吗?”


“我想卖出去是没问题的。因为我们卖的可不仅仅是书签哟,是‘爱情御守’呢。”


听到三日月这样说,完全没有防备的石切丸不禁又涨红了脸。


三日月却毫不介意,甚至微笑着看着侧过身遮住脸的石切丸假装打喷嚏,故意问:“哎呀,这是从哪里受了风寒啊?”


出来寻找三日月的江雪冷不防看到这一幕,闭上眼默念了一句什么,才走上前说:“打扰了,三日月先生,T大文学系的M教授希望能有机会和您谈谈。”


三日月收起了笑容,严肃地问:“请问是谈什么呢?”


石切丸回过身来,对三日月说:“过去吧,我在这里等你。放心,不会跑的。”


这边三日月还没有答复,不妨又从角落里冲出来一个人,挥舞着这次展览的宣传手册,几乎是飞扑过来的:“三日月老师——!”


石切丸下意识地伸手拦住那个人,三日月才没被撞到。


那个人被石切丸拦着,兀自滔滔不绝地说:“我是N诗人研究会的委员,希望您能成为我们研究会的特别顾问——能帮我们拍摄一些宣传照片吗?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的……”


三日月已经毫不掩饰地皱起眉头了,但还维持着言语上的礼节,说:“谢谢错爱,实不敢当,还烦另请高明吧。”


江雪见状,忙念叨着“那边M教授还在等候”,把三日月带走;石切丸拦住那个所谓“研究会委员”,等三日月走远,才放开手。


这一天余下的时间里对于三日月来说可以说是一片混乱。无论是当代诗歌界还是文学史界似乎都像发现了珍宝一样对三日月趋之若鹜——也许在这个偶像时代,他们也需要一位能吸引大众目光的代言人,只是抱着类似想法的人都被三日月回绝了。真正让三日月有点动心的是M教授的邀请。当年三条教授就曾想把三日月推荐给M教授,只不过三日月决心要继承家里的旧书店,此事遗憾告吹。今天M教授看到三日月一篇关于N诗人的演讲,感到当年错失了一个难得的人才,百般劝说三日月去他那里继续深造,三日月也有点犹豫。二人谈着谈着,就到了闭馆的时候。M教授提议一起去吃饭时,三日月想起石切丸,费尽心力婉转拒绝了。


三日月匆匆出来,在大厅二人分开的地方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忽然感到心里一阵温暖,眼里有点湿润。他放缓脚步,轻轻走到石切丸身后,扶上他的肩膀,在他耳边开口:“我回来啦。”


石切丸转过身来,笑着点了点头:“我一直等着你呢。”


 


江雪将二人送回书店后就告辞了。此时,初三的新月已经踱到了西边的天际。


三日月若无其事地开门、上楼,石切丸却心事重重、步履沉重地跟在后面。等三日月准备回自己房间时,石切丸终于忍不住叫住他,说:“宗近,你要回T大了,是吧?”


三日月转过身来,反问道:“你听谁说的?”


“江雪,”石切丸倒也不隐瞒,“我听他说,M教授请你去读他的博士……”


“我不去。”三日月斩钉截铁地说。


石切丸愣住了。他本来是想跟三日月说,他要是去T大读博的话,他会帮着继续看店,好让三日月安心,怎么也没想到三日月是这样的回答。


“为什么不去?”石切丸有点着急,不禁抬高了声音说,“多么好的机会啊,很多人都羡慕的机会,你可不要这么轻易放弃。”


三日月反而笑了。他走回到石切丸面前,抬手抚摸着石切丸的脸颊。石切丸有些不知所措,按住了三日月的手腕。


“那是别人羡慕的机会,我可一点儿都不羡慕哦,”三日月说,“我眼前可是有更珍贵的景色,我一刻也不想离开呢。”


听三日月这么说着,石切丸不知不觉松开了手。三日月注视着石切丸的眼睛,伸手抚摸过石切丸的面颊,又把手按在他的嘴唇上,然后微微踮起脚、用自己的唇碰了碰那只手。


石切丸看着三日月这么做,觉得自己的心脏极速跳动着、几乎快要从胸膛里挣脱出来了;他竭尽全力才抑制住全身的颤抖。


三日月放下手,朝着石切丸微微一笑,拉着他走上天台。


初三日的新月低低地挂在天边,仿佛在亲吻着大地。一阵夜风吹来,透着些许凉意。石切丸下意识地搂住三日月。三日月低声笑着,偏着头靠上石切丸的肩膀。


“今晚的月色很美。”石切丸望着夜空,突然说。


三日月笑了,抬起头看着石切丸:“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石切丸转过头来,看着三日月的眼睛——那里面似乎映着今夜的新月;他认真地、一字一顿地说:“今晚的月色很美。”


 


【终。】

评论(1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