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el_珊

脑洞•草稿•大纲•囤积||刀剑乱舞沉迷ing||舞乐传奇同人文堆积处

【三日石】明明相守(现代AU)7

【说明:使用之前那个旧书店的脑洞设定。平淡如水的日常系。并没有什么大纲——故事走向不确定的意味,而且这一章开始似乎有点失控了,不过保证HE!其他多位刀剑男子(拖家带口)友情出演。】

7
石切丸把带着护具的脚慢慢从床上挪下来,扶着助行器踱到窗户边。窗外能够看到宗三家的和果子店已经开业纳客了;萤丸和国俊趴在店门口前看了一会儿,等到小夜出门来,三个人又一起沿着大街跑向镇子外面的公路。
石切丸意识到今天是周末。
他把视线收回来,看着摆在窗台上的那捧秋牡丹和桔梗花。月雪花这一类的风雅事物原本并不是石切丸了解的东西,但他知道三日月是懂得这些并且多少有些讲究的;不过饶是他在三日月的书店里待了这么久,在这方面也并没有太多进步。然而他从自己粗浅的知识里还是能判断出,这并不是探视病人时送的花。至于更深一层的含义,石切丸不敢多想。
楼下传来了敲门声。然后是三日月在楼下高声说:“石切丸,你的客人!”
石切丸连忙又挪回床边。听到楼梯上碰碰一阵声响后,他的房间门口出现了四个人:萤丸、国俊、小夜,还有岩融。
“前辈,好久不见了哇!”岩融用一贯豪爽的声音向石切丸打招呼。
三个孩子跟在后面有点畏缩地说:“石切丸叔叔好,祝你早日康复。”说着把自制的祝福卡递了上去,然后有些局促地看着岩融老师和石切丸。
石切丸摸了摸小夜的头,微笑着说:“要不要找你们鹤丸哥哥玩?他玩打怪兽游戏可厉害了呢。”这是石切丸昨天晚饭时发现的;鉴于自己现在无法陪孩子们玩,石切丸就想到了现在看起来很闲的鹤丸。
石切丸和岩融是高中同学,石切丸高一级;两个人当年同是棒球部的主力,关系不错。石切丸受伤并放弃棒球生涯时,岩融也跟着沮丧了很久。后来石切丸去了普通大学,岩融凭借棒球特长进了X大的体育系,两个人的联系就这么中断了很久;仔细说起来,应该算是石切丸拒绝跟岩融联系,所以岩融一直认为石切丸还是放不下棒球的。
岩融回到家乡,在高中担当起体育老师后,才从学生口中得知石切丸目前的状况。听说高中棒球队队长现在在别人的旧书店里打工时,岩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今天岩融会来拜访,自然是因为从他现在的得意门生萤丸那里听说了石切丸受伤的事情。不过他显然对另一件事更感兴趣——
“听说你用一个橘子就把人打趴下了,前辈的实力不减当年啊!”
石切丸连忙摆手:“没有没有。只是凑巧那个人自己绊倒了而已。”
橘子事件的另一个当事人单脚跳着经过石切丸房间门口,听到这句话后用力敲了敲房门:“喂喂,什么叫我凑巧自己绊倒了?我背上的淤青还没有消呢!”
岩融转头看了看鹤丸国中生一般的身形,咧嘴一笑:“我看是你太弱了吧?”
“你说什么——”
鹤丸的抗议还没有说出口,萤丸他们就一起扑了上去:“鹤丸哥哥!带我们打怪兽吧!”
鹤丸原本就是喜欢玩闹的性格,倒也不介意就这么被孩子们“抬”回房间。于是石切丸有机会和岩融单独聊了一会儿。
岩融先行告辞后,三日月来到楼上,看到鹤丸跟孩子们玩得开心,便说留孩子们中午一起吃乌冬面,不过萤丸他们回答说:“兄长大人不会答应的。”
“竟然被孩子们拒绝了呢,”三日月送走三个孩子,重新回到石切丸的房间后,微笑着感慨道,“哎呀,果然是上了年纪,没有年轻人受欢迎了呢。”
三日月说着,看到小狐丸扶着鹤丸朝这边走来。
“午餐很快就会准备好了,诸位稍候。”
“我去帮忙。”小狐丸连忙上前,“正好下午我还有些问题想向您请教。”
“哈哈,请教二字我可不敢当呢。”
等那边两个人下楼后,石切丸继续低头编书签用的绳结。被安置在石切丸床边坐着的鹤丸百无聊赖,一会儿扭头看看窗台上的花束,一会儿又回过头来盯着石切丸看了一会儿——忽然,他咧开嘴笑了。石切丸被笑得莫名其妙,忍不住问:“怎么了?”
鹤丸反而笑得更厉害了:“我是没有想到,老爷子还这么能干。只是不知道石头能不能开出花来呢。”
石切丸听到这句话,手上的动作一顿。
“啊哈,被吓到了吗?”鹤丸略得意地笑着。
石切丸愈发不明白鹤丸的意思了。
午餐是乌冬面。鹤丸强烈晚餐继续吃火锅。看到石切丸没有异议,三日月答应了下来。
午后,小狐丸将三日月请到书房去讨论问题,鹤丸则不顾大家阻拦,单脚跳着出门找孩子们玩去了。石切丸一个人留在房间里,望着窗台上的花束发呆。
一种陌生的、类似寂寞的感觉渐渐滋生出来。

岩融问石切丸,要不要去学校的棒球部当教练;如果担心脚伤的话,他还可以介绍石切丸给电视台或其他媒体当评论员。
“前辈,你在这种地方待着,实在太可惜了。”
“哦呀?我觉得现在过得挺好的。”石切丸不假思索地回答,然后立刻补充说,“谢谢你的好意,岩融。现在这样的生活我已经知足了。”
“您就这么容易满足吗,前辈?”岩融大为不解地问,“被束缚在这种毫无生趣的地方,过着日复一日枯燥平淡的生活,您竟然就此满足了吗?以前在赛场上的您,那样勇往直前、不屈不挠的您,到哪里去了?一次受伤住院,就让您不仅放弃了棒球,还放弃了原来的生活方式吗?您——您就一点儿也不感到遗憾吗?”
石切丸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他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这是真心话。然而这绝不是当初的他所设想的生活。青春,朝气,热血,汗水——如果他愿意,即使他不能站在赛场上,也可以站在赛场边感受这一切。是的,他主动放弃了这一切。遗憾吗?也许仍有那么一点点遗憾吧。不过,他站在的生活里,有更加吸引着他的存在,填充着他的世界。他没有空闲去遗憾。
他最终还是没有回答岩融的话,只是微笑着重复说,他觉得现在这样就挺好,真的;你看萤丸国俊小夜这些孩子们还经常来找他玩呢。
岩融带着深深的不解离开了。
石切丸自己也陷入了从未有过的迷茫。
大学毕业后,他虽然以脚伤为借口来解释他没有找到工作的事情,但是,那个时候他原本就没有努力去找工作吧?虽然投出了许多简历,却并没有期待着能得到什么回音。但是,当三日月邀请他在书店开业后继续来帮忙时,他却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自己当时真正期待的,是什么呢?
石切丸拒绝细想下去。
似乎自从八年前再次见到三日月那时起,他就放弃了对于某些事情的思考。
能再次见到三日月,已经是不敢想象的奇迹了。

突然想到这一点的石切丸把自己吓了一跳。他连忙伸手从床头拿过来三日月的笔记本电脑,准备做点其他事情来转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比如处理中午积攒下来的网络订单。在他拿起电脑时,看到了扣在电脑上面的一本书。
书名很简单,《我的回忆》;通过副标题可以得知,这是N诗人的恋人所写的关于他的回忆录。三日月这几天似乎都在看这本书。石切丸不太明白,这本薄薄的不到二百页的书,为何能让三日月读那么久。
石切丸忍不住放下电脑,拿起了书。
作者的行文称不上有多么好的文笔,几乎平铺直叙地介绍了她与N诗人从青梅竹马到一同赴京,她最终离开了诗人、嫁作他人的经历,还有她应各方要求勉为其难提笔的心情。
石切丸读书速度并不快。即便是这样,他读完这本书也花费了不到两个小时。等到他读完书、抬起头的时候,发现三日月不知何时已经回来,坐到他的床边。
“看完了?”三日月眼角含笑,随口问道,“有什么感想?”
石切丸合上书页,犹豫着说:“感想吗……感觉这位女子并不那么爱着诗人。”
“你说的不错,”三日月说,“诗人痴恋着这位女子,但她对于诗人却并无爱恋之情。然而在诗人病逝、名望日渐升高之际,还能如实的表达这样的感情,这份坦诚当真难能可贵。”
石切丸低下头琢磨着三日月的这番话。
三日月等了一会儿,也不见石切丸作声,便站起身来:“订单交给你。我去买晚餐材料了。”
“请等一下!”
“怎么了?”三日月转过头来,嘴角忽然露出一个微笑。
石切丸自己也不明白刚才为何会开口,现在只好讪讪地说:“今天的晚餐,就不劳动你了。我们还是去叫莺丸家的外带吧?”
“你喜欢就好。”三日月笑吟吟地看着石切丸,说,“那么,我陪你坐一会儿?”
石切丸愣了愣,然后点了点头。既然是自己把三日月留下来的,为了不让气氛太尴尬,他试着寻找话题。
“小狐丸,他今天找你问什么?”石切丸小心翼翼地开口。
三日月表情平静地说:“关于N诗人的事。”说着,他抱起自己的茶杯,“小狐丸在研究近代外来文化的传播,N诗人正好是一个受外来文化影响颇深的代表性人物。而我恰巧对他了解比较多。他联系了我原来的导师三条教授,在三条教授的推荐下到我这里来查阅资料。今天他请我去讲讲N诗人创作风格的演变。”
石切丸听着这一番话,感受到了巨大冲击。他知道三日月大学读的是文学专业,也多少知道他在本专业上的造诣颇深,只是没有想到竟然能达到受大学教授之托指导研究生的程度。
三日月喝了一口茶,看着石切丸露出震惊的表情,笑得很开心:“哈哈哈,被我吓到了?”
“不……是的!”石切丸老老实实地承认;他突然又想到什么,说,“可是,宗近,既然你有这样的水平,为什么留在镇子上开旧书店,为什么不留在大学里?”
三日月脸上的笑容在一瞬间消失了。
他抬起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面颊,冷淡地说:“因为那里的人,只看到我这张脸。”

评论(1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