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el_珊

脑洞•草稿•大纲•囤积||刀剑乱舞沉迷ing||舞乐传奇同人文堆积处

【三日石】明明相守(现代AU)2

【说明:使用之前那个旧书店的脑洞设定。平淡如水的日常系。并没有什么大纲——故事走向不确定的意味。其他多位刀剑男子(拖家带口)友情出演。——儿童节福利!相信大家都已经发现我是正太控了。】


2
从镇子大街上远远跑来两个和小夜年纪相仿的孩子。其中身量偏小的那个孩子第一个冲到三日月面前,伸出两只手抓满点心,然后回头,一边把右手里的食物往嘴里塞,一边举起抓满食物的左手、炫耀地朝随后赶到的孩子挥舞着:“国俊今天你就认输吧!”
国俊有些气急败坏地说:“萤丸你作弊!”
石切丸连忙起身拉住两个孩子:“先坐下来休息。刚跑完不要着急吃东西,会肚子痛的。”
萤丸眨眨眼:“可我已经吃完了!”
国俊提高嗓门说:“可我什么也没有吃到!”
三日月为难地看着石切丸:“我们还有什么可以拿出来吃的吗?”
石切丸看了三日月一眼:“如果您不肯屈尊走五十步去宗三那里买点什么的话,那就是没有了。”
“诶?”三日月和两个孩子露出一样的失望的表情。
石切丸一边向书店里面走一边说说:“算了,我给光忠店里打电话,让他家给送点过来吧。”
石切丸走近书店门的时候,听到身后萤丸在问:“为什么石切丸叔叔不去买?”
石切丸心里紧了一下。然后他听到三日月回答:“因为你们的石切丸叔叔要看店呀。”
“三日月叔叔不也在看店吗?”
“哎呀,我可看不了。我数学不好嘛。”
“萤丸你在吃什么!你什么时候藏起来的?好狡猾!……”
石切丸打完电话,再次走出书店时,正和国俊一起缠着三日月说话的萤丸一个箭步冲到石切丸面前,伸出还沾着巧克力碎屑的手,说:“国行哥哥让我来拿书。他说已经在网上付过钱了。”
“我知道。稍等一下。”石切丸说着,在萤丸面前蹲下,掏出餐巾纸把他两只手都擦干净后,才回身从柜台后面拿出两本用牛皮纸包好的书。
国俊看着萤丸拿到书走回来,嘟哝着:“我觉得国行哥哥才真的需要多出来走走。他这次有十天没出门了吧?”
“他的个人记录是三十二天呢,十天算什么!——哇,有书签!这次的归我!”萤丸说着就把那枚书签抽出来藏到胸前的口袋里。
“你上次已经考得那么好了,不需要求石切丸叔叔的书签保佑了,快给我!”
“不给不给!下次你来买书,石切丸叔叔就会给你了!”萤丸说着,扮了个鬼脸,躲到三日月身后。
“可恶,这次又不是你买的书!”
石切丸笑着听两个孩子叽叽喳喳地说话,走过来对三日月说:“我给光忠打过电话了。他那边打工的高中生刚好在,说待会儿就能送过来。一盒黄油的,一盒果仁的,够了吧?”
“今天足够啦,谢谢。”三日月说着,伸手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国俊没什么反应,但是萤丸嗖地一下躲开了。
石切丸顺势把萤丸拉过来说话:“萤丸的头可不能随便摸哦,萤丸还要继续长个子。”
萤丸回头冲国俊扮了个鬼脸。
石切丸接着问:“国行十天前出门,是去哪儿了呀?”
萤丸拖着长腔回答:“去市里——”
国俊接着说:“——稿子又被编辑拒啦——”
“——见到了小夜的哥哥——”
“小夜的哥哥不是宗三吗?”
“他还有个哥哥叫江雪!——江雪哥哥请国行哥哥吃饭啦——”
“是高级寿司呢!”
“太狡猾了,我都没吃到!”
国俊哈哈笑起来:“因为你跑得太慢啦!”
“你不是也没吃到吗?”
两个孩子又继续拌嘴。不过石切丸和三日月交换了一个眼神,都点了点头。
这时,一个深色皮肤的高中生拎着两盒曲奇过来,直接递到三日月面前:“店长让我送来的。”
“谢谢俱利君了。”三日月笑容可掬地说;石切丸递上早就准备好的货款。
“不坐下来喝口茶吗?”三日月叫住正准备离开的大俱利伽罗。
大俱利伽罗只回答了句“店里很忙”,就径自离开了。
萤丸和国俊分食了一盒黄油曲奇后,两个人心满意足地离开了。石切丸重新坐到三日月身边,看着两个孩子的背影,突然感慨道:“到底是小孩子,精力真是旺盛。”
三日月淡淡地说:“萤丸是棒球部的吧?和你当年一样呢。如果你没有受伤——”
“我们不谈‘如果’的事情,好吗?”石切丸温柔却坚决地打断了三日月的话,“我回店里看一下。”
看着石切丸拖着脚步慢慢走回屋内,三日月的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意。

那时两个人的年纪应该比萤丸和国俊还小一些,还在镇子上的小学里读书。居民们都知道三日月是个男孩子了,不过同学里的男生们还是会因为他的相貌取笑他。三日月一直遵循父亲的教导,虽然不满但也从未为此跟别人争执。然而那次体育课上,一群男生围成一个圈子,把三日月和其他女生们围在一起起哄时,三日月是真的生气了。他把领头的男生揍了一顿。其他人也都吓坏了,他们以前都不知道三日月这么会打架。最后石切丸把两个人拉开来时,三日月身上已经有了很多处擦伤,但仍梗着脖子怒气冲冲地盯着对方;而对面的男生一边流着鼻血一边哭。石切丸鄙夷地看了那个人一眼,带三日月去保健室。
“你是男孩子吧?男孩子就该保护好自己。这样才能去保护其他人。”当时石切丸似乎是这么对三日月说的。
石切丸从小体型就比同龄人要高大,力气也大,身手也算敏捷。在小学和国中时,他都是棒球队的绝对主力,所以后来他毫不意外地去了外面一所棒球部实力雄厚的高中。听说他在那里也颇受教练赏识,几乎半只脚已经踏进职业棒球圈。但一次练习赛里的意外让他右踝骨折,伤愈后虽然行走尚可,跑步却有些困难。石切丸就此毅然放弃了棒球,考取了一所普通高校。
而三日月自国中毕业后再次见到石切丸,已经是在自己父亲的葬礼上了。那时两个人都刚刚大学毕业,三日月还不知道石切丸脚踝受伤的事。
葬礼之后,三日月决定继承父亲的旧书店。他一个人整理起在父亲住院期间蒙尘了半年多的旧书。那天三日月正艰难地把一摞半米高的书搬到店外,原本固定好的门板不知为何突然就要关上;三日月慌忙伸手挡住门,怀中的书失去平衡,哗啦啦掉了一地。刚好路过的石切丸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停住脚步。三日月一边蹲下来捡书,一边有些生气地对石切丸说:“看着干嘛?过来帮个忙。”石切丸似乎被吓了一跳,不过还是一言不发地过去帮忙。之后连续几天,在石切丸的帮助下,三日月终于把店里的书都整理好了。最后打扫房间的时候,三日月注意到石切丸走路的姿势有点不对劲,石切丸只是回答说不小心扭到脚了,自己回家冷敷一下就好。在三日月的坚持下,石切丸才同意去诊所看看。诊所里的药研问明情况后的第一句话就说:“你的右脚脚踝受过伤,就不要逞强干重活了。”这之后三日月才问出来石切丸在高中发生的事情。
石切丸并非家里长子。家中的豆腐店自有他哥哥继承。三日月知道,石切丸原本打算自己去外面找个工作,不过他的脚伤成了极大的限制,所以两人再次见面时,他还没有找到合适的职位。
书店准备重新开业的前一天晚上,三日月在莺丸的茶屋请石切丸吃饭时,突然问:“开业后,你能继续过来帮我一段时间吗?”当时石切丸正在喝味增汤,听到这句话后一下子被呛到了,背过身咳了许久。三日月见状,连忙补充说:“就是帮我管管账目之类的。我数学不太好哦?”但石切丸一直背着身没有说话,只是间断地咳几声。就在三日月觉得那人肯定会拒绝的时候,石切丸转过身来,说:“好啊。”大概是连续咳嗽的缘故,那时候他的脸颊涨得通红。

虽然说只是请求帮一段时间,不过石切丸这一帮,就帮了八年。外出收购或参展的事情都是三日月在跑,不过店内的收银、结算、核对,还有网上销售等等各项事务都被石切丸一并担当起来。
店里到底有多少珍贵的藏书,恐怕石切丸比自己还要清楚。三日月捧着茶杯想。
不过那个明石国行又是怎么知道那本诗集的事情呢?三日月一时也想不起来了。
不管怎样,看上去石切丸还是知道的,这就可以放心了。
“宗近,”石切丸从书店里探出头来,叫着三日月的名字,“江雪又打电话过来了。他问你什么时候有空,他好过来面谈借展的事情。可能涉及到租金啊、保险啊、合同啊等等好多问题,至少要安排半天时间。你现在能答复他吗?”
“唔?哎,让我先想想,明天再联系吧。”三日月如此含糊地回答。
镇上小学校里的一期老师正领着放学的孩子们从店门口经过,三日月站起来同他们一个一个地打招呼,分发着曲奇饼干,看起来完全无心顾及其他。
石切丸看着被小学生们围起来的三日月,叹口气,对电话那头的人说明天再联系。
“石切丸先生,”一期老师突然走进书店,开口道,“能冒昧地拜托您一件事吗?”
刚放下电话的石切丸请一期老师继续说。
“是这样的。镇子上的孩子们都说您制作的书签有保佑学业的作用。我想用做给孩子们的奖品,不知道您是否愿意赠送几枚?——当然,我也知道,只有买书才会赠送书签吧?”一期老师非常客气地说。
石切丸略有些为难地说:“这书签有这样的传闻吗?虽说只是赠品,但因为是我手工制作的,所以一时也拿不出太多数量来,恐怕需要您多等些时间了。一期老师需要多少呢?”
“您真是太好了!”一期老师显然没想到石切丸会如此答复,“十枚就足够了。太多了也就失去了奖品的意义了。”
“十枚啊,那可以请您下周过来取吗?”
“万分感谢!”一期老师说着,低头鞠躬,“如此,改天有时间我还是买些什么回去吧!”
这反而让石切丸有些惊慌:“一期老师,您不必……”
“如果您没有答应,我也考虑过去网上收购。那也是一笔开销呢。”
石切丸这会感到惊讶了:“网上?卖我的书签?”
“您竟然不知道吗?”
石切丸在一期老师的帮助下查到了在网上销售的书签,挂着“学业御守”的名义,价位从500到5000元不等,还有大量买家反馈“相当有效!”。石切丸已然吃惊得不知说什么才好了。
门外三日月招呼道:“一期老师,孩子们要走了哦!”
“那么,我下周再来登门拜访了。”一期老师又鞠了一躬,出门带着孩子们离开了。
眼见天色不早,三日月收拾起茶具和点心,慢慢踱进店里来。看到石切丸仍对着电脑发呆,三日月好奇地上前,瞥了一眼显示屏上的内容,然后笑着说:“哦呀,我们要不要增加一项销售物品呢?”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