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el_珊

脑洞•草稿•大纲•囤积||刀剑乱舞沉迷ing||舞乐传奇同人文堆积处

【三日石】【片段一】

【说明:入手papa的还愿文!借用之前脑洞的现代AU设定。外科医生身份,师兄弟关系。目前石切丸借住在三日月的公寓里。没什么情节。谢谢各位看官忍受我退化多年的文力及各种私设和OOC】


清晨,三日月宗近在自己房间里醒来时,毫不意外地听到了厨房里传来的烹饪食物的声音,食物的香气也随之飘散过来。他重新眯起眼睛,想象了一下火腿和煎蛋在油锅里滋滋作响的情形,才慢吞吞地起床。
走出自己房间后,三日月发现隔壁卧室的门是半掩着的;朝屋内瞥了一眼,三日月看到门旁的书桌上摆着一对千纸鹤。三日月了然地微微一笑,转身走进了盥洗室。
身后飘来的早餐的香气越来越清晰。三日月忍不住想,这个师弟搬过来和自己一起住了还不到半年,可他已经无法想象离开他该怎么生活了。
三日月和石切丸同是著名烧伤科医生三条教授的得意门生。和出身世家的三日月不同,石切丸自小是在神社长大的。受训结束后,石切丸作为三日月的师弟,也留在了他所在的医院工作。因为医院里石切丸所在的神社距离有些远,而医院又不提供住宿,三日月主动邀请石切丸来自己的公寓居住。原本石切丸是拒绝的,但在医院-神社之间奔波了大半年后,石切丸还是接受了三日月的提议。应该是觉得那点象征性的房租实在是过意不去,石切丸几乎主动包揽了打扫和做饭的家务。这反而让三日月觉得不好意思。不过石切丸对此的答复是,他从小在神社劳作惯了,闲下来反而不舒服。三日月也只好接受了。
今天的早餐是火腿煎蛋、水果沙拉和麦片粥。三日月的手边还放了一杯他喜欢的现磨咖啡。三日月之前可是无法想象在早晨这么紧张的时间里,竟然能准备下如此丰盛的食物。
“我这份火腿煎蛋分量格外足呢。”三日月一边用餐一边说。
“您今天有手术,需要补充好体力才行。”石切丸答。他还没有改掉对三日月用敬语的习惯。
“你今天不也有两台手术吗?”三日月笑盈盈地说。
石切丸停下手里的动作,看了对方一眼,才又低头用餐。
“我看到了哦,你昨晚折了两个千纸鹤。是为今天手术的患者祈祷用的吧?”三日月淡然地说,“不过是萍水相逢的生命中的过客,不必在他们身上投入太多感情。”
石切丸放下手中的餐具,抬起头,用认真地态度回答:“他们有治愈疾病的愿望,我当然会认真为他们祈祷。”
三日月轻轻笑了笑,不再说话。
石切丸收拾餐具的时候,三日月开始更衣。不过在最后打领带的时候,三日月手里一个不小心,把事先打好的方便结弄散了。
三日月看着手中纠结在一起的领带,叹了口气。
三日月一向不擅长打领带这种事情。所以他的领带一般都是拜托别人事先帮他打成方便结——以前是拜托科里的护士,现在基本都是拜托石切丸了。不过看到石切丸忙碌的样子,他现在也不好意思开口请他动手,只好低头自己尝试起来。
那边石切丸收拾好餐具、换好衣服后,回头打算招呼三日月一起出门,却发现那个人正拿着领带在胸前反复比划,平素淡定自若的脸上露出了焦虑的神色。
这回轮到石切丸叹气了。他放下手中的包,走到三日月师兄面前说了句“我来”,便接过了对方手中的领带。
“真是麻烦你了。”三日月笑笑,低头看着石切丸手里的动作。
石切丸有着一双宽大厚实的手,虽然因为常年的劳作而显得有些粗糙,却永远干净、干燥又温暖,及时修剪的指甲也总是平整洁净。而且这双手还有着与外表不太吻合的灵巧和温柔。
看到石切丸熟练地给自己打好领结后,三日月想到。他不禁想起石切丸为患者换药时轻柔的动作。
“好了。”石切丸最后整理了一下领结的形状,说。
“太感谢了。”三日月抬手覆上石切丸仍握着领带的手。
和石切丸不同,三日月的手是白皙修长的,甚至略有些苍白,温度也比常人略低,指甲的长度修剪得刚刚好,看上去更像是个艺术家而非外科医生。只是这双手虽然在手术台上可以打出漂亮的线结、将切口缝合得宛如艺术品一样精美,却令人意外地不擅长打领带这种日常事务。石切丸有时候忍不住想,这个人是不是故意装作不会的样子;但对方每每用无比真诚的语气道谢时,石切丸都会暗暗责备自己想多了。
就像今天这样。
三日月用他微凉的、纤长的手握住石切丸的温暖厚实的手。
好像不是这样。
三日月捉起石切丸的手,送到自己唇边,在那人的指尖轻轻印下一个吻。
石切丸愣住的一瞬间,三日月已经放开他的手,露出惯常的、和煦的笑容。
“今天也要认真努力的工作呢。”三日月笑着说出了石切丸的口头禅。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