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el_珊

脑洞•草稿•大纲•囤积||刀剑乱舞沉迷ing||舞乐传奇同人文堆积处

【三日月宗近&KAITO】镜中花5

【三日月宗近&KAITO】镜中花5
【不负责任的说明5:再次强调一遍剑道什么的我完全不懂,相关内容都是我在胡扯,千万别信!——写了大半才发现忘记了大哥的本体(围巾),我自觉去面壁Orz】

青音海人在来到三日月宅邸第二天就开始了剑道特训,在三条流当家三日月宗近师傅的亲自指导之下。
这确实是难得的机会,只是事情的发展和预期的有些不太一样……
海人刚想到一半,耳后传来一阵风声;他连忙转身,堪堪避开了从身后袭来的网球,却脚底一个不稳,跌坐在地。
……说好的“剑道”特训呢?我为什么在这里练习躲避球?……
没容海人多想,又一颗网球迎面袭来;他已经来不及躲闪,呆坐在原处,网球擦着他左耳飞过。
头顶传来鹤丸的声音:“你怎么不躲了?真没劲。我这可还有一个球呢。”
海人抬头,看到对面的外廊上,宗近师傅正坐在那里,捧着茶盏,笑眯眯地注视着院子里的情况。
“青音先生累了吧?请过来休息一下,喝口茶吧。”说着,宗近师傅另外斟了一杯茶放在自己身侧,示意海人坐过去。
海人狼狈地爬起来,坐到走廊下,端起茶杯一饮而尽。此时他身上的白色短褂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了,沾满了黄土和青苔的印记。
鹤丸从庭院正中的假山上跳下来,蹿到宗近师傅身前,自己也拾了个茶杯来喝水。
宗近师傅看着疲惫不堪的海人,笑着说:“虽然您需要学习的剑术刀法并非以实战为目的,不过这反应能力和灵活性的练习仍然是必须的。”
……这就是让我练躲避球的目的吗?海人满心怨气地想。
“等鹤丸的球打不到您的时候,您就可以试着接球了。”宗近师傅仿佛没有注意到海人明白写在脸上的不满,“在下希望您能在十日之内达到这个目标。”
……也就是说,我还要练至少十天的躲避球?
鹤丸蹲在一旁,一边玩着手里那个网球,一边似笑非笑地说:“青音先生,我们大家可是对你抱有很大的期待呢,你可要努力啊!为了不辜负宗近先生的名望,我会代表大家好·好·帮你训练的。”说着,他把仅剩的那个网球丢向假山。球弹在假山石上,掉进假山一侧的浅溪里;那里面现在漂浮着十几个网球。
宗近师傅仍一脸温和地笑道:“休息一会儿,把刚才丢掉的球都捡回来,今天上午的练习就算结束了。让鹤丸带你去沐浴更衣。我们午膳时再见吧。”
海人听到这句话,又呆住了:整整一百个网球!这么大的院子!这可是比躲球还艰苦的任务啊!天知道要捡到什么时候!
但宗近师傅只是拍拍海人的肩膀,就起身离开了。留下的鹤丸冲海人吹了声口哨:“想要我帮忙的话,可以试着求求我哦。”
……
自海人来到三日月府上,一直都是安排他同宗近师傅、石切丸和鹤丸等人一起用餐。但是经过今天上午的一番运动后,精疲力尽的他已经没有任何食欲了。洗过澡后,他回到自己的房间,仰面躺着,很快就睡着了。
这一觉他睡得很沉。等到他睁开眼时,他发现窗外的光线已经不那么明亮了。他猛然坐起身,一边揉着头发,一边自言自语地说:“现在几点了?”
“午后四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虽然音量不大,不过还是把海人吓了一跳。
海人循声看过去,看到宗近师傅穿着一身灰色的家居和服,坐在他身旁,笑容一如既往地和煦。
“宗、宗近师傅,”海人竟然有些结巴起来,“你……您什么时候过来的?”
宗近师傅笑着说:“午膳时没有见到您,听鹤丸说您在这里休息,在下就冒昧过来打扰了。”
“……你……您一直看着我睡觉?”海人觉得后脊一阵发凉。
宗近师傅仍然在笑:“您这么说,也并没有错误。不过在下觉得您的睡颜实在是可爱,不忍心叫醒您。”
海人觉得胃里有点难受。
“啊哈哈哈,请别太介意。在下也是刚刚过来,主要是想告诉您,贵社派人给您送物品来,估计五时左右到车站。您现在准备一下,一刻钟后由鹤丸驾车带您去车站,可好?”
原来如此。海人觉得心里好过了一点。不过……
“我可以不坐鹤丸先生开的车吗?”
宗近师傅露出略为难的表情:“这可如何是好,府上除了鹤丸,没有其他人会驾车了。诶诶,这种伤脑筋的事情还是交给石切丸去处理吧!”
石切丸找到的解决方法是,找了一名有驾照的门生,还特别嘱咐海人先生会晕车,请务必小心驾驶。
当海人抱着他的吉他回到三日月府上时,心里又给石切丸发了一张好人卡。
晚餐过后,鹤丸等带领一干门徒做晚课去了。海人原本以为他也要去学习,不过宗近师傅念他初学,体力尚不足,先放他休息了。
海人回到自己的房间,抱起他的吉他拨弄了几下,忽然想起该给会社回个邮件。他打开邮箱时,发现社长大人专门给他发了个邮件,说电视剧《刀剑乱舞》正在征集主题曲,希望他在学习剑道的三个月里不要闲着,要努力写出新歌,务必要应征成功,以便日后借电视剧开播之际推出新专辑。
海人苦笑了一下,想自己这三个月怎么可能闲着。不过鉴于自己有着跟小说原著作者和主人公原型接触的机会,不拿出像样的作品来也确实说不过去。
想到这里,海人决定还是去网上先把小说原著看完。
小说比海人预想的有趣,读到其他人晚课结束,他还不舍得停下来。不知又看了多久,他才因为坐着时间长了腰疼、决定站起来活动一下。
海人推开房间门,发觉夜已经深了,半弯新月已经落到西天。微凉的晚风袭来,让他觉得神清气爽。随着晚风一同传来的,还有悠然的笛声。
海人驻足仔细聆听起来。
海人自己的音乐作品虽然涉足了很多流派,但还是以民族风格为主,对于这些传统乐器还是有一定了解。在他听来,这位笛子演奏者的水平已经达到了相当不错的水平。他忍不住去追寻笛声的来源。
在朦胧的月色下,海人沿着走廊拐过几个弯,发现自己来到了日间练习的那个庭院。院子一侧,数尺高的假山依水而立,小巧的红叶枫点缀着山脚,叶面映着清冷的月色和粼粼的水光;一处活水在山脚漾出浅浅的一湾后,便蜿蜒折向庭院深处。身着白色家居和服的吹笛人正现在水流转折的地方,身形被山石个枫树遮住大半。
海人不敢上前打扰,收住脚步,静静聆听着。
笛声空灵婉转,伴着晚风在庭院里回荡。轻轻颤动的枫叶和波光检验的水面仿佛也在应和着这低吟浅唱的乐声。笛声在庭院中徘徊了许久,忽然一个高亢的音节直冲上云霄;刹那间,原本已趋于暗淡的月色也变得异常明亮,撒下金雾一般的光辉,缓缓沉降到庭院中,将山石、枫叶、溪水、甚至那人的身影,都染上了淡淡的金色。
海人不觉听痴了。笛声什么时候结束的、吹笛人什么时候消失的,他都没有注意到。他只记得自己是被石切丸推醒的,那时石切丸虽然皱着眉头、却并不显得气恼,只是平静地说:“夜里寒气重,您继续待在这里是会生病的。我送您回房休息。”

【推荐BGM:千年の独奏歌 by KAITO】

【TBC】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