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el_珊

脑洞•草稿•大纲•囤积||刀剑乱舞沉迷ing||舞乐传奇同人文堆积处

【三日月宗近&KAITO】镜中花4


【三日月宗近&KAITO】镜中花4
【不负责任的说明4:……现实经历让我相信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也可以相像到亲妈都分辨不出来(两个人还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这种事简直比小说还要巧合!)。
有夹带私货的三日石(也许没那么明显)。
周末四连更到此为止了,以后只能不定期更新了Orz,断更期间欢迎留言讨论!】

【四】
青音海人注视着面前这位端坐在他面前的自称是“三日月宗近”的男子,无数个念头从他头脑中闪过:
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的吗?毫无血缘关系的人真的可以如此相像吗?也许我们是双胞胎兄弟,但母亲大人生前并未同我说起过;看来改天我需要去拜祭一下母亲大人,拜托她托个梦给我解释一下!而且他看起来这么温和,真的是剑道高手吗?还有,他……他不是“爷爷”吗,怎么看起来这么年轻!
宗近师傅轻声笑了出来,然后仿佛看穿了海人的心思一般,说:“‘爷爷’只是在下的绰号,与在下的年龄并无关系。”
这句话让海人蓦然回过神来。他犹豫着要不要询问一下对突然发现一个同自己相像的人时的感受,宗近师傅反而先开口了。
“在下之前也未曾想过,这世上竟然会有如此相像的两个人。仔细思忖,愈发体会到造物的神奇。真是有趣极了,啊哈哈哈!”
……只是觉得有趣吗?还有,你会读心术吗?
海人一言未发,后背已然渗出丝丝冷汗。
宗近师傅看着近乎石化的海人,抬手遮住口,轻轻笑着,心想“真是有趣的人啊”。
“打扰了,青音先生,这是给您准备的早膳,请慢用。”石切丸端着食盘回到会客室,在某种意义上替海人解了围。
海人满心感激地道了谢,开始用餐。
“宗近师傅,您的茶。”石切丸转身给三日月宗近送上了茶具。
“谢谢,”宗近师傅端起茶盏,忽然想起什么事来,向石切丸问道,“孩子们都起来了吗?”
“都起来了,正在鹤丸的监督下做早课。”石切丸恭敬地回答。
“这样就好。”宗近师傅重新看向海人,“该说正经事了。今天请青音海人先生过来,是因为他有向在下学习剑道的意愿和诚心。他能按时抵达这里,就已经通过第一个试炼了。”
正专心于眼前食物的海人听到这里,愣了一下:试炼……什么的,这就开始了?
宗近师傅不疾不徐地继续说:“不过这些还是不够的。您想要成为足以代表在下的人物,您需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而且我们只有三个月的时间。”
海人听到这里,心里也紧张起来:是啊,三个月,对于我够用吗?
“考虑到您的实际情况,在下建议您从今天起就住在这府上。在下会对您进行特别训练。”
“今天就住下?慢着,事先并没有说好要这样,我什么东西都没有准备!(手机充电器都没有带!)”
宗近师傅只是笑了笑:“这点小事交给石切丸处理就可以了。”
石切丸端坐在一旁,答道:“在下会处理妥当的。”
“那么,接下来,为了青音先生的特训,在下需要鹤丸过来帮几天忙。石切丸?”
“在下了解。”
“很好。那么,您先带青音先生熟悉一下府上的环境吧。我去照看一下孩子们。”说着,宗近师傅站起身来。
海人连忙同石切丸一起起身;他这才注意到,虽然两人容貌相似,到那个人要比自己高一点。
送走三日月宗近先生,石切丸回头问海人:“请问您还要继续用膳吗?”
……
午后,海人躺在他的客房里,一边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卖了,一边感慨这里准备得太周全。石切丸向他介绍这个房间时,一切日常用品包括衣物都备好了;虽然石切丸补充说如果他还需要什么,可以给会社发个邮件麻烦他们准备一下,这里会派人去取,不过海人想了许久,觉得只要把他的吉他送过来就足够了。
对于今天见到的三个人,海人对于石切丸的印象是“好人!”,对于鹤丸则是“表面纯良的不良少年”,而对于那个人——姑且随大家称呼他为“宗近师傅”吧——海人还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他。他试图向那位“好人”师弟石切丸打听他的情况,但只得到这样的回答:“宗近师傅是一位无论从哪方面看都十分美丽的人。”不过至少得知宗近师傅比自己年长数岁,这样海人在称呼他为“师傅”时感觉不那么别扭。
海人胡乱想了一通后,发现差不多到了请他去道场参观的时间了,便起身整理了一下衣着,跟随前来接待他的石切丸来到道场。
在道场里学习的门徒有十六名。据石切丸介绍,这是根据能提供住宿和教习的条件所决定;能来这里寄宿研修的学生,都是在三条家外面的分道场学习过、有一定基础和资质,经推荐过来的;水平达到一定程度、不再需要寄宿学习的门徒会离开这里去外面继续修炼,但也欢迎他们随时回来切磋技艺。一般教习门徒的事情主要是由鹤丸负责,今天则是因为青音先生到访的缘故,宗近师傅才会出面同“孩子们”一起练习一下。
海人来到道场后,第一眼看到的竟然是那位“不良少年”鹤丸;在道场上也一身素白剑道衣的他在一众靛蓝衣着的门徒中间,想不醒目也难。只是同样身着靛蓝色衣着的宗近师傅也不由得吸引了他的目光。海人注视着正接受门徒们行礼的宗近师傅,毫无由来地觉得他身上散发着光芒,明亮、柔和但绝不刺眼的光芒。
“KAITO先生!”一个女声叫着海人的艺名;海人循声看去,在十六名门徒中发现了琉璃子小姐的身影。海人朝琉璃子摆摆手,但她只是笑了笑,就回身去穿戴护具、准备接下来的练习了。
下午的演练在海人看来就是宗近师傅的个人表演。他独自站在道场中间,未着任何护具,单手持竹剑迎接“孩子们”的挑战;而这些学生几乎都是在一招之内便被击中小臂等要害、败下阵来,侥幸有人能过上三招。几轮演练之后,学生们都气喘吁吁,而宗近师傅不仅气息均匀,而且站在原地未曾移动半步。
“让孩子们歇息一会儿吧。”石切丸主动开口说。
宗近师傅微微一笑,问:“你也想活动一下了吧?”
“啊啊,我可是久未练习,还请师兄手下留情了。”石切丸倒是痛快地答应了下来。
在石切丸离开更衣的时候,琉璃子小姐摘下面部护具,跑到海人身边,一把挽住他的胳膊说:“今天不仅能有机会跟宗近师傅交手、甚至还能看到石切丸师傅出手,可全是托您的福了呢!”
“我能有这幸结识宗近师傅和诸位,也是托了您的福。”海人老老实实地道谢。
“哈哈,我就喜欢您这一点了。”
“请问……这里女弟子多吗?”海人犹豫着开口。
“也不算少吧,每批都有,我这一批有三个呢。”琉璃子小姐痛快地回答道,“啊,石切丸师傅回来了!”
石切丸换上绿色的剑道衣,披上胸部的护具,也走到场地中间面对宗近师傅站定,再次说“请师兄手下留情”后,两人彼此行礼,开始了一对一的比试。
海人看着两人的交锋,觉得有点摸不透三条流的风格了。宗近师傅的招式灵巧迅捷,动作幅度不大却总能抓到对方的破绽乘虚而入;石切丸则完全是大开大合的招式,看起来招式简单,却反而少有破绽——当然这是海人在学习了一段剑道后才体会出来的。此时此刻他只是困惑地问身边的琉璃子:“石切丸和宗近师傅……真的是同门师兄弟?”
琉璃子噗嗤一下笑了:“你也看出来了?石切丸师傅确实是先在别处学习过后才拜入三条流的。所以他虽然比宗近师傅年纪大一点,但还是他师弟。——哟,这样一下石切丸师傅可是要吃亏了。”
果然,在这之后不出五个回合,石切丸拱手认输:“多谢师兄指教。”
宗近师傅也回礼道:“承让。”说完,宗近师傅看向一直现在一旁的海人,问,“青音先生要不要来尝试一下?”
这句话一问出来,海人立刻感觉场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他身上。他有点结巴地开口,说:“非常抱歉,我现在对于剑道还是一窍不通。”
“不妨事。学艺总归有开始之日。在下也是……诶,我是什么时候开始练习剑道的呢?”刚才还沉稳优雅的宗近师傅突然露出了孩子一样苦恼的神情,“我还真是想不起来了呢。啊哈哈哈,到底是上了年纪呢,抱歉抱歉。”
宗近师傅说着,又恢复之前儒雅的姿态,微微一笑。
琉璃子在海人身边已然陷入了花痴状态:“天啊天啊,宗近师傅实在是太可爱了!怎么看都看不够啊!”
不过那一边,以鹤丸为首的一众人则开始起哄让海人拿刀。
“喂,你可是将要代表宗近师傅上电视的人,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展示一下吧!”鹤丸叉着腰,大声说。
琉璃子趁海人犹豫之际,一把把他推向道场中央:“KAITO先生,我可是非常看好你哦~”
海人被推得脚底一个趔趄,奔出去三四步、还是没稳住身形;在他将将要跌倒之际,是宗近师傅上前来,一把扶助了他。
“那我们可以从握刀开始学习。”宗近师傅扶起海人后,立刻手法温柔、但绝不容抗拒地把自己手里的竹刀塞到海人手中,手把手地教他握刀及最基本的挥刀动作。
海人只好硬着头皮跟着练了起来。在宗近师傅指导下重复了几次动作后,宗近师傅就放开手让他自己练习了。海人感觉自己握刀的手还在颤抖,战战兢兢地挥舞了一下手中的竹刀,立刻回头看宗近师傅的反应。
宗近师傅依旧笑得温文尔雅:“甚好甚好。是可堪锻造之才呢。”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