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el_珊

脑洞•草稿•大纲•囤积||刀剑乱舞沉迷ing||舞乐传奇同人文堆积处

存一个关于三日月宗近X石切丸的脑洞。

写不了和风就开现代AU的脑洞了,纯粹是堆砌私设、二设和一些连草稿大纲也算不上的东西。

三日月宗近和石切丸两人都是著名烧伤科医生三条教授的得意弟子,师兄弟关系,在后辈眼里都是光辉闪亮的形象。
作为“当今国内最受瞩目的五位年轻外科医生”之一,政治世家出身的三日月以聪明著称,总巧妙地处理好一些很棘手的病例;人事上也相当圆滑,总能轻巧地避开一些很麻烦的事情。当然,三日月同样出名的还有他常人难以忍受的洁癖——不仅仅是生理上的。
石切丸是在神社长大的孤儿。他能成为三条教授的学生,天分自不必说,但给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他认真到有些古板的性格。比如,他那被师弟们奉为“圣经”的学习笔记,和堪比教科书插图的手术记录示意图,每天雷打不动的两次查房,以及只有三日月知道的、他为每一个病患折的千纸鹤。
洁癖的三日月和认真的石切丸成为了各种意义上的好室友。
两个人在同一家医院工作,很难说是否存在竞争的关系,因为三日月看起来无需为任何事情操心,而石切丸又似乎对工作之外的事情完全不关心。真有人当面问起来二人孰强孰弱时,三日月只会微笑着说:“嘛,算我输也可以啦。”石切丸则是微微皱眉道:“与其关心这个,还是不要忘记自己应尽的本分才好。”
性格闲散的三日月虽然经常在石切丸忙得分身乏术时劝他说“工作是为了更好地享受生活,可不要只为了工作而生活呀”,但从来没有要去帮忙的意思。有时看不下去的护士忍不住说:“三日月老师,您就给石切丸老师帮个忙吧!”这时三日月只会掩口笑道:“哎呀,我可不做分外的事,又没有额外的薪水。拿多少钱做多少事嘛。”
三日月还会在石切丸折纸鹤的时候劝他:“不过是萍水相逢的生命中的过客,不必在他们身上投入太多感情。”而石切丸则会以一贯认真地态度回答:“既然他们有治愈疾病的愿望,我当然会认真为他们祈祷。”

【可能还有后续】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