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el_珊

脑洞•草稿•大纲•囤积||刀剑乱舞沉迷ing||舞乐传奇同人文堆积处

【舞乐传奇】【海东来】【双帝】忆王孙·四

四、青玉案(本意是青玉所制短脚盘子,也指名贵的食用器具)
内卫右司统领海东来入京不到半年,已经击毙恶少地痞数十人,俱是京兆府无力缉拿之人。京兆府那边虽然暗暗怨恨海东来用这种方法嘲讽他们的无能,但也无可奈何。
时近年关,长安城内偷盗之事渐多,西南的坊间更是有一伙歹人流窜作案。他们十几人一起,从破门到搬运一气呵成,已经洗劫了数家,累计损失逾万金,弄得坊内人人自危。这天夜里,他们照旧打劫了一户人家,正忙着将赃物搬回窝点之时,忽然看到一个执红伞的红衣人从天而降。不出半刻,这伙人便全部丧命。
消息传到京兆府,他们一边庆幸那伙歹人终于伏法,一边又记恨海东来没有留下一个活口,让他们无从审讯。即便如此,海东来在此案中的头功是毋庸置疑的,京兆尹虽然心有不甘,还是上了一道奏章为海东来请赏。但令朝中惊讶的是,皇上并没有准许对海东来的奖赏,反而下诏说他“行事乖戾,擅越职权”,责令他“闭门思过”。朝中上下纷纷猜测海东来如何触怒了龙颜。
京兆尹心中叫苦,他当初弹劾海东来的折子被皇上留中不发,如今请求奖赏海东来也被反驳,似乎左右都难做事。海东来奉旨闭门思过,他又不便登门拜访,只得找到同在内卫任职的左司统领关长岭求教。
这关长岭在内卫任职多年,但和海东来共事不过半年,也不熟悉这位同僚的脾性和他跟皇上的关系。他也觉得皇上这次的诏令有些蹊跷,派人暗暗监视着海东来府上的动静,终于发现每日有人乘轿从偏门出入海府。一路跟踪下来,那人竟是太医院的元老孙太医。关长岭据此猜测,皇上让海东来闭门思过是假,令他安心养病倒是真。只是不知为何要做得如此秘密。
很快就是元日的大朝会。因为皇上下的禁令没有解除,海东来并没有参加,但是随后的御宴上皇上专门赐了御膳给他。宴席上的大臣们除了略知其中原委的关长岭,谁也不清楚皇上对这海统领究竟是何态度。
只是连关长岭也不知道的是,宴席结束后,皇上便衣简从,来到了海府。
海东来正在一间四面蒙了黑幔的卧房里休息。他刚服了汤药,盘坐于榻上,正试着运气调息之时,猛听得外面有人轻叩门扉,低声问:“朕可以进来吗?”
海东来吃惊之余,连忙下来开门,见了皇上俯身便要跪拜,被皇上一把扶住。
“朕只是随便来看看,海爱卿不要拘礼。”
皇上让随行的王公公把海东来扶回榻上,便遣其他人离开了。屋内只剩下君臣二人。
屋内一片黑暗,只有卧榻前的烛台上燃着一只蜡烛。皇上自己拉了一天板凳坐到榻前,看着海东来身着中衣、披着斗篷,欲卧又不敢卧,微笑着伸手替他整了整身上的斗篷。海东来神色惶恐地在榻上跪拜,道:“陛下亲自到访,海某愧不敢当。”
皇上虚扶了一下,示意海东来起身,问:“孙太医今日来过了?”
海东来垂首道:“是。孙太医今日已经替臣诊过脉了。他说现在的方子再服两剂,他再给臣调方。至多再有五日,臣便可以如常行动了。”
皇上微微皱眉:“可朕看着你的气色并不太好。”
海东来默不作声。其实孙太医说他还要再静养至少十天,但他记挂手中的公务,想要尽快回去办公。
皇上又道:“罢了。朕这些时日令你闭门思过,你可有所领悟?”
海东来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是。臣不该意气用事,与京兆府争斗,与其他朝臣生隙,令陛下作难。”
皇上听了这番话,默然不语。海东来不安地看了一眼皇上。
皇上终于叹了一口气,说:“你是真不明白朕的心思呢,还是故意同朕装糊涂?”
海东来连忙拜道:“臣不敢对皇上有所欺瞒。”
皇上这才说:“你对京兆府有不满,朕知道。你愿意怎么整治人家,只要不违律法,朕也不会追究。只是你……朕叫你来长安,是有大事要托付于你;在朕需要用到你之前,你万不可再为这种琐碎小事折了身子骨。”
海东来再拜:“臣愚钝,忘记了陛下的嘱托,险些误了陛下的大计。臣知道错了。”
皇上又说:“朕也知道你这病与生俱来,药石妄治。但是如同上次一样,静心调理,还是可以缓解一段时日。如今放你在朕的身边,有孙太医日日诊视,朕也可略微安心些。只是你自己也要多爱惜自己才是。”
“是,”海东来恭顺地说,“臣的性命,已经是陛下给的了。臣不敢不爱惜。”
“只怕你说过便忘了。”
“臣不敢!”
“行了,朕令你闭门思过,有多少日子了?”
“回陛下,已经有十日了。”
“再歇息十日吧!”皇上说,“朕是不便来看你,你万万要好自为之。”
海东来犹豫了一下,感觉实在不便违拗圣意,又顿首道:“臣谢陛下隆恩。”
“都这种时候了,还讲这些虚礼作什么!不过天色不早了,朕要回去了。你不必起身了。”皇上这么说着,看海东来躺平,才起身离去。
海东来躺在卧榻上,听皇上的脚步声渐远,又挣扎着起来,跪在地上向大明宫的方向深深地拜了下去。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