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el_珊

脑洞•草稿•大纲•囤积||刀剑乱舞沉迷ing||舞乐传奇同人文堆积处

【舞乐传奇】【海东来】【双帝】忆王孙·二

二、相见欢(唐教坊曲)
新任鸿鸬寺下内卫右司统领海东来尚未到任,就在长安城里闹出一桩人尽皆知的大事。四名跟踪并试图暗杀他的刺客被他当场击杀,在场的盲眼道士也被他杀害。京兆府对此极为震惊并且大为不满。但当事人似乎并不在意,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到内卫总院报道,然后便给皇上递了谢恩的折子。第二日午后,圣旨下来叫海东来进宫面圣。
海东来一身金红的制式铠甲,撑着红伞走到丹凤门前时,被守卫的禁军拦下,要求他把伞收起来。
海东来在原地站定,说:“麻烦请通报圣上一声,我海东来今天是奉旨觐见。我这伞是断不能收的。”
因为前一天的事,海东来嚣张残忍的名声已经传了出来,而他的出身、资历和背景却尚无人知晓。禁军守卫是京中世家子弟,只当他是个不识好歹的外乡人,并不把他看在眼里,存心刁难,因此没有为他通报。海东来也不气恼,只是撑着伞等着。不出一刻钟,就有宫人来问海大人怎么还没有到;见海东来已经等在那里,就赶忙请他进去,绝无一字提不得撑伞的事。
海东来一路撑着伞走到麟德殿。皇上身边的管事太监王公公见他就这样径直走进来,又想起日前关于他的传言,难免有些腹诽。
正伏在案前批阅奏章的皇上听说海东来到了,连忙放下朱笔站了起来。
海东来收起伞走进大殿,先行了三叩九拜的大礼,皇上连说了两次“平身”才勉强站起来。
皇上和颜悦色地说:“海爱卿,朕已经多年未见你了,你的病可有起色?”
海东来垂首答道:“承蒙陛下记挂。臣的病,没有进一步恶化,便已然是好消息了。”
皇上打量了一下海东来的戎装,说:“这一身到底还是臃肿了些,你以后来见朕的时候着便装就可以了。”
海东来躬身再拜:“谢陛下。”
皇上转头对王公公说:“你去取点醴酪过来。”
王公公点头称是,一边往外走,一边惊诧地想:看来这海大人的来头不小!
待王公公离开,皇上坐回御座,长长地叹了口气,说:“去年京中发生的事情,想必你虽然知道,却未必了解详情。如今这长安城里虽然表面上波澜不惊,但夜幕下依然暗波涌动。京中世家权臣们相互勾连,盘根错节,朕实在是没有更可信赖之人,希望能借你的眼睛,帮朕好好看着。朕知道你在外面也做得很好,也更自在些,但有些事情,站在朕的身边,和站在下面,能看到东西并不一样,所以还是要勉强海爱卿你来长安行事。”
海东来拱手行礼:“臣知道了。陛下对臣有恩,但凡陛下有所托付,臣必将竭力所为,万死不辞。”
皇上佯怒道:“胡闹!不许再在朕面前提这个‘死’字!”
海东来长长一拜,说:“臣知道了。臣不再说了。”
皇上又说:“既然你来到朕的身边了,正好也让太医院里的老家伙们给你瞧瞧病。”
海东来恭顺地回答:“臣谢陛下厚爱。”
王公公这时端着冰盒进来了。他看着皇上给海大人赐了醴酪,聊闲话似地问了一些他上京路上的见闻,又笑着让他回去。刚才御史台递上来的弹劾海东来的折子,皇上竟像是没有看到一样只字未提。王公公搜肠刮肚也没有想到哪个海姓的官宦或名人,一时间对这海大人的来历感到更加困惑了。
海东来从丹凤门出去不久,皇上给宫门守卫的口喻也到了。那个禁军守卫目瞪口呆地听着这道口喻:特许内卫右司统领海东来着便装执伞进宫。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