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el_珊

脑洞•草稿•大纲•囤积||刀剑乱舞沉迷ing||舞乐传奇同人文堆积处

【舞乐传奇】【海东来】长安夜未央·十二+尾声

十二
海东来觉得此时还是以保证陆盼盼的安全为先。因此他嘱咐陆盼盼不要擅自外出之后,也特别叮嘱留守海府的内卫务必看好宅院内外,不得让生人靠近。
第二日倒是无事。海东来却不敢掉以轻心,再次叮嘱府上内卫海府生人毋近。
再一日便是旬假,是宫中的孙太医每月来海府为海东来诊脉的日子。这段时间应该是因为忙于高大人的事情,海东来几乎忘记这件事;又因为最近过于劳心劳力,脉象上添了许多病症,孙太医少不得又多絮叨了几句,比平时更是费了不少时间。海东来送走太医后,一名内卫来报,说是有京兆府的差役过来把陆盼盼领走了。海东来大吃一惊,忙问来人什么样貌,可有凭证。那名内卫说来人穿着京兆府差役的皂服,拿着京兆府的腰牌,模样瘦高白皙。海东来又问几个人,那内卫答只有一个。海东来知道大事不妙,那人多半就是陆盼盼所说的徐秀才了。他呵斥道:“你何时见过京兆府拿人只来一个人!”
那名内卫明白自己铸了大错,连忙叩头谢罪。海东来来不及与他计较,只想赶快弄清二人的去向,令那内卫仔细说明当时的情况。那内卫说,穿皂服的来人敲开门,亮了腰牌后,说要带陆姑娘走,王大人另有话要问;待陆姑娘出来后,来人给她看了一纸信,陆姑娘犹豫了一会儿便跟对方走了。
海东来问那内卫,给陆姑娘的纸上写了什么。内卫接连叩头说并不曾看清,甘愿受罚。
海东来担心时间耽搁久了,陆姑娘会遭毒手,即刻传信叫总院那边拨人去平昌坊,搜查来往张家和吴妈家两家沿途的寺庙、空宅或独居宅院,他自己则带上府上的人员从周边开始搜索。
海府附近向来人迹稀少,青天白日下也没有找到多少人曾看到过一男一女行走。五里开外才有一个货郎仿佛见过,指点了一个大致的方向。海东来一看那正是自己惯常去内卫总院的路径,心下了然,吩咐其余人沿途仔细查找,自己则飞身跃上墙头,踩着屋脊抄近路赶到那日张郎中遇害之处。
那件荒芜的宅院里丁香花香弥漫不散,海东来闻着竟觉得有几分眩晕。
海东来立在墙头,扫了一眼院内,并未见到人影,便跃下来,踏进破屋。刚一进门,他就看到陆盼盼倒在屋子身处的角落里,胸前和身下都浸染了鲜血。他连忙奔过去扶起陆盼盼,大声问:“是谁伤的你?是徐秀才吗?他去哪里了?”
陆盼盼心前中了一刀,凶手又拔刀而去,此刻失血过多,早已没了说话的力气。她只是挣扎着动了动右边的胳膊。海东来看过去,见她手里正死死地攥着一领幞头。海东来再想要问她什么话的时候,她已经动也不能动了。
海东来放下陆盼盼,循着地面上抛洒的血迹,越窗而出,翻至隔壁院落,看到另一个人倒在了墙边。那个人半伏在地上光着头,穿着皂服,身形高瘦,面色惨白,气息已绝,口中呕出的血污沾了半片衣襟。海东来厌恶地用脚将那人的身子拨正时,一把匕首从他腰间滑落,匕首上的血迹还没有来得及揩净。海东来忽然想起柳依依所说的药丸,恐怕这个人也事先服过了那种毒药,方才毒发;这幕后真凶竟然将时间也掐算得如此准确!海东来想着,在那人身上搜索了一番,却并未发现任何能装药丸的东西。
海东来心中盛怒难熄,飞身跃上屋脊,打量着四下的情况。这边他能看到一组内卫正朝自己的方向跑来;而另一边,他突然看到附近某个街口,站着一个十来岁的女孩子,看起来像是关长岭家的灵儿。海东来纵身上前,跃过两户人家,行至近处的房梁上仔细端详,确认那正是关灵儿无误。姑娘白衫红裙,神态悠闲自若,看起来并不像知道什么的样子。
海东来正琢磨关长岭此刻身在何处,见到那人从自己所站的屋子里出来,手里拎着一块生肉——原来自己正站在一家肉铺之上。
关长岭拎着肉,走到灵儿面前,拍拍她的头,便牵起她的手离开了。海东来死死盯着关长岭的背影,恨不得从他身上剜下一块肉来;而关长岭似乎注意到了身后的目光,回头瞥了一眼,却并没有与海东来目光相交,就这么走远,拐过前面的街角,消失了。
* * *
关长岭认识那个张郎中已经多年,因为手里捏着张郎中调配毒药和所谓“神仙药丸”的把柄,一直让他给自己调配这两种药,并授意他用香料给这两种药调香,使得外人从难以从外表和气息上区分这两种药。那个从扬州来的徐秀才一年前上京赶考落榜后,流连于青楼妓馆,轻易便被关长岭收买,使他服了“神仙药丸”后,他更是一日不能离开他的“大人”,事事听命于他。关长岭终于将高大人引至张郎中的姘头吴妈家之后,便派那徐秀才叫扬州那些事先联络好的混混打手来到长安,也喂给他们所谓“神仙药丸”。——这些谋划不过都是为了除掉海东来这个眼中钉而准备的。
只不过关长岭原本的计划是让吴妈给海东来下药——那海东来平日里饮食上谨慎得很,也只有在这种地方能稍有破绽可以利用。不过他原本只打算用那和神仙药丸气味相仿的毒药;这种毒药隔上十二个时辰才能发作,可以免了吴妈那里的嫌疑。而在关长岭原本的计划里,十二个时辰之后,就可以让那群外地来的刺客们登场了。他并不需要这群刺客有多大本事,只要能见证一下海东来的最后一战便可以了。这个计划里唯一让他感到遗憾的是,最后同海东来交手的并不是他自己。
然而陆盼盼的出现使得整个计划全盘打乱。那个姑娘不仅打听到他们想要对付海东来的事情,还偷偷向海东来报了信。关长岭不得不重新规划整件事。那群刺客的利用价值已经没有了,不如扔给海东来全盘解决;反倒是可以利用一下这个扬州来的小娘子。通风报信之事明显让海东来对她产生了兴趣,如果再让她亲手把毒酒端给海东来,岂不是更妙?顺利的话,那个姑娘必然是第一嫌疑人,可以轻松将她除掉。但这件事临时规划,关长岭并不放心,那日夜里只能早早让灵儿睡熟,自己亲自来吴妈家窥探。那吴妈把她以为是掺了“神仙药丸”粉末的酒端给海东来,却不妨被高大人先饮了;她并不知道这“神仙药丸”早就被替换成即刻发作的毒药,见高大人死后果然慌乱,借故跑去后堂想跟应该等在那里的张郎中商议,被守候在那里的关长岭杀死灭口。
张郎中那边,关长岭借口计划更改把他叫出来后,亲自告诉他吴妈的死讯,让他暂时藏匿起来。但关长岭知道张郎中早晚得死,必须在他死前拿到那两种药的方子和张郎中手里剩余的药丸。张郎中知道吴妈已死,又听说官府开始缉拿自己后,也断了求生的念头,只求能得个全尸,这让关长岭没有费太多力气就拿到了药方和张家藏匿药丸的地方及机关。只是张郎中在准备服毒之际突然害怕起来,关长岭才不得已胁迫他服下他自己调配的毒药,落下了一丝破绽。
但是海东来派人看紧张家,关长岭难以进去;他便通过天府那里放出张郎中已死的消息,诱使那些人找到张郎中的尸体,方才一时转移开看守张家人员的注意力,派徐秀才进去取了药出来。
如此一来,知道此事各种缘由的人只剩徐秀才一人,而他被所谓神仙药丸所控制,随时可以用相似的毒药灭口。但又是那个陆盼盼搅乱了局面——她非但被放了出来,竟然还跑去找海东来!
关长岭担心陆盼盼,最大的原因是不了解陆盼盼能告诉海东来多少事情。这个陆盼盼完全是超出关长岭控制的一枚棋子。关长岭思来想去,觉得还是杀她灭口最为妥当,但他又不能亲自出手,便挑准海东来接受太医诊治的时间,唆使徐秀才假扮京兆府的差役出面,把陆盼盼叫出来之后,谎称她的表哥未死,引她出来见面,将她杀死。那徐秀才虽然对陆盼盼有意,但为了所谓“神仙药丸”,还是痛下杀手,却并不知道关长岭早就替换了毒药给他,无论成败都没打算让他活过这一天。关长岭最后要做的,就是在去肉铺看屠夫宰杀时,借故出去一下,确认徐秀才已死。
关长岭远远看到徐秀才在逃向肉铺的过程中从墙头坠落,后来通过海东来的神态,确定那两个人都已经死了。
没有活人能够指证他与这件事的关系。
关长岭一手牵着灵儿,一手拎着刚刚切割下来的鲜肉,慢慢走着,脸上露出惯有的、憨厚的笑容。
***
***
尾声
京兆府确认了那个假冒差役的死者身份,是个经常在平昌坊出入的声名狼藉的秀才,上个月也曾出入过张郎中家。张郎中的邻居都只道那人是来买调情药的,因此并没有查出这两个人有什么更密切的来往。因为有人见过那个秀才纠缠陆盼盼,两人之死便以情场纠葛结案。
这一日,海东来如平常一样来到内卫总院。他刚步入前院,月霜行仿佛不经意一般走近,低声问道:“听说那为高大人殉情的柳氏和曾被你收留的陆氏,今日就要一并出殡了。你可有意过去看看?”
海东来停住脚步,仍然直视前方,说:“高大人的灵柩这几日便可回到他的故地了吧。”
月霜行不再多说什么了。
关长岭拎着一个汤罐进来,笑眯眯地打招呼:“月大人,海大人,早啊!昨儿个我炖的肉羹,灵儿很是喜欢,今天我带了一罐过来,两位大人要不要尝尝?”
两个人看了关长岭一眼,都没再说话,转身离开了。
当夜,海东来在自己家的书房里整理着这近一个月来发生的事情。桌边的泥炉上熬着汤药,轻轻沸着。海东来密密麻麻写了一纸,又用朱笔圈点了一通,还是不甚满意。这次局面上的缺失太多,一时也无法补齐。虽然能够确定关长岭与这些事情有所牵涉,但他只是在事件的角落里闪露一个背影,无法看清他在其中的确切身份。
海东来皱起眉头,再次看了一眼自己今晚写的那张纸,陆盼盼的名字用朱笔重重地圈点了。他抬手把药罐从炉上取下,将那张纸扔到炭火上。火苗很快就把那张薄纸吞噬了。
海东来滤过汤药,试了一下温度,还有些烫口。他便起身推开房门。
过几日就是望日,月色尚好,银辉倾洒在地面上,融融似水。已经是初夏时节,可子夜时分的风依然透着彻骨的寒气。海东来步入庭中,一个纵身便跃上屋脊。他看着大明宫的方向,那里仍有一片阴云遮在天边。
长安的夜幕,仍未揭开。
【本篇终】

附注:
【正文中引用的诗歌】
第一章:白居易《客中月》
客从江南来,来时月上弦。悠悠行旅中,三见清光圆。晓随残月行,夕与新月宿。谁谓月无情,千里远相逐。朝发渭水桥,暮入长安陌。不知今夜月,又作谁家客。
第三章:白居易 《长安道》
花枝缺处青楼开,艳歌一曲酒一杯。美人劝我急行乐,自古朱颜不再来。君不见外州客,长安道,一回来,一回老。
第十一章:李白 《送陆判官往琵琶峡》
水国秋风夜,殊非远别时。长安如梦里,何日是归期。

评论(7)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