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el_珊

脑洞•草稿•大纲•囤积||刀剑乱舞沉迷ing||舞乐传奇同人文堆积处

【舞乐传奇】【海东来】长安夜未央·八


高大人遇害已过去六日,京兆府早已下令缉拿涉案的郎中张凭之,但尚没有任何进展。
这一日午后,海东来的副手趁关长岭外出时前来禀告,说是已经打听出来一些张郎中处人员出入的情况,一个多月前确实有一群操着吴越一带口音的人过来投宿,但住了约莫半个月就离去了;而张郎中本人在高大人遇害那天傍晚前离家,至今未归。
“只有这些?”海东来放下手中的文书,问道。
“属下暂时就查出来这些。”副手听出来海东来的不满,小心地回答。
“案发后,京兆府接连在他家搜索了两日,却并没有找到类似毒害高大人的毒药,你觉得这是为什么?”海东来问。
副手琢磨着海东来的想法,说:“毒药他可能随身带着,或者藏匿在别处?”
海东来点点头:“如此剧毒,是官府查禁之物,那个郎中必然要妥善保管,若不是随身携带,也会交给可靠之人收藏。”其实海东来认为,这种东西除了自己最熟悉的地方,不可能储藏在其他地方;其人家中必有机关,只是目前还没有发现。
“交由可靠之人保管?难道……这个张郎中还有同谋?”
海东来对这个推断不置可否。他一直认为这个所谓郎中并不是主犯,所以他的下落更是当务之急。
“总之,你们继续看着张家。只要他没死,一定会回来。”
副手略为难地开口说:“京兆府那边已经发现我们在监视张家,他们对此很是不满。”
海东来并不以为然:“他们自己没本事抓人,倒挺有本事说闲话。”
副手知道海东来不会更改意见,只好自己去想办法跟京兆府的人交涉。
这时,一名内卫进来通报,说京兆尹王大人发现关于张郎中的重要线索,请海东来一起前去查看;他正在门外等候。
“哦?看来这个王立德还有点本事。”海东来嘲弄地说,起身出门。
海东来在总院门口看到了一身便装的王立德,略有些惊讶,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王立德打量了一下海东来的红衣红氅和手中照例擎着的红伞,建议道:“今天要去个特殊的地方,海大人是否方便换一身低调一点的衣服?”
海东来斜觑了王立德一眼,一言不发地走了出去。王立德看到街上的人见到海东来后纷纷闪避,心里有些埋怨这位“赤帝”大人太过张扬,但也无可奈何,只好随后跟上。
走到路口,海东来止住脚步,等王立德追上来,才开口问:“王大人说的‘重要线索’究竟在哪里?”
王立德说:“海大人可知道长安城里一个叫‘天府’的地方?”
海东来皱起眉头,说:“难道王大人说的‘重要线索’,是那里提供的?”
“非也非也。”王立德摆摆手,“我认为在那里有可能得到关于张郎中下落的关键信息,所以要海大人一同前去。”
海东来听罢,转身便要回去。
王立德忙拦住海东来:“海大人可是有什么误会?”
海东来又看了一眼王立德:“王大人,天府的消息多是来自乞儿流民,也有些是使那些下三滥的手段弄到的。我承认,一般人对于乞丐之类的人物没有戒心,有些消息他们更容易得手。但是身为朝廷命官,在有一干差役供你调遣的情况下,却要向这种人讨要消息,海某还没有堕落到会如此自降身段!”
王立德争辩道:“海大人也承认,他们能弄到一些更有价值的消息。那个张郎中混迹平昌坊,与其交往之人俱是市井之徒,正合适让这些乞儿流民们去打探消息。况且高大人一案,圣上已下旨令我等速查,王某以为,为破案计,任何不触犯律法的手段都可以尝试。”
海东来知道王立德说的不无道理,但还是不愿同那些人合作。他于是说:“既如此,王大人一个人去便足够了,海某倒是个多余的人。”
王立德看出海东来态度有变,继续劝说:“原本确实是王某一人去便可,但圣上有旨,请海大人协同侦查此案;而且有时候那里所给消息仅有口述,无文字凭据,请海大人一起前去,也是想着必要时请海大人做个见证。”
海东来虽然平素倨傲不恭,但向来不曾拂逆皇上的意识。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他便断然没有不去的道理。
二人在街市上步行了半个多时辰,来到了所谓“天府”。这里的主人宇文中虽为女子,却继承了其父“宇文先生”的称号,据说只要付出令她满意的报酬,在长安城里没有她打探不到的消息。
王立德和海东来站在天府的院子里,看这里的主人懒洋洋地卧在堂屋的卧榻上休息,并不曾抬眼看过来客,只有那个哑巴仆人立在堂屋门口,警惕地盯着这二人。
王立德上前说:“我乃京兆尹王立德,为查访一重大案件,希望能告知平昌坊楝树里郎中张凭之的下落。”
宇文中这才睁开眼睛,看了看站在堂下的人,慢悠悠地说:“王大人想用什么作为报酬呢?”
王立德不满地说:“我乃官府查案,何须报酬!”
宇文中骤然坐起,看着王立德,坦然自若地说:“王大人——我这里且尊称你一声‘大人’,你来这里可是有事相求,可您这个样子,像是来求人帮忙吗?”
王立德正色说:“协助官府查案,是尔等的义务,何来求助一说?你若是知情不报,按律也是要受罚的。”
宇文中只是轻轻一笑:“王大人说得好吓人呢。我知道两位大人查案辛苦,但是我这里的规律也不能坏。——小红,你说该怎么办?”
守在屋外的哑仆突然被这么一问,愣住了。
宇文中打了个呵欠,起身走出屋外,在院子里绕着两位来访者走了一圈,然后站定,细细打量着海东来。
海东来自始至终一言未发,原本就面色不善,见到宇文中这般举动,脸色更加阴沉。
“也罢,这次给两位大人一个面子。这‘长安无首’的赤帝大人,也不是我等随便就能见识到的。”宇文中似乎没有看到海东来愈发沉郁的脸色,“作为回报,我把我所知道的告诉二位。——小红,备笔墨!”
宇文中写了张字条,让小红递给两位大人。
王立德打开纸条一看,不由呆住——那上面写道:“张凭之已不在家中。恐怕也难在人世。”
“这是何意?”王大人愠怒地问,“他死在哪里?”
宇文中坐回塌上,说:“大人息怒。在下知无不言。但目前确实没有更多消息。还请两位大人的手下多多查访。不过平昌坊那里,可以不用再去了。——小红,送客!”
说完,宇文中又躺回塌上。
王立德碰了个软钉子,却没有得到在他看来有用的消息,有些气恼的拂袖而去。
在海东来眼里,王立德今日的言行太过荒唐;出得天府之后,海东来不愿与之同行,独自抄近路回内卫总院。
总院的人都知道海东来在跟京兆府一起查访高大人遇害一案。他刚一回到总院,就看到左司的同僚关长岭上前询问进展。
“我听说京兆府的人都在找一个郎中,说就是他毒杀高大人。现在找的怎么样了?”关长岭殷勤地笑着,问。
海东来白了关长岭一眼:“就算找到了那人,元凶也未必是他。”
说罢,他踏进自己和关长岭共享的公堂,进门前觑见月霜行的身影在走廊东头一闪而过,不由冷笑一声。
海东来在自己案前坐定,并不理会随后跟进来的关长岭。不过他坐下没多久,副手就急匆匆进来,道:“海大人,郎中张凭之的尸身已经找到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