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nel_珊

脑洞•草稿•大纲•囤积||刀剑乱舞沉迷ing||舞乐传奇同人文堆积处

【舞乐传奇】【海东来】长安夜未央·一

阅读说明:
1、 故事时间设定在海东来来到长安后第六个年头,也就是发生在骠国献乐之前。因此故事里出现的只有长安组的人物,主角们是没有机会登场了。算有一点悬疑的元素吧。
2、 因为故事情节设计,有不少原创人物,但绝对没有玛丽苏式的人物。
3、 考据无力!试图考据过但是以吐血告终,决定不管怎么样先把脑洞填起来再说。所以虽然是个严肃的故事,但恳请不要深究历史背景和细节。我会尽力不穿越不架空。
PS,没有CP!
总之,能接受以上几点的朋友欢迎阅读!
*****


海东来把着酒杯,微微皱眉,看向坐在左手边上席的内卫总统领高天衡。年逾不惑的高统领正和那位名叫柳依依的歌女调笑,两个人各端着一杯酒,已经往来推让了数个回合。而坐在他对面的同僚、内卫右司统领关长岭身边,倚着一位水红衫子的姑娘;只是关长岭虽面带微笑,目光却并未在这姑娘身上有任何停留。
如果不是高总统领盛情相约、难以推辞,海东来是断不会来吴妈家这里的。原本平昌坊里能入他眼的去处就没有几家,哪里数得着这种简陋的地方。高大人自两年前来放手公务、不再过问内卫里大小事项以来,各处眠花宿柳,也算阅人无数,为何对此地情有独钟,也是海东来未曾明白的。
也许这名叫柳依依的歌女确实有惊世绝才,只是今晚到现在,她还没有机会展示。
海东来正这么想着,见那柳依依同高大人推脱不过,起身整理衣衫,走到大厅中央准备献唱。水红衫子的姑娘忙拾起琵琶跟上去。却见柳依依跟侍候在旁边的吴妈招了招手,说:“陆盼盼哪里去了?也叫她出来见见客人吧。”
不多时,一个黄衫绿裙的姑娘绕过上席后的屏风,低着头走上堂前,向大厅里的三位客人行过礼,便也站到柳依依身后。琵琶声响起,陆盼盼应声起舞;待一叠曲终,她又行礼退场。从进屋开始,她始终低垂着头,叫人无法看清她的面容。
那边琵琶声再起,柳依依袅袅娜娜地踏着步子,轻飘飘地唱起来:
“客从江南来,来时月上弦。悠悠行旅中,三见清光圆。晓随残月行,夕与新月宿。谁谓月无情,千里远相逐。朝发渭水桥,暮入长安陌。不知今夜月,又作谁家客。”
这边吴妈拉着刚跳完舞的陆盼盼来到海东来面前,介绍说:“这位是内卫的右司统领海东来海大人,是长安城里的大人物,你可要好生陪陪人家。”
陆盼盼这才抬起头来,道了声:“见过海大人。”说着行了一个万福。
吴妈见陆盼盼坐到海东来身侧,拿起酒壶准备给海东来斟酒,才转身离开。
海东来斜睨了一眼为他斟酒的女子:脸上描绘的时兴彩妆,遮住了她原本略带稚气的脸庞;莺黄的衫子和葱绿的裙子衬得她愈发娇小。他想起这姑娘刚才说的那句话,忍不住问了一句:“小娘子可是扬州人士?”
陆盼盼答应了一声,说:“瞒不过大人呢。我上个月刚从扬州进京,承蒙妈妈照顾,在这里有个落脚之处。”
海东来略一沉吟,道:“扬州可是好地方,你千里迢迢来这里作甚?”
姑娘低下头怯怯地说:“我想着长安城是天下英雄豪杰聚集的地方,指望自己也能结识一二,哪怕能看看这照见过各路英豪的月色也好。”
海东来盯着她看了片刻,说:“这长安城的月色并没有什么特别,却更冰冷入骨。”
陆盼盼望着海东来:“奴家倒觉得今晚的月色正好,又有幸见过海大人,也算是遂了心愿,不负此行了。”
海东来轻嗤一声:“见到我有什么好?”他最见不得这种场面上的曲意奉承之词。
“海大人何出此言?奴家在扬州城便听说过大人‘赤帝’的威名,是个大英雄呢。”
见姑娘说得认真,海东来反而板起面孔,重新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问:“你不怕我杀了你?”
陆盼盼低头看了一眼海东来戴着的白手套,说:“当然不怕。大人杀人是为了除暴安良,惩奸扬善。怎么会杀我这样一个小女子?”
海东来听到这样的话,沉默了一会儿,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柳依依才唱了两曲,便嚷着累坏了,又回到高大人身边。吴妈便出面张罗,叫陆盼盼上来献舞。陆盼盼拜辞了海东来,站在大厅中央起舞。这回陆盼盼不再低着头,更显出她舞步轻灵、顾盼生姿。只是她舞蹈之际频频向海东来望去,惹得海东来心里生出几分不快。
陆盼盼跳过几曲,又回到海东来身边坐下。她刚给海东来斟了一杯酒,吴妈又站在屏风前招呼她回后堂。陆盼盼看了吴妈一眼,答应了一声。就在她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她飞快地在海东来耳畔说:“近日有人想刺杀大人,请多小心!”说罢,她便匆匆离开,去了后堂。当夜她再未出现。

评论
热度(4)